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zo5gr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迷途的敘事詩笔趣-第六十一章 解決特異點的希望!背水一戰-z2v4a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在半梦半醒之中,藤丸立香隐隐约约的感到了一股急迫感。
醫痞農女:山裏漢子強勢寵
尽管意识还不清明,尽管在睡梦之中无法清醒的思考,但就是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安心……总觉得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忽略了,非常非常的紧迫,所以没有办法安心的这么睡下去。
嗯,大概就像是明天就要开学了,但是假期作业却是一笔没动的学生一样……
因此在这种说不清道不明,忐忑不安的紧迫感的驱使之下,少女很快的就从睡梦之中醒了过来。
整洁简单的风格,空荡荡的房间映入了她的眼帘之中,很陌生的场景,一点儿都算不上熟悉,只是多少还有些印象。
“唔……”
藤丸立香疑惑的眨了眨眼睛,然后下意识的从床上坐起来,伸手揉了揉朦胧的睡眼,接着四下张望了一番,确认了自己回到了那座塔之中,貌似还是自己之前一开始使用的那个房间。
自己这是已经回来了?离开了SE.RA.PH那个古怪的特异点?
总算是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藤丸立香顿时轻轻的呼了一口气,恍惚间有种不太真实的梦幻感觉,自己居然就这么简单的又经历了一个特异点?该不会其实一切都是自己在做梦的吧,自己直到现在才真正的醒过来?
但是如果这都是一场梦的话,又未免显得太过深刻,也太过清晰了。
她又不是没有做过梦,自然知道梦境往往都是很模糊的,刚刚醒来的时候或许还能够依稀记住一些大概情节,但是不需要再过几分钟,就会彻彻底底的忘得干干净净,除了知道自己做了个梦之外,什么都记不起来。
但是现在,不管是Melt还是lip,亦或者是BB,甚至是杀生院祈荒这个幕后黑手,这些基本的情报信息她都记得清清楚楚,也包括那个电脑空间的前身,海上油田基地的基本资料……
这些信息总不可能是莫名其妙出现在她脑海里的吧?要是都是她做梦脑补出来的东西,那她的脑补能力该是有多么丰富强大?
所以只能够说明,这一切的经历都是真的,自己再次活了下来,并且又有一个特异点被修复完毕了。
确认了这么一个事实,喜悦与充实的感觉多多少少的冲淡了离别之情,少女在心中默默的向着不久之前新结交的友人道别,不知道在未来的时日里ꓹ 是否还有机会能够再见……
突然似乎想起了什么,藤丸立香连忙抬起左手臂来ꓹ 定睛看向了自己的手背和腕部,轻轻的抿了抿嘴唇。
左手背上还有一枚令咒的魔术刺青图案,不同于迦勒底的令咒系统ꓹ 而是那个魔术师的馈赠,并没有被她用掉ꓹ 很是艰难的保留了下来。本来是打算用在最后,用来对付杀生院祈荒那个幕后黑手的。
不过因为杀生院祈荒过于警惕ꓹ 提前采取了反制措施ꓹ 所以最终还是没有用上,以至于现在也仍然还保留着。
还有就是手上的那根头发……说起来,现在到底是有用还是没用?
藤丸立香盯着手腕上的发丝呆呆出神,漆黑的发丝与白皙的肌肤交相辉映,显得黑白分明,宛若是在手腕上戴了一根细细的丝绳……应该是没有用了吧?自己要不要把它扔掉?
少女有些纠结,事情一结束立刻就把这根头发扔掉ꓹ 貌似表现得有些明显,好像自己是在嫌弃那个人似的。虽然事情性质不一样ꓹ 根本不是一回事ꓹ 但她就是觉得自己像是那种一转过身就把别人送的礼物扔进垃圾桶的女人一般。
但是吧ꓹ 就这么留着也不是事儿ꓹ 多多少少都会让她不可避免的觉得有些在意,心情相当微妙来着。
“……滋滋……立香……能够听……滋滋……到吗?”
就在她坐在床上ꓹ 盯着自己的手腕直直出神的时候ꓹ 突然有一阵细如蚊呐ꓹ 还伴随着强烈的电磁干扰一般的杂音响起。
藤丸立香先是微微一愣,紧接着大喜过望ꓹ 精神一振:“医生?!医生是你吗?现在能够联系上了吗?”
“谢天谢地,你没事……滋滋……就好……”只是从那种语气来看,就能够知道通讯对面的罗玛尼·阿其曼此刻肯定是在擦着冷汗,“总算是能够联系上了,我还以为……滋滋……你现在在哪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
藤丸立香张了张口,正想要说话,但是不久之前BB和她说过的话,却是在这一刻悄然涌上心头,让她想要说的话生生止住。
盤噬天宇 碧水一凡
坦白地说,她是打心眼里不愿意相信那个违法上级AI的煽动言辞的,认为其中挑拨离间的成分更多。但是……但是……万一呢?万一真的像是BB说的那样呢?
毕竟她虽然表现得就是光明正大来挑拨离间的,完全就是毫不掩饰。可是藤丸立香也不得不承认,BB给出的理由很是充分,说的话也很有条理,逻辑也是无懈可击。
仔细想想的话,夏冉大人这个人还真的是充满了疑点,无论怎么看都非常值得怀疑,他就是第六特异点的始作俑者,那个以自己的空想扭曲整颗行星表面规则的魔术师,只有他能够做到这样的事情。
在排斥前后联系的特异点中绝对的俯瞰时间轴,观测过去未来……
利用比灵子转移还要高级的技术,将人送往无法证明存在的未来的特异点……
面对作为人类恶之一的兽之半身,Beast幼体,都能够理所当然的将对方视作猎物,并且轻易的解决掉其威胁……
——以上这种种事情,总不可能说是个人都能够做得到的吧?而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的魔术师,也不可能说是随处可见的吧,哪怕第六特异点是完全的神代,也不至于到这么丧心病狂的程度。
稍稍迟疑了一下,少女开口回答道:“我……我也不确定,好像……好像……”
“你也不确定?是和……滋滋……他人分散了吗?”罗曼医生有些诧异,然后也是有些急迫的追问道,“之前的那头邪龙的事件是怎么解决的?我们……滋滋……没有看到,那时候突然干扰很强烈,而且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们试着排除干扰,但是怎么找都找不到问题在哪里……滋滋……第六特异点和迦勒底之间相隔的时代应该被大体修复了才对,也不……滋滋……仪器出了问题……一直到现在,时空的扰动才突然开始减弱,能够让我们重新联系上……”
怎么找都找不到问题?藤丸立香叹了口气,她比迦勒底那边更加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是因为干扰不存在于迦勒底和第六特异点之间的时空,而是位于比迦勒底更加靠后的年代。
不过限于技术局限,迦勒底只能够观测未来而无法证明未来,就算是真的发现了问题也无法排除。更何况他们大概是完全没想到干扰出现在未来,没有能够突破思维局限。
“其实是这样的……”
组织了一下语言,藤丸立香正想要好好向医生解释一番,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如其来的巨大震动一下子打断了她的话语。
坐在床边的少女,都被猝不及防的一下子抛了起来,踉跄倒地的她愕然的抬起头来,这是怎么回事?发生大地震了吗?
“警告!警告!侦测到非法入侵!”
“三层东侧区域,三号走廊已被标记,红色警戒状态!”
“封锁全隔断墙!启动论理防御壁!肃正骑士已进入待命状态,封印间正在召唤灵基之影,接下来无差别消灭工房内未得到授权的活动对象……”
就在下一刻,门口上方的红色指示灯突然亮起,急促闪烁起来,同一时间响起的还有一个漠然而毫无感情的声音,漠然的提醒藤丸立香目前情况危急——
“请客人不要擅自离开房间,务必等到紧急事态被处理完毕,在得到确认之后再有所行动,如有不便之处,还请谅解。”
灵子演算装置·托纳提乌?
藤丸立香这才想起来,这座塔也时刻处于某个可怕AI的监视之下,顿时额头小小的冒出了几滴冷汗。她忘记了这件事,或许是因为对其印象不深,所以在对方没出声也没影子的情况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幸亏自己还什么都没有说。
不过……这座塔居然遭到入侵?谁有能力和有理由入侵这座塔?
少女突然有种直觉,似乎很快自己就不用再纠结某个问题了,因为答案即将就要揭晓,她也即将就要直面选择——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
放棄我,抓緊我 童童
……
步步驚婚 姒錦
……
小人物,大英雄 萊昂納·弗萊徹
暴虎馮河 百姓如鹿
我曾嫁給你,想到就心酸
三层东侧区域,宽敞明亮的走廊之中正在发生激烈的战斗,不过在这种相对而言狭窄有限的空间之中,却是更能够看出从者的强大破坏力。
无论是火花四射的兵刃相接,还是迸射而出的魔力激流,简直就像是狂乱的风暴在通道之中肆虐,仿佛要破坏一切的强大气流生生在坚固的墙壁、地面上,割出一道道明显的伤痕。
空气都发出了神经质的悲呜,从者们看不清的高速动作,强大力量,都在无情的破坏着、践踏着一切。
“这座塔比想象之中还要难缠,这才到第三层就被发现了……”
将前方的两个肃正骑士轻易打倒,溃散成为了魔力因子,斯卡哈很是恼火的咬牙,低声的这么说道。虽然也不是太奢望能够全程不被发现,但是以她的卢恩符文配合那个冠位暗杀者的气息遮断技能,进行模拟的效果,竟然也只能够潜行到第三层?
只能够说这座塔真的是防守太过严密了,每一寸空间都隐藏着密密麻麻看不清楚的各类术式和符咒。而她们的计划被提前识破打乱,就只能从闪电突击转为正面强攻,本来就微乎其微的胜率再度出现明显下降。
这样的事情怎么不让人恼火?
“只能够强攻了,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达芬奇冷静的说道,“本来就是背水一战,孤注一掷的豪赌而已。”
这的确是闪电突击,在昨天的圆桌骑士反叛发生之后,迦勒底一行人很是艰难的才从那片海域逃出生天,没有覆灭在亚瑟王的圣枪拔锚的无差别地图炮打击之下,没有和群岛一起被从帝国的版图上抹去。
但是终归是付出了代价——
即使是哈桑中的大剑猛男前来救场,也只是让迦勒底一行人没有彻底团灭,一个都走不了,所以玛修还是被留了下来。
她不愿意放弃盾牌,意志非常坚定,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松手。
然而那群王厨有哪一个是意志不坚定的?
能够再有一次为王尽忠的机会,就算是战死在那里,他们都绝对不会犹豫一下,所以即使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冠位暗杀者来救场,也改变不了什么,还差点儿被骑士高文的拼命打法给一并留下了。
不过值得庆幸的就是,他们在能够留有余地的时候,并没有痛下杀手,所以玛修也只是最终体力不支昏倒,然后被带走了而已,倒是没有遇到什么生命危险。
而迦勒底一行人也没有来得及整顿,好好休养一番,仔细制定战术之类的东西,而是非常果断的在次日就直奔不列颠本土而来,发动了闪电战。
虽然看上去很冲动很鲁莽,实际上这已经是最好的选择,赌了还有机会,不赌就什么机会都没有了。她们本就处于弱势的一方,之前全盛状态都没有什么胜算,更遑论是那三位圆桌骑士突然反水了。
强敌得到史诗级加强,而本来就弱势的她们却反被削了一刀,这还怎么打?条件不允许她们在这个特异点里打持久战,慢慢发展,谁也不知道御主和玛修还能够安全多久,而且卡美洛也不会给她们发展起来的机会。
其他的都不说,光是面对亚瑟王的圣拔攻击,她们就只有在视距之外被动挨打的份儿……想要拖时间等待转机出现?唯一的结果就是她们会在被打击之中,不断出现伤亡,直到彻底被消灭。
与其如此,眼睁睁的等待灭亡降临,还不如在当前还稍微有一些反抗的余力的时候,拼死一战比较好。
而且好歹还能够打卡美洛这边一个措手不及,想必对方也没有想到迦勒底这边会这么疯狂的行险一搏,昨天才堪堪死里逃生,今天就已经直捣黄龙,向他们的大本营发起进攻了。
也许会有奇效也说不准……根据山中老人的情报,她们已经知道了圣枪对于这个新神代起到的固定作用,也知道了圣枪本体就被固定在这座塔之中,如果能够直接瓦解这一点得话,或许就可以绕过最强大的敌人,修复这个特异点,从而不战而胜!
当然,是否能够顺利就只有祈祷了,希望上帝站在迦勒底这一边吧。
總裁絕寵絕色佳人 汐如玄月
“玛修应该是关在王城的王宫里,Assassin会负责找到她的,我们尽快救出立香,还要抓住这段时间瓦解圣枪的力量,回收魔术王的圣杯……”斯卡哈高声说道——
“昨天那个魔术师没有出现,应该是被什么事情拖住了!”
“而能够让他都被拖住的事情,想必不会是那么轻易解决的,所以现在应该也还没有能够腾出手来,换言之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必须在他没有回防之前,就解决掉这个特异点的扭曲根源!”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