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e13xc火熱小說 七海揚明 txt-章四八六 求變推薦-souie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桑结嘉措深深的看着大学者,眼睛里闪过了一些狠辣:“你已经做出了选择吗,罗桑,站在汉人那边,站在我们信仰的对立面。”
“不,我这样做恰恰就是为了我们的信仰。桑结,不要再蒙骗自己了,你做的这些根本不是为了信仰,而是为了权力,你想要做的不是黄教信徒的守护者,而是他们的君王。你担任第巴已经很多年了,僧侣和信徒因为你而过的更好吗?黄教因为你而得到弘扬吗?都没有,事实上,汉人皇帝比你做的要好的多,至少在藏地之外,不论是僧众还是信徒,都比我们这里要好的多。”大学者神色淡然,话说的坚定,但却无一点斥责。
桑结嘉措:“你从未出过藏地,你怎么知道?”
“是啊,我从未出过藏地呀,或许我也该出入走一走了。”大学者似乎被触动了什么,默默然说道。
桑结嘉措知道,按照藏地的传统,下一世上人会是眼前这位大学者的弟子,而在上人成年之前,藏地大部分的宗教权力也该由大学者执掌,桑结嘉措认定大学者对信仰不够坚定,才做出现在的事,他篡权,世俗的军政大权篡夺的事和硕特汗王的,而宗教和信仰方面则是篡夺的眼前这位大学者的,可是大学者从未有过对域外势力抗争的表现,逆来顺受和明哲保身是他的一项做派,一直以来对上人就是如此。
“罗桑,你知道放弃的代价吗?”桑结嘉措看着大学者的眼睛,问道。
大学者微微一笑:“我知道,汉人的士兵会进驻拉萨、日喀则和他们认为需要管控的城市,他们会在这里建立所谓的绥靖区,管理藏地的人,无论僧俗不分贵贱。如我这样顺从的僧侣会得到优待ꓹ 享受殊荣,但你ꓹ 藏地的第巴,则会被另外一个忠顺于帝国的人取代。
但是,僧侣们不能再随意的欺骗和剥削百姓ꓹ 贵族也不可以任意的奴役农奴和平民,黄教的僧侣会越来也少……..。”
桑结嘉措听到大学者如此诚恳的说ꓹ 虽然有些是与他观点一致,有些则是不愿意听的ꓹ 但他不想大学者继续说下来ꓹ 上人过身之后,他只用了一瞬间就决定继续上人与帝国争权夺利的事业,但他发现,当这个强大的世俗政权开始认真起来的时候,自己所掌握的力量是那么的渺小。
阿里地区已经不服从管理,和硕特的贵族与拉萨保持距离,藏地的寺庙和僧侣在雪域之外的富庶地方有了财产ꓹ 就连信仰坚定的大学者都被引诱,除了围绕在自己身边ꓹ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那群人ꓹ 几乎一切都变了。
“不要再说了罗桑ꓹ 你既然知道后果如此严重ꓹ 为什么还要支持汉人呢?”桑结嘉措打断了罗桑,高声问道。
大学者则是反问道:“桑结ꓹ 放弃抵抗的结局悲惨ꓹ 难道一意孤行就有美好的未来吗?”
桑结无法回答这个问题ꓹ 或者说这个问题的答案是不能说出口的,在当初决定继续与汉人斗争的时候ꓹ 他以为可以团结藏地的一切势力,和硕特的汗王甚至于藏传佛教的其他教派,然后联络山南的次大陆势力,莫卧儿帝国的皇帝甚至于帝国皇帝的那个兄弟,这也是上人所一直要做的,可是两年多来,一切都变成幻影。
藏地的各方与他离心离德,而次大陆的势力也表示无能为力,自己的对手太强大了,强大到已经让很多人心生无力,而这个对手又太过于开明,愿意与任何势力合作,次大陆的势力也更愿意与之交好,而不是为敌。
蛇血欲焰 往事悠悠
不要睡我的床 舞夜星空
梅夫人的生存日記 花日緋
最终,桑结嘉措选择了离开,而大学者则是告诉他,假如明年春季帝国的皇帝仍然驻跸于关中,他会前往谒见,桑结嘉措没有回应。这件事根本不用向他打招呼,第巴的权限再大,也管不着大学者,毕竟上人是大学者的师父,而不是他桑结嘉措。
当桑结嘉措离开之后,佛像后面走出一个胡子拉碴,身着华丽僧袍的男人,他恭敬的对大学者行礼,说道:“桑结嘉措实在是太固执了,而且胆子太大,连上人过身这种事他都敢隐瞒,看来这些年,我的避让让他变得自以为是。”
無雙武神
这个中年的男人就是和硕特汗王朋楚克大汗,而在他说话的时候,大学者为他斟茶一杯,朋楚克很是荣幸,这位固始汗的直系后裔对黄教有着虔诚的态度,而且并不眷恋权势。
“这其实不怪他,是上人的传承,上人这辈子,做的最错的事就是没有前往帝国,认真了解这个新生帝国的实力。他以为那就是几千年中一个普通的中原王朝,但实际上,他完全错了。”大学者说道。
朋楚克没有点头也没有反驳,对于他来说,上人就是天上的神佛,不允许对其有任何的置疑,也就只有大学者这样同等的人,才敢在他面前说几句不是。朋楚克问道:“桑结嘉措是上人遗留在世间的珍珠,他被上人视为眼睛呀,现在却不听从您的规劝,真不知道他会走向什么邪路,尊敬的大学者,请问还有什么能规劝他回归正途吗?”
见大学者微微摇头,朋楚克问道:“我准备来年从青海迁移到当雄,并且移牧青海左右两翼部分部众过去,您以为这样会让他有所收敛吗?”
当雄位于拉萨的北面,又和硕特人的达木八旗,这本身就是和硕特汗王直辖的部众,只不过朋楚克大汗继位之后,对黄教和上人过于虔诚,而帝国又在青海建立了西宁绥靖区,不少和硕特族和藏人前往投奔,所以朋楚克就移驻青海,现在提出返回,显然是想给桑结嘉措一个震慑。
大学者摇摇头:“我认为,桑结嘉措已经无路可退,他也不想后退。”
在大学者看来,藏地的贵族、寺庙乃至和硕特的汗王都是可以被帝国接受的,唯独不包括桑结嘉措这个第巴,除非帝国愿意封他为藏人的领主,可这是完全不可能的。
“但是我不能让上人遗留的珍珠沉沦………..。”朋楚克为难说道。
大学者叹息一声,说道:“你即便把兵马开进拉萨城,也不会让他动摇分毫的,大汗,如果你执意要给他一个幡然悔悟的机会,只需要做一件小事就可以。”
“什么?”
“找个机会告诉他,您在扎什伦布寺,而且准备一个冬季都在这里听我讲经。”大学者说道。而朋楚克闻言,细细思索,明白了过来。
第巴这个职位,理论上来说只是上人的总管,管理着隶属上人的寺庙产业,当然,当年两大上师邀请固始汗入藏,建立和硕特汗国之后,固始汗把大量的人口和土地分给了上人和大学者,比如前一世的大学者就分到了日喀则地区的十个溪卡,而上人在过去几十年也从和硕特汗国那里攫取了大量的土地和百姓,第巴管理的人口和土地已经超越了汗国的汗王朋楚克。
按照法令,第巴是要由大汗任命的,至少得到大汗的认可,朋楚克其实并不喜欢桑结嘉措,所以在上人第一次委任桑结嘉措为第巴的时候,朋楚克没有表态,上人因此只能任命了其他人,最后桑结嘉措成为第巴,也是上人从中调和,得到了朋楚克的默认。
但是现在,上人过身了,饶是桑结嘉措已经选了灵童,也还是个小娃娃,藏地宗教大权在大学者手上,而朋楚克则是大汗,两个人只要认定了,就可以更换一位第巴,夺走桑结嘉措的权力,完成一场不流血的变革,这也是大学者让朋楚克告诉桑结嘉措行踪的缘故。
朋楚克离开之后,大学者依旧没有起身,而是轻轻拍了拍手掌,在侧殿之中又走出一个年轻人,正是澹台云风,澹台云风没有按照大学者的指示坐在对面,而是选择站在一旁,他轻声说道:“大学者,皇上的意思是让您劝说朋楚克大汗前往关中朝觐,并且在合适的时候委任他的儿子厄齐尔为第巴。而您却没有这样做,反而把这个办法告知了桑结嘉措,这很不友好。”
“你不了解朋楚克,他是一个虔诚的人,他讨厌桑结嘉措,却不是因为桑结嘉措抢夺他的权柄,而是桑结嘉措本身,在上人还活着的时候,很多人传言桑结嘉措是上人的孩子,而这些人却不敢在朋楚克面前说,因为那样会丧命。
可是现在上人死了,朋楚克就不会讨厌桑结嘉措了,反而还会看在已经过身的上人面前上尽可能的庇护他。”大学者看着澹台云风的眼睛,说道:“如果我直接劝说朋楚克换一个第巴,他不会同意的,因为他知道,他和我都无法在帝国手中庇护得了桑结嘉措,他要为桑结嘉措找一条活路,体面的退出。
年轻人,你从大皇帝身边来,应该对政治不陌生,但藏地的政治里是有佛法的,信仰掺杂在其中,和你所知的并不完全相同。”
澹台云风确实对藏地不甚了解,他说出了心中的见解:“可是我不认为桑结嘉措会老老实实的走朋楚克大汗安排的道路。”
大学者点点头:“那又如何呢,桑结嘉措选择退让,自然是藏地的福气,但如果他继续邪恶的道路,也会因为今日的变化而做出反应,我们已经确定上人已经过身了,只要有需要,我和朋楚克大汗都可以把这个消息公开来,而没有了这个庇护,他的一切权柄都来自于第巴的职位,这是他万万丢不得的。
我想他会自立为王吧,那个时候,一切不都顺理成章了吗?大皇帝陛下是要求变来应变,扶持厄齐尔去当第巴是不过也是这个目的,我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更为顺畅的办法罢了。”
我來自遊戲世界 神奇路霸
“好吧,上师,您说服了我,我会把这一切全都告知皇上的。”澹台云风认真回应说道。但是他心里却知道,桑结嘉措的办法可不只是自立为王那一个,那是最极端的一个,而大学者却珍而重之的提出来,那么说明大学者也有所保留,更有所图谋。
桑结嘉措离开扎什伦布寺的时候脸色铁青,他是来寻求支持的,但得到的却是拒绝,他不知道大学者一旦去见了帝国的皇帝会是怎样个结局,他知道必须要尽快做出选择,当他坐在马车里随着颠簸思索的时候,外面响起了争吵的声音,桑结嘉措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是前面路被堵住了,第巴大人。”有人回应说道。
“混账,谁敢堵我的道路,你没有告诉他们这辆马车的身份吗?”桑结嘉措怒道。
但是他掀开帘布的时候,却看到了更为混账的画面,自己的手下正被一群人殴打,而堵住路的是装载货物的车还有骆驼,这样的车队定然不会有什么尊贵的人,但肯定属于某个尊贵的人。
邪門兒
無良天尊
“第巴大人又怎么样,这是大汗的货物,你们这个狗东西……..。”一个矮壮的汉子皮鞭抽打的很响亮,但口中发出的话更让人感觉刺耳,而这个家伙说话的时候,还不时向桑结嘉措的马车方向看一眼,显然他已经看到了桑结嘉措,但仍然继续殴打,这是就是打给自己看的。
贏來的三寶王妃 雨木林楓
而桑结嘉措眯眼看清楚了打人汉子的脸,眼睛里闪过得却是一丝玩味,说道:“给大汗的货车让开道路。”
“第巴大人,您是…….。”
“给大汗让路。”桑结嘉措再一次说道,这一次的语气不容置疑。
很快,道路被让开,那一队货车过去了,手下低声说道:“刚才听那些狗奴才说话,好像大汗现在在日喀则,而且来了好一段时间了。”
桑结嘉措轻轻点头,招手示意手下走远一点,叫住了刚才打人的汉子:“达实巴图尔,好久不见你了,你的身体重新强壮起来,是因为顺心如意了吗?”
那个汉子淡淡说道:“原来是第巴大人呀,多谢您的关心,我的身体与心情没有关系。”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