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e6z5n优美玄幻小說 萬族之劫 老鷹吃小雞-第757章 人境大撤離(求訂閱)-6s3g6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人境。
动荡不停。
这几日,最大的消息就是苏宇要撤离到死灵界域,上个潮汐,六千年前的人主也许要回归。
大批的队伍,开始朝一些地方汇聚。
大夏府。
一支疲惫的队伍,正在朝星落山方向走去。
队伍中,有能腾空而行的修者,也有只能步行,拖家带口的老人孩子。。
虚空中,一支人马落下。
夏虎尤看向下方那些拖家带口的老人,无视了一些腾空的家伙,落下地面,挡在了一位老人面前。
“老人家!”
夏虎尤面带笑容,胖墩墩的身躯,拦住了这一家数口人的去路,带着一些笑容,和煦道:“老人家,你们这是要去星落山?”
老人看了他一眼,再看看他身边落下一些人,脸色微微一变,急忙行礼,“草民拜见府主大人!”
说着,就要跪地。
夏虎尤抬手,笑道:“免礼,老人家不用客气,都是我大夏府子民。”
说罢,又道:“老人家,你们是要去星落山吗?”
“是。”
老人不敢耽误,急忙道:“这不听说宇皇大人要去死灵界域吗?府里面也有消息传达,想去的,都去星落山就行了……”
夏虎尤微微皱眉:“可是……我们建议普通人不要去的,死灵界域毕竟很危险,而且背井离乡之下,离开了大夏府,离开了人境,也许一辈子都回不来了……”
“我们知道!”
老人年岁不小了,年轻的时候大概也修炼过,可是不到腾空ꓹ 年岁大了,气血流失ꓹ 早已无法保持巅峰状态了。
此刻,稍显疲惫,还是振作精神ꓹ 面对这位新上任不久府主大人。
老人笑道:“府主大人说的这些,我们都知道!可是……我听说ꓹ 夏家也要跟着宇皇大人一起走了,大人们走了ꓹ 我们怎么办?”
“我们追随了夏家一辈子ꓹ 夏家人都走了,大夏府没了主人,新来的什么百战王,谁知道会如何处置我们?”
“我们跟着夏家,战斗了四百多年,我们也不想离开这个家……可未来……何去何从?我……担心……担心新来的人主,新来的府主ꓹ 因为我大夏府是宇皇的出身地,会针对我们……”
夏虎尤一怔ꓹ 轻声道:“老人家的意思是ꓹ 我们夏家走了ꓹ 大夏府……老人家ꓹ 我们就算走,也会安排好一切的ꓹ 不会有事的。”
老人忐忑不安:“不一样的ꓹ 我们都是夏家人ꓹ 府主大人高高在上,恐怕不知下面人心思……我们其实不想走ꓹ 可是……我们必须要走。大夏王走了,龙武府主走了,虎尤府主恐怕也要走……夏家一走,整个大夏府,再也不是大夏府了!”
夏虎尤怔神,“不会的,我……我会安排好大夏府的,百战王来了,也会顺利接收大夏府的。”
老人一脸苦涩,“也许吧,可是我不放心啊,所以……累就累点吧,去继续追随夏家,追随宇皇……哪怕死灵界域危险,也比在这强,前路看不清,我们无所谓,可家中还有老少!”
“我儿子,还是镇魔军一员,前两日来信说,跟着走吧,夏家一走,镇魔军不少人也要走,不走的,接下来恐怕都没好日子过!”
“一朝天子一朝臣!大人物都走了,小人物……那遇到了麻烦,真的是求爹爹不应,求天天不灵了!”
“跟着夏家一起走,起码我们知道,夏家……还不会抛弃我们!”
“……”
老人说着话,叹息了好几声。
不想走!
可是,换天了啊。
苏宇当初继承人主之位,那也是这个时代的人族,苏宇,大夏府甚至人境都知道这家伙,他爹也是军人,苏宇本人还推出过很多功法。
虽然年轻,可是我们认识啊。
他是大夏府的人,他来自南元,根正苗红。
甭管是不是在外面如何,对人族,苏宇除了杀了一些敌对的,比如那些单神文系的家伙,苏宇上位以来,尽管没做什么,可也没改变大家的生活习惯。
日子,越来越好了。
大量的资源,从诸天万界运回了人族,往日难得一见的元气液,现在到处都是,都卖出白菜价了!
夏虎尤微微有些走神,轻声道:“所以老人家的意思是,我们都走了,这人境……大家都不放心了?”
“那哪能放心!”
老人苦涩道:“当家做主的人没了,我们小老百姓,还不是上面人说什么就是什么?心里没底!这吃的喝的怎么办?我儿子是镇魔军,这新来的人主,会不会觉得是上个朝代的旧臣,都给杀了!”
“咱们给宇皇卖力,给夏家卖力,现在都是旧主了……”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夏虎尤,“我听闻府主宽容待人,我这么说,府主不会生气吧?”
夏虎尤笑了:“不会,都是我夏家子民,哪能和老人家生气。”
说罢,笑道:“去死灵界域……未必是坏事,老人家慢走,时间还早,不着急!我安排了军方护送,沿途都有军方的人,有事及时找他们帮忙。”
说罢,夏虎尤腾空而起,空中,还有不少人跟随他一起来的。
夏虎尤没说话,而是迅速朝四面八方飞去。
到处都是人!
大量的人,都在迁徙。
隐约间,可以听到一些声音:“都走吧!不走,会被清算的!夏家都走了,大夏府再也不是大夏府了……新主来了,咱们可是旧主的人……”
“我们就是小老百姓,没事的吧?”
“小老百姓怎么了?咱们大夏府,谁家三代内,还没个军人!都是效忠旧主的!”
“……”
夏虎尤一路飞行着,这样的队伍很多,大量的普通人都在迁徙。
越看,越多。
越看,越是迷茫。
夏虎尤脸色不断变换,许久,回头,看向纪鸿,轻声道:“纪署长,你说……我们走了,这些人会被牵连吗?”
“不会。”
纪鸿迅速道:“百战怎么说也是人主,就算来了,也不至于和普通人计较,哪怕清算,也不会针对这些普通子民。”
夏虎尤脸色有些异样:“可是……他们没了主心骨了!觉得没人给他们出头了,没人给他们撑腰了!大夏府内,亿万民众,追随了我夏家四百多年!”
“不可能都走的,能走十分之一,百分之一,都算不错了!”
他面色异样,“那剩下的人,人心惶惶,没了精神支柱,是不是就乱了?”
他龇牙:“我夏家一代代扎根在此,而他们,也一代代地为我夏家征战天下,扫荡诸天!纪署长……你说……我们走了,这叫什么事?”
纪鸿脸色微变。
夏虎尤似哭似笑:“我还真没注意到这点,二爷爷也没考虑太多,他也没想到,大家会这么担心,原来,夏家和大夏府,早已是一体了!”
“府主!”
纪鸿脸色微变,夏虎尤有些苦涩:“我……我想留下来!我想告诉大家,别担心!我夏家,不走!还在陪着大家!”
“我想告诉大夏府子民,夏家的人,一直都在!”
“百战要来,要找麻烦,找我夏家!”
“要杀头,杀我夏家人!”
“署长,我不能就这么抛下了大夏府亿万子民……我不能这么做!”
他愈发苦涩了,“艹他大爷的!我还想着,我跟着苏宇一起走,我夏家,也是他的铁杆支持者,我和他还是同学,是老友,以后,当个从龙之臣……那也不错!”
“可我想想,我真的不能走!”
夏虎尤叹息一声,“我知道,我夏家去了苏宇那,一定会得到重视,这一次,苏宇一定会强化我们这些自己人……”
他知道,这一次苏宇一定不会再让跟随的人弱小下去。
什么资源,好处,一定都会无限倾斜他们,之前苏宇为了迅速强大自己一方实力,只要不是太不靠谱的,好东西都是优先强者,而非亲朋。
可此次,不一样的。
这一刻,夏虎尤有了决定,不再叹息,不再苦涩,看向那些迁徙的大夏府居民,笑了,“署长,这些人,才是我夏家屹立不倒的根基!我夏家乃是人王之后,我曾爷爷开辟了大夏府,庇佑苍生……不是为了强大而强大,而是为了守护这些人!”
他笑容灿烂:“也好,我留下吧!百战要找茬,找我好了!哪怕不找茬,我也要在自己能力范围内,让大夏府子民,过的更好一些!”
他说着,又笑道:“还有其他要走的人,我……署长,我想联系一下一些人,我们一起留下来!守好人族,守好各大府,守好我们的根基!”
“开府这么多年,人族虽有内讧,可都是自己人,自己的肉烂在锅里,那也是自己人!百战这些人,可是上个潮汐,甚至更早的人族!”
“他们和我们……不一样的!”
真的不一样!
这一刻的夏虎尤,彻底有了决定,不但他不能走,他还要联络一些人,都不要走。
他们,要钉在这里!
清洗,那也清洗我们好了。
免得人跑完了,百战恼羞成怒,迁怒这些普通人。
纪鸿脸色变了,“府主!你是宇皇的嫡系,宇皇上位,说句难听点的……夏家和朱家才是真正的强烈支持者,可是,越是支持,到了新朝,越是难受!”
“其他人留下也许没事,百战若是明主,不会和其他人计较……可是,夏家不一样!”
“宇皇其实也算明主了,可你也看到了,他对那些非嫡系,是什么态度?”
“一朝天子一朝臣!”
“此话,并非没道理,任何时代,再圣明的人主,帝王,都不会允许上个朝代的人得势!尤其是……宇皇还在!”
苏宇死了,那还好说。
关键是,他还活着。
那夏虎尤留下,就有点含义了,百战稍微多想一些,也许就会觉得,这是苏宇留下的眼线,留下跟他作对的。
夏家,可是苏宇最忠诚的支持者。
不会出现反叛苏宇的情况的!
那唯有钉子这个含义了!
夏虎尤笑道:“我知道,但是……苏宇活着,也是好事!百战不想彻底撕破脸,起码不会杀我……杀了我,那就是结下死仇了!至于其他的,我都可以忍受!”
夏虎尤笑道:“署长,你觉得呢?”
纪鸿心情沉重。
“一旦宇皇无法再次打回来……我们……”
“是我!”
“不,是我们!”纪鸿低沉道:“府主若是留下,我们都会留下!夏家不走,我们岂会离开!”
夏虎尤皱眉:“我曾爷爷和父亲,还有二爷爷他们都会走的,只有我留下……”
“一样的!”
纪鸿沉声道:“夏家人还是府主,那我就是夏家的署长,岂能擅离职守!”
夏虎尤不走,他也不会走的。
身后,几位将军,此刻,纷纷低喝:“誓死追随!”
夏家但凡还有一人在,大家都不会走,留下来,守卫这片土地!
夏虎尤深深看了他们一眼,许久,自嘲一笑:“不曾想,我夏虎尤平日里被你们小觑,不当个府主对待,今日……你们这些家伙,倒是表起了忠心,真他么可恶!”
纪鸿笑了,其他人也纷纷笑了起来。
既然府主留下,那大家就一起留下,平日里,你爹他们都还活着,谁拿你当回事?
现在,他们肯定要走的。
永恒嫡系不走,那不一样的。
而夏虎尤,也许会是夏家留守人境的唯一一人,从此以后,这就是他们的主了。
……
这一日开始,夏虎尤开始联络一些人。
朱家,他联系了朱广深,朱天道的大儿子。
秦家,他联系了秦昊,这位秦家老二。
还有大唐府,大汉府……
这些可能都会跟着苏宇一起撤离的大府强者,夏虎尤希望,能留下一人,留下一脉,能守住这净土。
未来,不可知。
留守,不知前路。
但是,义无反顾!
我们该留下,否则,这追随了我们数百年的子民,谁来为他们当家做主?
……
半月时间,转瞬而过。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汇聚。
比想象中的要多,比预期中的要多。
这还是不断有人安抚的原因,否则,只会更多。
試婚100天:夜少,寵上癮
人族这边,都会齐聚星落山这边,各大府,愿意走的人,都在军方的护送下,陆续抵达星落山,在这,他们会被一波波地传送离开。
星落山。
大量的人员齐聚。
各大府强者,开府之主,现任府主,都陆续抵达。
近期,苏宇会来这边,带走愿意追随他的人,一起离开。
整个星落山,人山人海。
大家都在为不知前途的未来而恐慌,而担忧。
仙尊歸來當奶爸 浮白三秋
……
而这一刻,苏宇也回到了人境。
带着疲惫之色,回到了人境。
半个月了,大家也该有决定了。
当他回到人境,感受到星落山区域,那浓郁的气息,苏宇都微微一怔,好多人。
单纯从气息来看,恐怕不下三五千万!
怎么这么多?
虽说,比起整个人境,不算太多,可是,他这是要去死灵界域,又不是去游山玩水的,都说普通人尽量不要去,腾空之下,最好都不要跟去。
人族哪有三五千万的腾空!
此刻,苏宇微微皱眉,觉得人太多了。
当然,放在天渊界,是可以待这么多人的,别说三五千万,再多十倍,都能放下,可是……背井离乡,这些人怎么想的?
苏宇不太懂!
有些无语,此刻,看向跟着一起来的大汉王,微微凝眉道:“到底多少人汇聚到了星落山?”
大汉王摇头,他不知道。
一旁,朱天道却是笑呵呵道:“大概五千万人左右吧。”
“这也太多了!”
苏宇无言以对。
朱天道笑道:“大家都相信宇皇,所以多是多了点,其实我们一直在劝,否则,只会更多!若不是我们不断安抚,别说五千万,五个亿都打不住!”
苏宇凝眉,没再说什么。
五千万,堪比上界全部人数了。
他没再说什么,很快,一行人抵达星落山。
星落山这边,外围都是军方的人。
这一次撤离,军方的人,恐怕都布下千万。
人境精锐部队,几乎都聚齐了。
……
“拜见宇皇陛下!”
当苏宇呈现踪影,下方,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传来,震荡天地!
苏宇微微凝眉,有些愁眉苦脸,但是遮掩住了。
好多人!
他其实不太想带这么多人走,何况,还有不少老人和孩子,这凑什么热闹?
去天渊界域,虽然他想着融入死灵界域不会被死气侵袭,但是……也难说啊。
这些普通人去了,能撑住吗?
这不是自找麻烦吗?
人群中,三十六府居民,按照不同方位排列,将整个星落山占据了,围成一圈。
罢了罢了!
既然来了,那就带走好了。
苏宇看了一眼四方,人还真不少,该来的都来了,觉得不该跟着自己一起走的,也都来了,古怪的很,难道这些人都改变心思了?
苏宇还急着办事,也没多说,直接喊道:“大家有序进门,不要慌乱,我先把大家收入兵器空间,到了地方,再把大家放出来!”
说罢,文明志浮空,一页页书页浮现,一个个门户呈现。
上千书页分布在四面八方。
苏宇喊道:“大家陆陆续续进入,不要拥挤,都有地方,此次大家跟随我一起迁移,苏某不会亏待大家……”
武神傳奇 我 東 方
他正说着,有些官方用话的意思。
就在这一刻,忽然,有人大声道:“宇皇陛下!”
苏宇侧头看去,是大商王。
苏宇微微皱眉,要搞什么幺蛾子?
你爱去不去,不去拉倒!
他对大商王,也不算有什么好感,当初和商家的后裔商天娇是有些冲突的。
大周王不管苏宇脸色如何,大声道:“陛下,商某想问陛下一句,陛下能否给我一个答案?”
苏宇沉声道:“你想问什么!”
“我问陛下,我们何日可以归来?”
苏宇皱眉:“前路未知……”
“不!”
大商王高声喝道:“我不想听这样的答案,我的臣民也不想听这样的答案!今日离去的五千万民众,留守在人境的百亿人族,都不想听到这个答案!”
“我们想知道,宇皇,会不会再回人境?”
他高声喝道:“我们想问,陛下到底是何心思?是放弃了人族,还是没放弃?若是没放弃,陛下还有打回来的心思,那前方哪怕是艰难险阻,吾等也愿追随!”
“百战,毕竟不是我们潮汐的人族,他是何心思,我们不知!”
“我们只知道,宇皇来自人族,来自大夏府,是我们一步步看着崛起,看着陛下成为人主的!”
“而今,陛下要让我们去死灵界域,我们愿意追随,只想陛下给我们一个答案……还会回来吗?”
“还会回到这片故土吗?”
“他乡再美,也不是吾等故乡!落叶归根,我们希望……能葬在这片大地之上!我们希望,能魂归故土,而非,身死客乡!”
大商王声音高亢,大声吼道:“我想问陛下,到底打不打回来?哪怕蛰伏千万年,只要陛下还愿打回来,我们愿意追随!”
“若是陛下不想打回来了……那就让我们留在此地,和这人境,共存亡!”
苏宇脸色一变再变,低沉道:“百战也是人族……”
冥界殿下從了我吧 沈淪的落雁
“不!”
大商王高声暴喝:“他纵然是人族,他也不是我们所知的人族!他是百战王,他是六千年前的人族!指望六千年前的人族,为普通人争命吗?指望他们驻守东裂谷,打到只有一兵一卒吗?”
“战况但凡有些逆转,陛下觉得,他们是否会和六千年前一样,抛弃人族,蛰伏他乡,等待机会?”
“他们会为了人族,战至只有最后一滴血吗?”
大商王怒喝道:“陛下回答我,他们会吗?”
苏宇不语。
大商王暴喝:“那陛下若是不愿打回来,只想逃离人境,丢下人境的包袱,轻装上阵……那我们便成全陛下,今日,再选人主,可以臣服百战,却不会归心!愿和百战为伍,却是不会承认他是人主!老夫不才,若是无人愿当这人主……老夫便当一次!”
他毛遂自荐,要当人主。
并非为了夺权,只是想告诉苏宇,你若是不想打回来了,我们不会跟你走的!
苏宇没吭声,他看向那数千万双期盼的眼神。
他看出来了,看出了他们的渴望。
他们……想打回来!
外围,上千万军士,此刻,忽然齐齐下跪,一位日月巅峰强者,腾空而起,高声喝道:“宇皇陛下,老臣吴寂!若是陛下不愿再归来……吾等便留在人境,继续征战四方!我人族,征服万族,打下了万族,百战归来,是否还会继续?是否会选择蛰伏?还是其他?”
“仇怨不消,万族不服,一旦百战离去……是否会再现万族齐攻人族之惨状?”
“四百多年前,万族入侵,我人族付出血的代价,驱逐万族……今日,吾等不愿历史重演!”
“陛下,还打回来吗?”
“还回来吗?”
一声声暴喝,响彻天地。
你还回来吗?
你若是不回……我们不走了!
这是我们的故乡,我们的故土。
苏宇环顾四方,一时间,他有些失措。
我……还回来吗?
我丢下人境,就是为了放下包袱,我想着,我带走这些人,就足够了,不愁吃穿,不怕没有修炼资源,你们跟着我,我不会让你们吃苦。
醫妃有毒:鬼面屍王請松牙
可是……大家都在问他,你还回来吗?
苏宇沉默一会,轻声道:“我不是直接带大家去死灵界域,而是入驻天渊界域,改造后的天渊界域,其实和人境差不多,不会和传说中的一样,和死灵打交道。”
“那也不是故土!”
大商王喝道:“若是当年我们愿意,可以带着自己人,撤离到其他界域去!可是四百多年来,我们都没有做,哪怕人境再危险!”
“因为,这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我们都在为这片土地而战,我们在为土地上人族而战!”
“我们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这,这里,是我们的故乡,是我们的根!”
大商王沉声道:“自古以来,丢弃本界的种族,无一有好下场!颠沛流离,失去了根基,失去了根,没了凝聚心,没了种族的荣耀……若干年后,我们会不会改变种族?我们会不会成为新的天渊族?”
“这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也许陛下觉得,老臣是在找茬……不错,我就是在找茬!”
他须发皆张,“我就想问,陛下,是不是要放弃这故土?”
“……”
这一刻的苏宇,有些无法接话,他可以一巴掌拍死这家伙,净给自己找事!
最強改造
可是……可是他没办法出这个手。
他脸色变幻不定,没吭声。
而就在这一刻,远处,夏虎尤腾空而起,看向苏宇,带着一些复杂,“大夏府夏虎尤,愿留守大夏府,为吾皇巩固江山!百战再强,也非吾皇!六千年前的人族……可以为将,为帅,为先锋,为尊客……不可为主!”
“吾等,愿留守人族,巩固人族江山!”
这一刻,数十位强者,纷纷腾空而起。
高声暴喝!
我们愿意留守人族!
哪怕危险,哪怕会被清算!
苏宇沉默。
身旁,朱天道眼神变幻不定,一旁,大汉王也是眼神复杂,下一刻,低声喝道:“胡闹!大商王,你要做什么?”
“不做什么!”
大商王冷声道:“我们只想要一个答案!哪怕……哪怕宇皇欺骗我们一句,愿意打回来,千年,万年,我们愿意去等!”
“我们只是不想……就此放弃!”
“百战回来了,我们就将拼死守护的人族,交给他们吗?”
大商王怒吼道:“四百多年前,他们在哪?”
“我的同袍战死在沙场,他们在哪?”
“而今,他们回来了,六千年前的人族,和现在的人族,还一样吗?”
“他们没有亲人,没有朋友,没有兄弟在这!他们只是过客!他们孑然一身!”
“第九潮汐,和第十潮汐,隔离太重了!”
大商王高声吼道:“不像前面九次潮汐,传承不断,血脉不断!前面九次,大量的强者,上古强者,上一个潮汐强者,都在!前面九次潮汐,那才是一体的!他们师徒代代相传,他们父子血脉绵延不断,他们除了死了个人主,就没任何差别!”
“可我们,一样吗?”
他怒发冲冠:“不一样的!陛下何必自欺欺人,完全不一样!这就和陌生种族,陌生人,没有任何差别!在百战眼中,人族是臣民,他族也许也是……都说百战爱民如子,可爱的是六千年前,和他一起征战的臣民!也许,那些人当中,有的他老师,他的学生,他的兄弟,他的爱人,他的袍泽,他的子女……如今的人族,有他什么?”
“什么都没有!”
總裁強寵失憶甜妻 深海藍鯨
他怒吼着,咆哮着。
苏宇成人主,大家勉强接受了。
苏宇的父亲在这,他的老师,他的朋友,他的长辈,他的同学,他的知己……都在这!
都是人族!
都是这个潮汐的人族!
錦上添嗣 三觀
苏宇和人族割舍不断的。
他能放下大夏府吗?
不能!
他能抛弃大明府吗?
也不能!
他能看着大秦府覆灭吗?
照样不能!
于是,他可以成为人主,哪怕大家不服他,哪怕大家觉得这家伙就没个人主的样,可是,大家依旧能接受。
百战……真正想通透的人,是不会接受的。
谁会接受一位无亲朋,无好友,无家人,无师长,无战友,无袍泽的家伙,来守护这个人族?
不可能的!
大战一起,人族死活,和百战有什么关系?
也许在百战眼中,数百亿人族,死了99亿,剩下的,也够繁衍了!
不死光了就行!
一尊尊强者,此刻,都纷纷看向苏宇。
我们,还会回来吗?
无数双眼睛,看向苏宇,我们还回家吗?
局势不利,撤离,我们愿意,毕竟谁也不会一生不败。
可是,我们想回家。
……
空中。
苏宇想开口,他想说,我不回来了!
这里,很好吗?
丢给百战好了,我就是这么打算的,我丢下了你们,我觉得我一身轻松。
我没了枷锁,我很爽啊!
可是……可是他好像忽略了什么,百战,会善待这个潮汐的人族吗?
他会把这些人,当成自己的同族吗?
他会和大秦王他们一样,在那东裂山之巅,坐镇四方,抵御四方强敌吗?
他会御敌于外,不给万族踏入人族一步吗?
百战,好像更信任太古巨人族吧?
上个潮汐他假败,若是那个时候,上界封闭的慢一点,诸天战场封闭的慢一点,没了大周王,没了夏辰,那这个潮汐,人族还能在一开始抵御住万族入侵吗?
百战……到底有没有放弃他们?
这个问题,苏宇好像忽略了。
上个潮汐,他都能放弃,那这个潮汐呢?
苏宇茫然了,我该如何回答他们?
连他以为一定会跟着自己走的夏虎尤,这一刻,都站了出来,告诉自己,他不走了,他要在这守护人族,他要在这,随着人族共存亡!
他不认那个百战!
他看到了大秦王的秦昊,那个二愣子一般的家伙,此刻,面色严肃,他也不走,他要守护这片土地,庇护此地人族!
他看到了那个喜欢嬉笑的朱广深,他也说,他不走了。
他要留在这,他担心百战不会真心对人族。
没人质疑过苏宇这个问题,因为大家知道,苏宇放不下。
苏宇脸色变幻不定。
他扭头看向夏侯爷他们,看向一直支持自己的朱天道,此刻,朱天道依旧面带笑容,看向苏宇,见苏宇看来,笑道:“陛下,我们……会打回来的,不是吗?”
一时的得失,不算什么。
丢了阵地,我们再拿回来好了,哪怕希望渺茫,可我们……希望有一个精神支柱。
苏宇环顾一圈,人群中,有耄耋老者,带着一些期盼,好像在说,只要愿意打回来,吃再多苦,哪怕进入死灵界域,那也没关系!
否则,哪怕是去享福……也不安心,不甘心!
人类,对他们的土地,对他们的家乡,情有独钟!
故土难离!
“你们……都想打回来吗?”
苏宇喃喃一声。
“想!”
这一刻,有人回答了他。
夏侯爷。
此刻,夏侯爷不再带笑,点头:“我们想打回来!宇皇,这是我们的家!今日,可以让出去,但是,我们要回来!这一代不行,那就下一代!下一代不行,那就下下一代!”
“我们就怕,宇皇没有这心思,从此以后,我们再也没有回家的机会!”
更远处,柳文彦脸色也很复杂:“我们都想回来!但是,我们也愿意跟你走!跟你走,是信任你,想回来,是我们的精神支柱!人离乡贱,这不是从大明府迁移到大夏府……而是从人境,去往他界!”
若是单纯的在人境内迁移就算了,可是,今日是去他界!
那里,不再是故乡了。
不是一片天,不是一块地。
苏宇闭目,陷入了沉思。
我呢?
我想过要回来吗?
就在他陷入沉思的这一刻,忽然有人从人群中走出,取下了帽子,露出了真容。
苏龙踏空而出,看向苏宇,喝道:“你就没想过要回来是吗?你是把人族当成了包袱是吗?若是如此……你自己走吧!这是我们的家!你回头看看,那是南元!我在几年前,选择了再次从军,不是为了夏家而战,而是为了我的家,为了我的儿!”
“苏宇,人族不是包袱!你可以不管,你打不过你可以逃,但是……你不能带走了大家,就不带大家回来!”
“数千万人,他们信任你,他们追随你,他们愿意和你共进退……但是,他们是人!”
苏龙怒道:“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想过,要不要回来?若是没想过……你自己走吧!谁愿意跟你走,那就走!我们,要留下!我们不想数十年,数百年后,有人问我,你知道人族是什么吗?你知道人境在哪吗?”
苏宇看向自己的父亲,他早就知道父亲在这,他以为,父亲是要跟着自己一起撤离。
可此刻,他的父亲,站出来告诉他,你要走,你就走吧!
影帝養成計劃
这一刻,苏宇有些茫然。
原来……我想的一些东西,和大家不一样。
我想着,我会带你们开启新的时代,当然,未必是在人境。
我会给你们最好的资源,最优厚的待遇,让你们避免战斗,让你们安心养老……
可是……你们不愿意吗?
苏宇轻声道:“打回来……打回来,也许就要参战,死亡无数人!此地,五千万人,跟着我苏宇,我有一口吃的,便饿不到大家,可以安心地坐看万族大战……不会死人,起码不会死太多人。”
大商王怒道:“我们怕牺牲吗?当年和我一起起来反抗的人,如今没几个了!当年他们若是怕死,若是愿意苟且偷生,他们随便找个小界躲一躲,就不会死!”
“我们有私心,我们自私,我们贪权,我们爱慕虚荣,我们明争暗斗……可我们,从未退缩过!你夺我一寸江山,我一定会夺回来!”
这一刻,苏宇怅然若失,有些失神,许久,轻叹道:“原来如此!诸位……都想打回来,是吗?”
“不错!”
苏宇苦笑:“我只是觉得,百战也是人族,他不会太过苛待大家,我并非说,人族灭了,我看都不看一眼。我只是……只是觉得……”
苏龙骂道:“那只是你觉得!百战……谁他么认识百战?我不认识!我只认识你,你是我儿子,你是大家共同选出来的人主!你就算再不靠谱,你爹我在这,你老师他们都在这!你就是没了良心,也不至于不要爹了!可那什么百战,你觉得他会在乎这一切吗?”
苏龙呵斥道:“你爹我今日当着大家的面,问你一句,你走了,要不要打回来?不打回来,你就自己滚蛋好了!”
苏宇苦笑一声,忽然又灿烂笑道:“这么说,大家其实觉得,我比百战要靠谱是吧?”
“……”
这话……不太好接,不过,很快朱天道笑道:“那当然!你怎么说,也是我们看着一步步走上来的人族,同族,战友,同袍!南元之战,你费心费力!星宇府邸中,你为了救大秦王,不惜暴露!你在诸天杀万族,也不见你去杀人族,你屠万族合道,也不见你杀人族合道……”
苏宇笑了:“真他么有趣了!我还以为,我走了,大家该欢呼雀跃才对!总算把这瘟神送走了,迎来了爱民如子的百战!结果……你们居然这么希望我打回来!”
“那当然!”
夏侯爷朗声道:“这是我们的江山,我们的地盘,我们的天下,岂能让给外人?”
“宇皇也许觉得自己没做什么,可是……错了!宇皇的出现,我们人族称霸了诸天,我们报仇雪恨,当年欺辱我们的种族,灭的灭,降的降!三大强族,如今也得乖乖当孙子!我们未必最强,但是我们愿意享受这荣光!”
苏宇深吸一口气,再看诸方强者,片刻后,朗声笑道:“你们……真是贱!好日子不过,非要想着打回来,非要打个血流成河?”
话落,不等其他人回话,苏宇陡然喝道:“不过,老子喜欢你们的贱!也许是我错了,不错,之前我想着,丢了这人境……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你们说的对,这地方,老子打下来的!”
“不,也许是你们先打下来的,可现在,是老子的!”
苏宇高声喝道:“这江山,有我一份,有你们一份!你们说的不错,干嘛要让给别人?可现在,老子干不过百战,又不想给他当孙子,就先让了这江山!”
“没关系,等老子实力强大了,咱们再回来!”
“他百战,让了最好,不让……咱们把他打出屎来!”
苏宇高声喝道:“所有人族,都给我听着!百战来了,你们就先认了,他敢对你们不好,老子回头实力够了,锤死他!”
“你们先给我忍着,别反抗!”
“他要是对你们还行,那就不理他,对你们不好……我找个机会就弄死他!”
苏宇大声吼着,震荡天地。
甚至特意针对某处,高声暴喝道:“我一定会带着大家再次回归人境!先忍他一时,不会忍耐一辈子!真要受不了了,来个人通知我一声……我回来给你们做主!”
“大不了,咱们斗个鱼死网破!”
这一刻,忽然,山呼海啸般的吼声响彻人境。
“打回来!”
“打回来!”
“……”
吼声震天!
苏宇忽然觉得,人族气运大涨,也是无言以对,我都替百战感觉委屈,真可怜,这人都没来,就被大家排斥这这鸟样。
我可没黑你!
最近为了顺利交接,我还特意让人说说你好说,说你爱民如子……结果,果然,群众得眼睛是雪亮的!
大家都看出你不是好人了!
苏宇忽然笑了,笑容灿烂。
“走!咱们战略性撤离,这地方……很快还是我们的!”
这一刻,士气高涨,再也不复刚刚的颓废。
走!
走了,咱们过些天再回来。
PS:下一章12点之前!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