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25xlc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劍宗旁門 txt-第四百五十九章 封魔之柱-3s3k7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跳动的肉块令苏礼心中不安极了,没想到镇岳印竟然都无法压制这块肉……也难怪会把冬神玄冥给耗死了。
如今已然到了这孤注一掷的时候,苏礼也没有再去多想其他。忍耐着身体脏腑碎裂的痛苦,他强行施展法力再次运用起了那一门才练成一点的神通……东天门柱!
法力组成的门柱直接压下,杵在了那肉块上面,使之明显向下压了一些。
而后镇岳印再次加上,压在门柱顶端,想要给这东天门柱增加砝码,好将其下的那肉块给碾碎。
这一下加码总算是及时,毕竟东天门柱单独拿出来使用,那也是能够与元婴洞冥境对刚斗法的顶级神通。
歡樂蟻族 藍澤
肉块被压制住了,只能做一些徒劳的尝试企图反抗这种镇压。
“东天门……你果然和椿那个愚蠢的女人有关联。”冰壁倒影中的玄冥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主要更让她难以置信的,还是好像看起来苏礼竟然真的能够镇压那邪魔……
“切,还不是因为本君已经消灭了它的本体然后又和它消耗至此?”
她不服气地说道……
她有理由不服气。
这‘深渊之子’的本体无比恐怖,她却是只身对抗差点没能打得过。
如今更是用自己的神体与这邪魔残体对耗至此……只是感觉快要耗不过了,才会想办法脱身罢了。
苏礼在她看来那就是捡了她的便宜……可话又说回来了,这种便宜本身也是要有能力才能去捡的!
一边忍受疼痛一边还要施法的苏礼没有去理会这玄冥上神的嘀咕,在他将那肉块镇压稳妥了之后,他就准备动用万树花开了!
椿的头发,海棠的身体,此时苏礼手上的翠玉手环已经蠢蠢欲动……以神力加持它然后施展万树花开,绝对会是比以往任何一次的施法都要强大。
然而就在他准备下一步绝杀的时候,那肉团却是先他一步做出了举动……
他只觉得手中反抗猛地一松,东天门柱就直接砸落了下去!
“咚!”
野蠻王
那一团烂肉铺散了开来,这是怎么回事?
苏礼猛然感觉到了一个庞大的意识钻入了他的大脑……
他一下子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肉团中的意识是整个‘深渊之子’的意识浓缩,要想维持这种意识的长时间活跃显然消耗极大。
这区区巴掌大的肉团能维持起主体意志多长时间?
而且这种生命很有意思,明明是意识诞生于血肉之中,可如果这意识脱离原本的血肉夺舍了新的躯体,却也能将那躯体给异化成它原本的样子。
先前它想要夺舍玄冥应该算是失败了,空耗两万多年,已经算是油尽灯枯。
如今它又想要来夺舍苏礼了……
纵然苏礼的灵魂有小封印术防御,但是这一次的‘深渊之子’意志太强了,哪怕已经被玄冥给消耗了两万多年也太强了。
在这个意志侵入他脑袋的第一时间,他就感受到了恐怖的压迫力与侵蚀力,他那小封印术的防御在这一瞬的冲击下就摇摇欲坠……
这也是他第一次遇到自己的小封印术要维持不住的迹象……事实证明他的这小封印术也不是万能的,总有一个上限。
只是就在他要维持不下去的时候,那深渊之子的意志却是忽然间在苏礼的脑子里发现了另一件好东西……一整个完整的还在孕育中的小世界!
这对于深渊之子来说就是最大的诱惑……它甚至等不及去吞噬苏礼的意志,而是直接钻入了这小千星界之中。
苏礼暂时性地就感觉压力一轻ꓹ 但随即却无比地担忧了起来……那小千星界可是在他的脑子里,可别出问题了啊!
再一次后悔没有听海棠的话ꓹ 否则他如何会陷入这种绝境中?
然而就在他后悔的时候,脑袋里却仿佛听到了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是从那小千星界中传出的。
好像那深渊之子的意志遭遇到了什么很倒霉的事情?
他有些后知后觉地想起来,那小千星界中可是正熊熊燃烧着淬炼用的业火呢。
奢侈品男人
契約休夫:全能王妃
他不顾自己肉身的伤势严重ꓹ 连忙内视观察颅内小千星界的情况……
却见一个灰蒙蒙如同鹅卵石一般的球体存在于他的脑袋里,然后一丝丝黑色的火焰在表面跳动ꓹ 仿佛有有什么东西想要从里面努力钻出来。
然后真有东西钻出来了……那是一团因为业火燃烧而仿佛有了形体的迷雾,也就是深渊之子的意识体!
綜漫之牲口也穿越
它带着燃烧的业火从小千星界逃离出来……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个凡间的小修士脑子里居然藏着这么危险的东西。
它也不敢再在苏礼身上呆着了ꓹ 却是顺着苏礼的手臂以及他施展的东天门柱ꓹ 一路向下想要回到自己原本的‘躯体’中。
虽然原本的‘躯体’已经被杵成了肉酱,但是它不挑食,花点力气就能够恢复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它怎么也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苏礼竟然是忽然施展小封印术,将这股意识给封闭在了他的东天门柱内!
这股意识若是方才或许还能够挣脱小封印术,但是因为在苏礼的脑子里过了一圈……其实是被小千星界中的业火给烧惨了,以至于竟然是无法挣脱了。
于是他在东天门柱中左冲右撞想要脱离而不可得ꓹ 反而是自己带着黑色的业火将这整个法力柱体中晕染得一片漆黑。
恍然间,原本仙气缭绕的东天门柱画风就这么变了ꓹ 变成了一根魔气缭绕业火升腾的‘魔神柱’。
偏偏苏礼还不敢将之解开ꓹ 因为一旦解开就意味着里面封印的深渊之子意识就此脱出ꓹ 所以只能暂时维持着这道神通ꓹ 直至那深渊之子的意识被业火烧尽才算是终结。
“好烦,金丹的法力至少要被牵绊住三分之一了……”苏礼感受了一下维持这个神通的消耗就觉得心累。
女尊之褻瀆皇權gl
不过现在可不是想这些的时候ꓹ 他还得要恢复自己的伤势。
这种重伤对于凡人来说当然是必死的ꓹ 可他是金丹真人了ꓹ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还是个有神职的神灵!
直接以神术恢复ꓹ 他的身体内那些缺失的器官立刻就开始重新生长起来,反倒是令他感受到了又疼又痒的双重煎熬。
但没办法,要想快速恢复就必须这么做。
而且他还决定千万不能让椿知道他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不然几乎可以肯定自己一定会被‘禁足’在剑崖下的。
就好像是个惹了祸的顽皮小孩,怕家中大人发现了他惹的祸,所以就想拼命掩盖。
他的脏腑器官快速恢复,随后又解开了那边的封印将肉肠给放了出来。
太蒼之龍
肉肠出来的第一时间就跑了过来,双眼晶亮地在他身上小心翼翼地蹭着,确定他并无大碍才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别担心,我没事了……带我出去吧。”他说。
同时他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这四周,却发现原本还在旁边看热闹看笑话的冬神玄冥已然消失无踪。
苏礼很是有些烦恼,这冬神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是已经脱困而出了?还是只能继续留在这极冰浮岛,只是不愿理会他而已?
想不通,而且也是没有任何反应的样子。
最终无奈,苏礼只能忍着疼痛喘了一阵子气,然后才站起身来将那封印了深渊之子的‘封魔柱’扛起在了肩上。
然后他翻身爬上肉肠的后背,立刻就有许多洁白的毛发纠缠在苏礼的身上,替他充当支撑与帮扶。
肉肠的细心呵护让苏礼又是感动又觉得没必要,但还是微微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随后肉肠纵身一跃,就从那头顶原本苏礼掉落下来的冰窟隧道原路返回……
他们也要快点回去了,也不知海棠将消息传递回去以后,剑崖教对永夜城发动的攻伐效果如何了?
先前他已经特意关照了‘主动投靠’的晓通真人,若是回去时遇到了剑崖教的攻伐者,或可提供一些帮助。
进来的时候一路滑下十分迅速,却没想到要回到上面时却困难重重。因为冰川运动,这通道许多地方都已经不通了。
还好肉肠还要打洞的专长,可以把那些挡路的冰块都给刨开,他们才能继续返回……
在这个过程中苏礼依然在竭尽全力地恢复他的身体,在神力的加持下,应该在爬出这冰窟回到冰面上的时候就能够完成体内器官的生长了。
当然这些新生的器官会十分虚弱,依然需要一段时间来恢复、休养,就好像当年的姬练一样。
女裝大佬的家教日記 楊證道
西遊之黑山妖君 貓虔
……
只是他们离开之后,那冰冷的洞窟中却发生了十分诡异的一幕……
那一团血肉,也就是被苏礼用东天门柱给杵烂了的血肉,竟然在一阵蠕动之下又聚合在了一起!
深渊之子得意志已经毫无疑问地被苏礼给带走了,那么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一团血肉再次聚合之后却没有像先前那样展现纯粹的血肉特性,而是满满地呈现晶莹的冰质化……
随后寒冰凝结成冰胎,将这血肉给彻底包裹起来。
“咚!”
“咚!”
帝心蠱,多情誤 送你一顆小橘子
血肉之中仿佛传来了心脏跳动一般的声音,却仿佛有生命在其中孕育,等待破壳之机。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