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h9p1o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150、養寇自重讀書-2nhh4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三和之人,此刻都是满满的愤怒。
林逸沉默良久,终究没有再说一句话。
官兵的葬礼由布政司出钱,葬于白云山上。
白云大庙的和尚与道士第一次联手,做足了整整三日三夜的法事。
蟒武傳奇 花千古
“安顿好他们的家人,孩子负责养到成年,”
林逸坐在客厅里,想到这么多年轻的生命就此消失,心里很不是滋味,
“然后平常逢年过节也不能忘了他们家人,该送钱送钱,该送东西送东西。”
出征剿匪是他脑子一热做出来的决定,现在出了事情,阵亡官兵家属自然要由他来照顾。
多重危機
善琦拱手道,“王爷放心,下官一定安排妥当。”
林逸看向何吉祥道,“你又怎么说?
我的兩個美女房客
这就是你所谓的三品?”
就是这王八蛋把自己给忽悠瘸的,说三品怎么怎么厉害,一百个三品就可以把一千禁军追着打!
说的好像无敌似得!
但是,现在八百个三品,甚至其中不乏四品、五品,居然让一群流贼追着打,还损兵折将。
枉送了百十条人命。
“有心算无心,不备怎提备,”
何吉祥叹气道,“王爷,对方有五六千人,皆训练有素,万箭齐发,大宗师也得退避三舍!”
何况是区区三品?
他想说些胜败乃兵家常事,打仗哪里有不死人的话,但是瞧见王爷这如丧考妣的模样,终究还是没说。
也不对。
如果真的死了父亲,这位王爷大概是和太子一样的表情吧!
林逸道,“唐缺是寂照庵的,寂照庵支持雍王,现在又跟这群流匪混在一起?”
善琦道,“王爷,之前下官还有疑惑,袁青将军、梅静枝将军、雍王三路大军,皆是精锐,能征善战,与瓦旦大军对峙,也毫不示弱。
如何剿灭不了这小小的匪类?
如今看来,雍王大概是养寇自重。
这就全都说得通了。”
何吉祥眯缝着眼睛道ꓹ “是啊,老夫也忽略了ꓹ 想不到这雍王尽然如此胆大,这大锡城的黄四方恐怕早就是他的人了。”
“不然,如何能训练出如此精兵ꓹ 而唐缺又恰好在敌寇营中,”
林逸冷哼道ꓹ “如果没有我那位好舅舅和梅将军的默许,黄四方如何做大?”
齐鹏摇头道ꓹ “也不尽然ꓹ 袁青将军一直对韩辉部穷追猛打,未留余力。
而大锡城地势复杂,易守难攻,袁将军军中皆是北地兵,不习惯南地炎热,据说有不少生病的,如今只能在岳州修整。”
何吉祥拱手道ꓹ “陈心洛已经飞鸽传书,围住了大锡城ꓹ 在下想亲自去一趟ꓹ 还请王爷应允。”
放在以前ꓹ 他就是个配军ꓹ 没得圣旨,不得擅离白云城ꓹ 之前两次带兵剿匪ꓹ 也都是偷偷摸摸的在后面ꓹ 挂着沈初的名。
但是如今不一样了,眼前的形势纷乱如麻ꓹ 谁还有功夫管他?
“去吧,陈心洛没打过仗。”
林逸要不是怕热,自己都想亲征,体会下挥斥方遒的感觉,以后历史上也会有他的一番佳话。
“在下愿将功补过,与何先生同去!”
尚有伤在身的张勉跪在地上。
在杨长春军中的时候,他只是个副将,向来只听命令就行。
在三和,第一次领兵,想不到会弄成这样子。
還珠格格第三部之天上人間(上)
只因为觉得手底下都是三品,居然连弓箭、弩箭都未带!
而且,斥候只派了一个王坨子!
敌人什么时候埋伏过来的,自己都不知道!
实为生平耻辱!
“属下也愿意去!”
整整昏睡两天才醒过来的包奎,此刻脸色蜡黄。
林逸摆摆手道,“去吧,一切都听何将军的。
记住,报仇归报仇,但是切不可再轻敌。
鳳在帝心
再死人,本王就没脸在三和在待下去了。
当然,有机会弄死那唐缺,千万别手软。”
说起来也可怜,偌大的三和,真正做过主将,打过硬仗的,只有一个何吉祥!
“喏!”
何吉祥随着包奎与张勉一起跪在地上。
林逸接着道,“卞先生……”
“王爷请吩咐!”
卞京拱手道。
呆萌妖寵:主人,嘴下留情
林逸冷哼道,“仓库里有多少弩箭全部给他们带上,九品不是有什么狗屁真气嘛,那就看看能不能射的穿,唐缺…..”
他注定与寂照庵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何必留情面!
何吉祥连同包奎、张勉带上百十名官兵,立刻就启程。
走到半道,他们看到了站在前面的一个身影,很是让他们熟悉!
包奎第一个勒马,拱手道,“总管!”
我的陰陽招魂燈 烏啼霜滿天
除了洪应还能是谁!
张勉看着回过头的洪应道,“不知总管为何来此?”
洪应淡淡的道,“王爷,要弄死那唐缺,你们都没听见吗?
找到叶秋和唐缺。”
不等几人回话,便飘然而去,在山林中,渐渐成了一个小黑点。
张勉等人大喜。
跟万余大军汇合后,大白天的,他们未必就怕了九品唐缺。
但是,就怕黑夜中偷袭。
黑夜中稍微有点响动,别说抗敌,不炸营就算不错了。
大锡城位于岳州的东南,崇山峻岭之间。
三和的一万大军连同两万民夫皆在大锡城的东城门下,望着城墙之上不时朝着他们辱骂的敌寇。
我在江湖當大俠 滴水淹城
无可奈何!
猪肉荣气呼呼的道,“陈统领,要不咱们直接干过去得了!”
如果不时陈心洛拦着,他早就提上砍肉刀攀上城墙,砍死这帮子龟孙了!
“不着急。”
陈心洛叹气,这也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带兵,而且此刻居然找不到一个可以商量的人。
已经整整围着大锡城三天了,想不出一点办法。
“陈统领,”
火爆脾气的黎三娘大声道,“咱们官兵和民夫一起还能凑个千余三品,要不然咱们就晚上趁机上城墙,从里面打开城门!”
“黎掌柜的,”
蔔築 爭斤論兩花花帽
陈心洛苦笑,你们只是供应商,为什么比官兵还要着急?
“咱们先围困他们,看他们能撑多久。”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
黎三娘冷哼道,“从白云城送粮草过来,道路不好,咱们的粮草可只够十五日的。”
王坨子走过来道,“陈统领,我带着兄弟们沿着城墙转悠了一圈,也问了一些本地猎户。
没找到什么进城的小道。
要不然我晚上再亲自进城一趟,左右打听一下吧。”
他嘴角挂伤,说话都跟着疼。
“不用了。”
陈心洛摇头。
他记得何吉祥大人说过,只要能赢,死多少人都是可以的。
甚至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但是,他下不来这个狠心。
他知道,和王爷不喜欢死人,哪怕是一些小动物。
和王府每次来了偷吃金鱼的水獭,他们王爷虽然生气,但是最后还都是轻轻落下板子,放了这帮子小畜生。
王坨子忍不住道,“那该怎么办?”
神雕之中神通
陈心洛正要说话,突然感觉到身后一凉,而且看到了对面猪肉荣、王坨子目瞪口呆的神情,跟活见鬼似得。
小心翼翼的回过头,看到了面无表情的洪应。
“总管…..”
陈心洛陪笑道,“你怎么来了?”
洪应道,“叶秋和唐缺呢?”
陈心洛道,“两人都是九品,我等着实追不上。”
刚抬起头,发现洪应已经从眼前消失了。
“总管走了,”
猪肉荣拍拍心口,又高兴地道,“总管来就好了,什么玩意都得死!”
陈心洛道,“既然总管都来了,何大人他们大概也快来了。”
没出他的预料,在第二日的下午,他看到了骑着瘦马而来的何吉祥。
ps:上一章写的粗糙了些,老帽稍微做了改动,大佬们可以重新刷新一下……
真的是第一次写这种题材,如有不周,多多体谅……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