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c1v6i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古玩之先聲奪人-第兩百六十一章 意外之喜讀書-e6kh9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赵琦从警局出来的时候,关哲安也到了,他也从人群中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关切地问道:“警方那边怎么说?”
“还有一个没有到案。”赵琦挠了挠头,内心颇有些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之感。
关哲安安慰他道:“你也别太担心了,这么猖狂的人毕竟少见,而且相信警方肯定会尽快抓住那家伙的。”
赵琦强颜欢笑:“希望吧。”
“说点还算高兴的事情。”关哲安打开袋子给赵琦看:“你看看这里面是什么?”
赵琦朝袋子里面看去,发现是一些瓷片,仔细看,应该就是刚才那只被摔碎的青花杯,他之前下意识就觉得不可能是好东西,否则也不可能被这么粗暴对待,但现在看关哲安的意思,这是一件真品?
他从袋子里拿出一片瓷片,特征非常明显,胎质细白,非常轻薄,釉色清润剔透,青花发色青翠鲜蓝,明静沉丽,艳而不俗,这是典型的康熙中期官窑的青花发色。
他又看了几块瓷片,杯外外壁表现的是“叱石成羊”的画面,人物描绘的相当精细,这个典故语出事本晋葛洪《神仙传·黄初平》,寓意修成正果、点石成金。另外,圈足内以青花书“大清康熙年制”六字双行楷书款。
不朽星 廢稿三
赵琦看过之后,非常惊讶:“这确实是真品,而且清代早期的官窑瓷器中,于小尺寸杯壁之上描绘如此精细的人物图,极为少见,可以说是康熙青花杯之中的精品。”
“光是这杯子,就能值二十来万吧,那家伙是脑子有坑吗?为了抢你的钱,把它给摔碎了!”看着这么精美的杯子被毁,关哲安觉得非常可惜:“好在碎片还算完整,找个修补的老师傅说不定还能挽救一下。”
赵琦想了想:“走吧,咱们再进去一趟。”
关哲安有些不太理解:“干嘛,你还准备还回去啊!”
赵琦说:“如果这只杯子有可能是那家伙的,我也没那么好心ꓹ 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原主很可能不是他ꓹ 自然要还回去。”
赵琦做事,有所为,有所不为ꓹ 换位思考,如果丢了东西的是他自己呢?
回到警局ꓹ 赵琦把情况说明,果然跟赵琦猜测一的样ꓹ 这只青花杯实际是他在一个摊位上顺的。
关哲安挠了挠头ꓹ 心里还有些不好意思,因为这个摊主他也认识,平时关系还不错,于是便打电话通知了他。
没一会,摊主马三儿心急火燎地赶到了,看到了被摔成碎片的青花杯。这么值钱的一只怀子,就这么毁了ꓹ 他摧胸顿足,心痛如绞ꓹ 关键那家伙肯定没钱赔偿ꓹ 想想都欲哭无泪。
从警局出来ꓹ 关哲安看着马三儿的脸像包子褶一样ꓹ 拍了拍他的肩膀:“马三儿,别这么哭丧着脸啦ꓹ 你其实可以换个角度想想ꓹ 就当东西被便宜卖出去得了。”
地府送葬人
马三儿瞥了他一眼:“你这不是屁话吗?哪有这么安慰自己的?”
“别以为我不知道ꓹ 你就是走眼了,不然这只杯子能被他顺走?”关哲安戳穿了他。
以关哲安对马三儿的了解ꓹ 如果他知道这只杯子是真品,还不得里三层外三层地包起来。
马三儿哭丧着脸道:“关键我现在知道了它是真的啊!”
关哲安摊了摊手:“东西都摔碎了,除了找个老师傅把它补好,还能怎么办?”
马三儿闻言长长地叹了口气:“唉,也只能这样了!”
关哲安又问:“对了,这杯子你是从哪进的?”
“对喽!”
马三儿一拍大腿,急忙想跑,关哲安一把拉住了他:“诶,见者有份!”
马三儿犹豫了一下:“带你们去不是不行,但咱得按规矩来。三百块钱车马费总要的吧,要是你们看上了东西,回头可得给我五个点,我说的是市场价。”
赵琦对此事没有意见,关哲安也答应下来:“这个到是没问题,但东西得让我们先挑。”
“我都说了按规矩来,肯定让你们先挑,我买不买的无所谓。”
馴愛,晚上回家玩惡魔 夜神翼
“那行,咱们现在去哪?”
马三儿说:“城南,我去叫辆车,咱们坐车去。”
赵琦表示要先回酒店换身衣服,他的衣服被匕首刺破了,好在匕首刺在他的皮带上,否则多少会带点伤。
赵琦换好了衣服,大家又一同吃了早点,这才叫了辆面包车出发。
马三儿的杯子是一个外号叫“书生”的藏家手里买的,这个人完完全全就是个死读书的,认为书本上的知识就是对的。
以这样的想法搞古玩收藏,结果可想而知,往往实物和书本上有一点点差错,他就认为有问题,以至于他购买的藏品从外观来看,简直和书上一模一样。
想想看,只有博物馆才有的瓷器珍品,同一种类,他家里居然有好几件一模一样的,别人告诉他东西不对,他还急眼,说别人夏虫不可以语冰。
而且书生酷爱收藏,到什么地步呢?他晚上睡觉,如果在妻子和古董之中选一个,他宁可抱着古董,哪怕睡卫生间都行。
蓋世雙諧 三天兩覺
痴迷收藏到这种地步,家里人哪受得了,前几年,他的妻子就带着女儿回娘家了,结果他还是不思悔改,之后没过多久就离了婚。
书生毫无节制的收购古玩又不卖,手头一直比较紧张,而且他还得了高血压,需要每天吃药控制,一个月药费也不少。前段时间,他手里没钱了,没办法,只能卖掉藏品。
他联系了好几个买家,到他家一看,全都直摇头,有的虽然说可以买,但价钱却他和想象的相差甚远,他又舍不得卖。
但降压药不能停啊,再舍不得卖也得卖,于是他一边心里痛骂这些商人都是吸血鬼,一边也只能以他认为极其低廉的价格卖掉几件,以解燃眉之急。
马三儿正是在这种情况下,买到的那只青花杯,当得知青花杯是真品时,他一万个不信,要不是打电话的是关哲安,他肯定会认为是骗子。
书生三十来岁,本人给赵琦的第一感觉,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形象,但看起来比较木讷。
书生看到马三儿,嘴里就忍不住嘀咕起来:“怎么你这个奸商又来啦!”
“牛老师(书生姓牛),你这话就有些没良心啦,你扪心自问,我从你手里拿的东西,哪件没比别人贵一些啊,如果你不欢迎,那我们就走啦!”说着,马三儿作势欲走。
“行了,行了,别装腔作势的,如果你亏了,难道还会再来?”书生让开门,让三人进屋。
從此不說我愛你
书生住的地方还是单位分的职工宿舍,小三居,一进屋给赵琦的感觉,脏乱差,屋子里被各种各样的东西堆的满满当当,都快没有落脚的地方了,而且长时间没人打扫,屋子里还弥漫着一股怪味,差点把赵琦和关哲安给直接熏走了。
别说赵琦他们,连马三儿这样不是很重视卫生的人,每次来都有些受不了:“牛老师,我觉得你还是再找个伴吧,不然再这么下去,这屋子都不是人待的地方了!”
书生不以为然:“我平时又没亲朋好友窜门,自己待着觉得舒服就行!”
马三儿听了十分无语:“那你干脆睡这些玩意儿上面得了!”
“你当我傻啊,睡在上面不会把东西压坏了?”书生去拿杯子,准备给大家泡茶。
赵琦觉得好笑,是个正常人都知道不能睡,结果他先担心东西压坏,看来这人真的魔障了。
书生拿来杯子,给大家倒上白开水:“我这没茶叶,大家将就着喝吧。”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