kc84s火熱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愛下-第三百一十五章 賢人啊,郭開展示-u6m3a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捡到一只始皇帝
赵孝成王丹,在他执政的前些时日里,他在各国的评价,都是正面的,大家都公认,这位爱才的君王,做的还是不错的,不少人都愿意前来投奔他,甘愿为赵国而死战。而在后期,尤其是马服君离赵的事件之后,他的评价便一面倒,几乎所有人都批评他的无能和愚蠢,认为他将马服君逼走,是他犯下的最大的过错。
包括在赵国内部,他的威望也是一落千丈。
可是无论是好的评价,还是坏的评价,都不能算是全面的,在他执政的时期,赵国熬过了最苦难的时期,成功的恢复了国力,跟随信陵君痛击了秦军,两次打败了燕人。在内政上,他召集一大批的贤人来到赵国,培养出了很多的官吏,完善了底层的基本官吏制度,又挖通了水渠,减少了税赋,重新核算户籍和耕地,加强了王权,减少宗室贵族对国家的影响。
若是他没有逼走他的马服君…或许,他的评价会更倾向于好的那一面。
他有识人的才能,却没有用人的才能。
终于,他去见自己的那些贤才们了…而赵国,也落在了他的儿子,赵偃的手里。
在这段时日里,郭开的日子非常的痛苦,赵王丹在病逝之前,多次下令,要处死郭开,郭开得到了消息,顿时在朋友的家里藏了起来,郭开的人缘还是非常的广的,他在邯郸的朋友的确是不少,在住在朋友家里的时候,遇到士卒的搜查,他是匆忙的躲进溷藩,方才留住了自己的性命。
在躲藏了一段时日之后,郭开终于听到了赵王丹病逝的喜讯,可是郭开依旧不敢出门,他先是花钱买通了偃身边的武士,从他们那里得知偃常常对左右说很思念自己之后,他这才离开了朋友的家,再三拜谢之后,他独自前往王宫,当然,他刚刚走到王宫门前,就被士卒们抓了起来,扭送到了太子偃的面前。
太子偃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郭开,问道:“寡人将您当作自己的朋友,您怎么可以离开寡人躲起来呢?”
郭开一愣,废话,我不躲起来早就被你父亲杀死了!当然,这话是不能说的,郭开双眼泛红,他低着头,愁苦的说道:“我这次来,是向您来请死的…”
“哦?先前您躲起来,不肯赴死,如今却要来王宫里请死,这是为什么呢?”
郭开流着泪说道:“先王因为小人的谗言,想要杀死我,我并没有那样的罪行啊,若是我赴死了,大家就会认为,开是小人们口中那样的奸贼,还会遭受到后人的唾弃…我不愿意承担着那样的名声而死去啊。如今我来拜见您,请您以别的名义来处死我,日后也好让后人明白,我并非是小人们口中的奸贼!”
“您不愿意背负恶名,难道寡人就能背负杀害无辜的恶名吗?”,偃说着,急忙上前,扶起了郭开,郭开哭了起来,两人哭了许久,偃这才让郭开坐在了身边,太子偃说起了父亲,而说到自己的父亲,太子偃就忍不住的伤心,郭开又不断的安慰着他,对于父亲的逝世,太子偃是真的非常痛苦的。
在如此过了几天之后。
郭开这才对太子偃说道:“您可还记得,当初李牧所羞辱您父亲的事情?您曾发誓要为先王复仇,若是您还有这样的想法,如今就是对付李牧最好的时机啊。”,郭开顿了顿,这才严肃的说道:“我可以帮助您来平定国内的情况,为您除掉您的仇人!”
太子偃思索了片刻,方才笑了起来,他摇着头说道:“当初发誓的时候,寡人还年幼,不知道什么道理…父亲逝世的时候,曾让我向他承诺,要处死您,要重用李牧这些人…寡人赦免了您,已经是违背了自己对父亲的承诺…若寡人再去对付李牧这些人,那就是完全无视父亲的教诲了…”
“寡人要听从父亲的教诲,要重用他们…对他们进行奖赏。”,太子偃认真的说道。
郭开一愣,方才说道:“您说的实在是太对了,您可以为了国家的事情而放下私人的仇怨,这样的举动,真的是贤明的君王方才拥有的德行…如今赵人都在议论自己的君王是个孝顺的人,他们即将明白,自己的君王还是一个贤惠的人啊!”,郭开足足夸赞了半个时辰,都不带中断,甚至没有停顿,也不重复。
太子偃大喜,这才说道:“寡人想要召见大臣,您觉得庞公这个人怎么样呢?”
“庞公是赵国的老臣,他深得众人的尊敬,不愧国相之位…”
太子偃笑着点了点头,这才问道:“您觉得信平君这个人怎么样呢?”
寂 月 皎皎
郭开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因为廉颇担任司寇的缘故,曾多次为难他,郭开因为驾车冲撞百姓,险些被廉颇打死,他跟廉颇之间,那是完全的死敌,可是郭开却笑着说道:“廉颇将军能征善战,战功赫赫,为人刚烈,是赵国有名的勇士,有他在,您就不用担心您的敌人来攻打您了…”
太子偃惊讶的问道:“您与廉颇,不是仇人嘛?先前您曾多次辱骂他,如今为什么又为他说话呢?”
郭开严肃的说道:“从前,我跟他是有着仇怨的,那时您还不是赵国的王,所以我可以在朋友面前谈论自己的仇人,可是如今,您是赵国的王,而我是您的臣子,我怎么可以因为自己的私事而影响到您的判断呢?您能为了赵国而放下自己的仇怨,想要重用李牧,我自然也是要效仿您,在国家面前,这些恩怨又算得了什么呢?”
“您说的太好了!寡人先前还担心,您会和廉颇将军不和!”,太子偃看起来非常的开心,他又说道:“寡人听闻:庞公有大才,却没有得到封君的位置,而信平君虽然是封君,却只有两座城池来作为他的食邑,寡人觉得这是不对的,寡人想要以庞公为封君,增加信平君的食邑,您觉得怎么样呢?”
郭开劝说道:“我从不曾听说有无功而奖赏的君王,如今您登基为王,他们尚且没有为您立下任何的功劳,您就要赏赐他们,如此一来,那些想要立功来取得赏赐的大臣,就会觉得心寒,不再愿意去做实事,反而是都聚集在您的身边,想着办法来得到您的欢心…这是不对的。”
郭开信誓旦旦的说道:“我说这些话,并非因为我与信平君有仇怨,我是为了国家而言,我并不惧怕您的误会…为了赵国,哪怕是受到他人的质疑,我也必须要这样劝谏您。”
太子偃大喜,本来想要设宴款待郭开,可惜,如今是孝期。
很快,太子偃就在自己的府邸里,召见了群臣。
庞公,孔斌,廉颇,乐间,田约等人相继来到了这里,郭开就坐在太子偃的左手位置上,庞公到来之后,他又急忙起身来为他让座,等到群臣全部到来之后,太子偃这才开始了这次的朝议,太子偃先是说起了自己的父亲,有些悲伤的说起了父亲所交代的事情,哪怕是跟赵王关系不好的廉颇,在听闻赵王逝世之前多次嘱咐太子偃来善待自己,都是有些动容。
在说完了父亲的交代之后,太子偃说起了自己的想法,立下了一些的承诺,又发誓要向秦国复仇,随即又劝勉大臣,所有的事情都非常的顺利,太子偃的手段,让大臣们都有些惊讶,看来,这位太子倒也有些才能,可惜,就在这个时候,廉颇却忽然打断了太子偃,廉颇死死盯着席里的郭开。
“不知道先王是否要您来处死郭开呢?”
太子偃一愣,方才说道:“郭开并没有犯下那样大的过错啊。”
廉颇愤怒的说道:“他驾车冲撞百姓,向找他举荐的人索要贿赂,他公然在邯郸抢走妇女..他向抓捕他的士卒复仇,勾结盗贼来杀死那些士卒的家人…这样的恶贼,这样的恶贼,难道他不该被处死嘛?您如今还要让他坐在您的身边,赵人若是得知,他们会认为自己的君主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郭开即刻起身,朝着廉颇大拜,说道:“信平君啊,这些都是小人的谗言,您可曾找到过一个人可以证明我的罪行?可有什么证据嘛?您要以赵国为重啊..不能因为私人的仇怨而如此啊,我愿意向您认错…”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你这六谷长的!你杀掉了那些愿意指证你的人,如今却在这里假惺惺的要跟我道歉?!”
“够了!!”,太子偃愤怒的说道:“郭开在寡人的身边,从不曾说过您的坏话,凡事都以国家为重,可您为什么却要这样呢??不必再说了!寡人不会处置他的!”
廉颇憋红了脸,他咬着牙,骂道:“死在这厮手里的无辜之人不下五十人…”,他越说越气,这些时日里,太子一直在庇护这个小人,使得他逃脱廉颇的惩罚,而郭开也总是躲在各处,让廉颇抓不住他,廉颇猛地冲了上去,一旁的几个大臣面色慌乱,来不及阻挡,郭开只看到一个拳头渐渐的变大,越来越大,“轰~~”
郭开惨嚎了一声,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再无声息。
而太子偃却是怒吼了起来,乐间等将军上前拉住廉颇,廉颇只恨自己没有带剑。
郭开被武士们抬了进去,而太子偃的脸色却变得非常难看,廉颇也是愤怒的坐了下来,好在庞公即使站出来,他说道:“当今的敌人,并不在内,而是在外…燕人联合齐人,想要夺回城池,齐人不可怕的,可是燕人又找到了魏人,魏人也愿意帮助燕人…”
等郭开醒来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整张脸就好像被烧开了那样的疼,他忍不住的大叫了起来,赵王很快就来到了他的身边,赵王看着郭开那惨不忍睹的脸,无奈的叹息着,说道:“让您受委屈了…”,郭开心里的怒火已经达到了顶点,不就是杀了几个庶民嘛?不就是收了点钱嘛?不就是替换了几个罪犯嘛?
我都不计较了,你个老东西还敢这样对我??
郭开说道:“无奈,上君啊,千万不要因为我的缘故而影响您与廉颇将军的关系啊,廉颇将军是赵国的支柱,您不能怪罪他,他所说的那些事情…臣是真的没有做过啊…”
“唉,若是他也能像您这样想,那就好了…您放心吧,就算他说的是真的,那又如何,不过几个庶民而已。”,太子偃随意的挥了挥手,郭开瞪大了双眼,看着他,你怎么这么残忍??
太子偃这才说道:“您放心吧,廉颇他不在邯郸,寡人派他去攻打魏国的繁阳,魏人敢帮助燕人来跟赵国叫嚣…”
“您让廉颇去攻打魏国??”
“唉,要出事了啊!!”
郭开忽然说道,太子偃一愣,方才问道:“这有什么不妥呢?”
“廉颇今天所作的事情,您也看到了,若不是乐间等将军拦住他,只怕他就要在您的面前杀人,您如今将大军交给他,您说他要是再想要杀人,乐间这些将军可以挡住他嘛??”,郭开反问道。
太子偃一愣,认真的思索了片刻,方才说道:“那该怎么办呢?”
“请找到一位将军,带着军队,装作是援军,去代替廉颇的位置…让廉颇返回邯郸来…”
“廉颇心高气傲,若是寡人派人来替换他,只怕他会不高兴啊…”
“上君,您是赵国的王,任何人都要听从您的吩咐,若是他愿意听从,那说明他是忠与您的,您可以重用他,若是他不愿意,这说明他早就想要违抗您的命令,您会早点识破他的图谋…”,郭开认真的说着,而每一次说话,都让他的脸因为撕裂而非常的痛苦,郭开忍不住的呻吟了起来,不敢再说话。
太子偃又问道:“那若是廉颇造反,又该怎么办呢?”
郭开严肃的说道:“那就召集国内的将军来讨伐我,我愿意为您死战,哪怕是战死,我也绝对不会退缩!”
太子偃点了点头,这才笑着对郭开说道:“有您这样的贤人在,寡人还要担心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