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bwd51人氣都市言情 奮鬥在開元盛世-第627章 白衣軍前效力鑒賞-hlprt

奮鬥在開元盛世
小說推薦奮鬥在開元盛世
对于安禄山的谋反,谢直一直以来的分析,是安禄山轻敌冒进,在塞外大败亏输,怕朝廷降罪于他,才不得不铤而走险。
愛在白天,你在黑夜
结果综合了严庄、吉温、以及严庄随从三人的口供之后,才发现大错特错——
安禄山谋反,早有预谋!
甚至跟他出征塞外的输赢,都根本没有关系!
因为,塞外胡人不稳,致使安禄山提兵出征,这件事,本来就是塞外胡人和安禄山联合在一起,自导自演的一出好戏!
之所以要演这么一出戏,真正的原因,是为了安禄山谋反做准备!
为什么这么说?
那就要追寻安禄山造反的真正原因了。
这个原因,却是作为安禄山智囊的严庄,给分析出来的——
安禄山的处境,看似鲜花着锦,其实烈火烹油,稍有不慎就是万劫不复,安禄山不得不造反,以求那一线生机。
具体一点,造成安禄山如此处境的根本原因,就是,李老三对安禄山太好了……
那是天宝十载,也就是去年,安禄山身在幽州,接待前来传旨的中使。
中使传旨,让安禄山回京受赏。
从中使的口中,安禄山甚至早一步知道了一部分封赏的内容。
别的不提,只说宅院。
李老三还没派出中使传令安禄山长安受赏呢,就在长安城中给他张罗宅院了,直到修缮得差不多了,这才派出中使前往幽州传令安禄山,就是要在安禄山回京之前将整座东平郡王府修缮一新,让安禄山一进长安城就能住进新房子里面去。
名門寵婚,首席的情意綿綿 沐微漾
传旨的中使直到天子对安禄山的重视ꓹ 也会凑趣,直接向安禄山介绍ꓹ 他离开长安的时候,正好天子下令打开内库,将里面的金银珠贝挑选出上好的ꓹ 都送到新建东平郡王府上去,按照中使夸张的说法ꓹ 等到东平郡王府落成,再把天子内库之中的陈列摆设都给安置上ꓹ 整座东平郡王府ꓹ 甚至要比天子宫城还要奢华!
安禄山听了,自然大喜过望。
一来,他一个杂胡出身的“通译”,没啥太多的爱好,就是喜欢金银珠宝这些东西。
二来,他也从这些事情上,感受到了天子对他的拉拢之意。
末世危機之我能升級 寒月破空
结果ꓹ 严庄就从这件事情上,硬生生看出来了不妥……
重生之洪荒聖人
为啥他能看出其中的不妥之处?
一来ꓹ 严庄乃是安禄山身边的智囊ꓹ 既然是智囊ꓹ 多少也得有两把刷子。
我為系統送快遞 文利
網遊家庭之解迷專家
二来ꓹ 就是因为严庄的身份了,他的身份不同ꓹ 自然看待事物的角度也不同……
严庄ꓹ 明为幽州节度使府掌书记ꓹ 跟高尚一起,两人同为安禄山的左膀右臂ꓹ 以“智囊”之称在幽州被尊称为“严夫子”,实则,他还是幽州弥勒教总坛的军师,进入幽州节度使府,辅助安禄山这个弥勒教的右护法,本就是幽州弥勒教总坛对左护法的支持。
严庄的身份既然明了,那么他作为弥勒教的军师,一直以来都是一心一意地想要壮大教派,之所以屈身于安禄山的幽州节度使府,除了表达弥勒教对安禄山的支持之外,就是要借重安禄山这个弥勒教右护法,身为幽州河东两镇节度使手中的兵权,达成弥勒教最终的的目标,推翻大唐,建立地上佛国!
所以严庄此人看待问题的角度,跟常人相比别有不同。
一般人,作为大唐子民,看到李老三次对安禄山的恩典,只会感觉皇恩浩荡,最多幻想一下自己,如果也能提兵出塞作战,一战功成之后马上封侯,也能沐浴在皇恩之中,也体会体会这种来自天子的温暖。
冷情總裁強占我 遊醜醜
但是严庄,却从安禄山的“高光时刻”之中,看到了背后的危机。
安禄山离开幽州前往长安之时,身为幽州节度使府掌书记的严庄,本该坐镇幽州,替安禄山处理幽州节度使府之中的相关政务,除了军旅之时不管之外,其他事情都应该以他为主才是,但是他却坚决要求随同安禄山一起前往长安城。
安禄山无奈,只得将幽州节度使府的相关工作交给推官高尚,然后带着严庄一同上路。
在路上,严庄问安禄山,“天子李老三对你,为什么这么好?”
安禄山没当回事儿,直接回答:“天子让我镇守幽州、河东两镇,保持对塞外胡人的威慑,以此来安定大唐边疆,好让他自己能够在长安城安心享乐,他不对我好点儿,谁给他卖命干这些事儿?”
严庄随后追问,“如果现在塞外胡人不稳的话,怎么办?”
安禄山回答,“塞外胡人不稳,那必然是派我出兵,教训塞外胡人。”
严庄点头,继续追问,“如果你出兵塞外,无论输赢胜败,其后果,你想过没有?”
一句话,把安禄山给问愣了,出兵作战,无外乎就是那么两种结果,或者胜,或者败,这本身就是结果了,还有啥后果不成?
而且他也注意到了严庄的用词,“后果”,难道这里面,还有啥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两人的对话到了这种程度,安禄山也知道严庄必然话中有话了。
“还请夫子指教!”
严庄点头,开始给他分析。
安禄山提兵出塞,对战胡人,其结果,确实只有两种,或胜或败,这两种结果虽然不同,但是也会触发相同的结果……
百花一葉陸小鳳 竹亦心
那就是……
死无葬身之地!
第一种,败!
大唐极重军功。
有功,赏赐极其丰厚。
相应的,战败,惩罚也极其严厉。
提兵出战,一旦战败,必然到京城受审,即便非战之过,也不过勉强保住一条性命,官职品觉,都会一撸到底,最后落一个“白身军前效力”的结果。
这是有实例的。
大唐名将薛仁贵,在太宗朝跨海征东、攻打高丽,战后论功,人家乃是首功,不但一战封王还得以图标凌烟阁。
他儿子,薛讷,作为将门虎子,在成长阶段就备受大唐军方的关注,等到成人之后,统帅兵马前往西域作战,一战而败,被提到长安受审,查明非战之过,当时武后临朝,直接下令,取消一切官爵品级,令其白衣军前效力,直到后来缓慢积功,这才重新成长为一名将帅,主导了大唐开元二年的临洮之战,大胜之后才算保住了他薛家一门的名声和品爵。
开元二十三年,安禄山塞外战败之后回洛阳受审,之所以能够被天子李老三特赦活命,一来是因为谢三郎被“调虎离山”派往长安城公干,二来是因为李老三身为堂堂开元天子,在朝堂之上有一言九鼎之威势,三来,也未尝没有“薛讷故事”存在的原因在里面,要不然的话,即便李老三想要特赦安禄山,也难以说服当时的大唐首相张九龄。
回到眼下,在严庄的假设之中,如果安禄山提兵出塞战败而回的话,朝廷对他处理的结果,最大的可能,就是“白衣军前效力”。
这个没辙,你战败就是战败了,即便天子再信重你,也不能和大唐的整个军功体系作斗争,能够保住安禄山一名,令他从大头兵开始,重新“白衣军前效力”,已经是好得不能再好的结果了。
但是,严庄却不这么看。
以他的推断,一旦安禄山战败塞外,朝廷对他的处置,一定会严苛很多,安禄山甚至连“白衣军前效力”的机会都不会有,毕竟,如今不再是开元二十三年了……
因为两个人。
第一个人,张守珪。
弘治帝後
开元二十三年的时候,张守珪是当时的幽州节度使,那是安禄山的干爹!
淑女本色,鬼王的新妃
朝廷如何处置塞外战败的安禄山,他没有资格指手画脚,但是安禄山被罚“白衣军前效力”,直接扔到幽州敢死营的时候,人家堂堂幽州节度使还能没办法照顾一二吗?
纵然不能直接把安禄山从幽州敢死营之中捞出来,但是安排几个亲卫保护,在战后论功的时候倾向一二,那不都是随手的事情吗?再不济,也能保下安禄山一条性命吧?
现在呢?
安禄山本就是幽州节度使,如果被罚“白衣军前效力”的话,还有人能保着他吗?
节度使一朝失势,被降为最低等的大头兵,还留在幽州方镇之中,那些以前看安禄山不顺眼的下属,那么以前被压制的人员,甚至以前因为赏罚不公而心生怨怼之人,不得全都跳出来?
安禄山想活命?
先看看有多大的仇吧!
就算这种所谓的“仇”不大,不死也得让安禄山脱一层皮!
再者说,朝廷还得派人继任幽州节度使呢,不能说你安禄山战败被罚“白衣军前效力”了,朝廷就对整个幽州方镇放任自流了,肯定会派人接任啊……
到了那时候,新任的幽州节度使,知道前任的幽州节度使就在麾下当个大头兵,他会怎么做?
就算人家自持身份,不会明确地表现出要弄死安禄山的意思来,但是那些幽州兵将呢?说不定就有哪一位“聪明人”,直接出手替新任幽州节度使把事儿办了,以此来讨新任上官的欢心……
安禄山还想活命?
做梦去吧!
第二个人,谢三郎!
开元二十三年,人家还仅仅是一名正八品上的监察御史,就因为安禄山战败塞外,让四万边军埋骨他乡,动律法,走人情,拎刀子自己上,不惜炮轰金銮殿把天子李老三气得拂袖而走,自己更是提着刀子追到黄河了,就是要一心一意地把安禄山弄死!
现在呢,人家乃是天下闻名的汜水侯,更是坐拥天下盐铁使、大唐海疆防御使、淮南节度使,简直一手掌握了大唐经济命脉的半壁江山,本职,更是成就了御史中丞,这也就是人家还驻节扬州没有回到大唐中枢,只要他能回到长安城,恐怕朝廷对他的第一项任命就是御史大夫这个御史台的老大。
你安禄山跟谢三郎的恩怨,不用多说了吧,你还敢再次兵败塞外?
人家谢三郎可不是那个开元二十三年的小小监察御史了,现在能够动用的资源绝对超乎别人的想象。
面对再次战败塞外的安禄山,说不定人家直接动手就能弄死了!
总的来说,现在的局势,对安禄山极为不利,相对于开元二十三年,能够照顾他的张守珪早就撒手人寰,和他水火不容的谢三郎,实力却增长得超乎想象,甚至已经远远超过了安禄山这些年的实力增长……
这叫什么?
这叫此消彼长!
安禄山只要是敢战败,要不就直接被朝廷枭首,要不就被朝廷罚做“白衣军前效力”,他一回幽州方镇,以前的私仇,日后讨好新任幽州节度使的利益所在,就会如同两条绳索一般,死死地勒在安禄山的脖子上!安禄山能活过半年,都是幽州方镇那些兵将没能耐!
简单点,一句话,只要安禄山战败,无论何种情况,必死无疑!就算他邀天之幸暂时不死,谢三郎也一定借这个机会弄死他!
面对严庄的分析,安禄山无言以对,他不得不承认,严庄分析得鞭辟入里。
他也曾想过如果战败之后会如何,当时自己构想的时候,主要是琢磨谢三郎会如何了,他倒是有信心借助现在天子李老三的宠信,顶住谢三郎的第一波进攻,但是他却忽略了,如果跟开元二十三年一样,再一次“白衣军前效力”的话,幽州方镇的兵将却不会放过他!
也就是说,即便他能抗住谢三郎的明枪,也难以躲避来自自家身后的暗箭!
这么一看,还真是,坚决不能战败了,一旦战败,必然死无葬身之地!
“那战胜呢?只要保持幽州方镇对塞外胡人不败不就是了……”
关于这一点,安禄山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幽州方镇,毕竟是整个大唐边军十大方镇中实力最为强横的,安禄山坐拥兵马八万,还不算河东方镇的军事势力,以这样的实力,面对塞外居无定所的胡人,虽不敢说能够一战功成,但是防守住幽州防线,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得……
但是让安禄山没有想到的是,严庄竟然在他的注视下,神情凝重地摇了摇头。
“战胜,你也必死,因为四个字,功高难赏!”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