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y4ghk熱門都市言情 玉虛天尊笔趣-第五百七十九章星辰果樹熱推-iz8nd

玉虛天尊
小說推薦玉虛天尊
第六卷第一章
道君们回归女娲界,先天大道自发升腾,与九天法度共鸣。
“怪哉,女娲界的元气怎么浓厚这么多?”
道君们走了一遭泰皇墓,神通法力已有昔年旧观。以他们想来,重归女娲界后无异于一群神龙屈居池塘,要不断封印削减自己的法力,适应女娲界这个“蜗居”。
但回归后他们惊讶发现,女娲界元气浓度翻了几十倍。
轰隆——
九天之外,一重阴影缓缓坠落。在落入第九天的那一刻,无数紫霄神雷轰碎阴影,源源不断诞生先天道炁。
“等等!”一位道君惊叫起来:“那是我当年的仙体!”万神浩劫时,他真身被天皇击杀,如今竟然被女娲界给炼化了?
仙肌玉骨在雷霆中不断毁灭,只留下一团难以分解的本源,变作一口仙兵。
道君连忙出手,将这把仙兵收回来。
看着玉尺仙兵,他欲哭无泪。原本打算飞升后拿回仙体,可万万没想到,仙体竟然被女娲界吃掉,成了一把玉尺。
“这……好亏啊!”
帶我走吧
玄都宫一方,伊道人和桑道君等也露出不妙之色。他们察觉女娲界中多出一缕缕熟悉仙气,正和他们的大道灵韵进行交融。远处,一件件仙兵灵宝飞向他们的大道。
显然,他们的仙体也被女娲界炼化。
“看来,娘娘的宇宙复兴计划已经开始。”青玄法眼落在天渊,散落在虚空中的一具具道尸残骸缓缓飞向女娲界,壮大女娲界本源。
原本,女娲界只是女娲真身指尖的一粒尘埃。任何一位大罗天尊全力施为,都可以将女娲界彻底碾碎。
但在道君离开这几十年,女娲真身指尖的砂砾已经成长为一颗小石子。在这全新的女娲界中,青玄等人并不需要压制自己的修为。他们仍然是女娲界道君,没有达到真正超脱的界限。
“娘娘当年演化女娲界,打算将宇宙大境界搬入女娲界。天仙化作真人,大罗成为道君,而教主们则是真正的证道飞升。怎奈女娲界本源浅薄,区区一尊天神都可挣脱世界束缚,飞升三清境。”
但以后就不同了。
农皇略作沉吟,对在场众人道:“女娲娘娘的宇宙复兴计划,是以女娲界为种子ꓹ 吸收宇宙原本的残骸,从而成长为苍天大树ꓹ 开辟新世界。随着世界壁垒的加厚,一般仙家再难强行飞升。如今趁着天壁尚且稀薄,欲飞升者ꓹ 可速离去。”
道君们闻言,一一陷入沉思。
现在飞升ꓹ 就不用操心未来的九阴绝日。但天皇都没了,九阴绝日再也不是难题。往后的人间界ꓹ 便是真正的宇宙主世界。不飞升ꓹ 似乎比飞升更有利?
毕竟,天皇还有很大一部分力量在三清境的宇宙眼。他们可不打算去堵天眼。
农皇看了一圈,没几个道君愿意开口,不禁暗暗叹气。
也是,未来女娲界吞噬旧世界,便是真正的宇宙基石。他们在人间界可以占据先手,抢占灵山大泽ꓹ 掠夺各种资源。这一点,比三清境那些仙尊神君更有利。
“不仅如此ꓹ 未来教主们也要重新降临人间ꓹ 将天人通道重新续接。”思罢ꓹ 农皇断了劝说众人飞升的心思。
“不过往后这些人想要修行有所精进ꓹ 怕是难了。”
天壁加厚,天仙道果化作太上之境ꓹ 纵然广成农皇之辈也无飞升之望。他们一辈子都要在道君层次打转。
不过那时ꓹ 也没什么天界、仙界之说。容纳整个宇宙元气的女娲界ꓹ 本身就是天界,是仙界ꓹ 是万界源头。届时女娲界周边的附属洞天世界,会化作全新的诸天世界。至于三清境,便是大罗天了。
“届时不仅要重定仙道,怕是修行境界也要重新划分。”
青玄观察女娲界,感受青玄上帝权柄的不断加深,隐约有个冲动。
我要飞升!我要真正的飞升成仙!如果我能在女娲界真正成仙,也就意味着教主境界。或许,自己能演化自己的大道圣境。
“老师的大道圣境是元始,师伯的圣境是无名,娘娘的圣境是造化。我证道后,大道圣境当是‘清微’。”
属于玉清教主名下的一条先天大道彻底升华独立,成为全新的大道圣境。
青玄压抑着心中窃喜,很快又把注意力放在人间。
道君失踪这些年,真可谓“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人间魔气冲天,好些魔君望着天空虎视眈眈。
他随手拍出一击清微神雷,雷光轰入人间界,肆虐魔头当场化作灰灰。
“算算时候,距离紫极大会竟然只剩十年。诸位,咱们离开了好长一段时间。”青玄朗声道:“娘娘的宇宙复兴计划已经开始。女娲界吞噬我辈当年的真身道躯。再过百年,当可复原三界大观。诸位各自返还宗派打理门庭。十年之后,昆仑再议紫极,定仙道法度。”
原本三清印轮流执掌,但青玄强势,伊道人和金灵圣母不愿争执,默许他代表三清道统定下未来的女娲界规矩。
这时,道君们回想起来青玄大道君订立大道相的举动,一个个懊悔不已。
早知女娲界未来有望恢复宇宙大观,他们说什么也要在紫极神图争一争啊。
“不过现在也不晚。下次紫极大会,务必升格我家道相。”
随着女娲界地位提升,那些道相演化的法度就是未来的天道本源。尤其是一品大道相,那就是未来的天帝业位!
天吴感受女娲界本源,看到昊天元气之海浮现的一尊尊道相:“好家伙,陛下开辟的这个世界连天庭模子都搭建出来?昊天高上帝,后土皇地祇、勾陈帝君、紫微帝君、南极帝君,还有……还有东华青玄。这是要走六御啊。不过怎么没看到玉皇道人?”
他回想一下,泰皇墓中就没看到玉皇道君。
于是,天吴询问赤明道君。
“紫极神图罗列诸般道相,显然是你家六御格局,怎么不见玉皇道人?他这未来的玉皇大天尊怎么没露面?”
“他在三清境,老早就飞升了,这一劫就没打算掺和。”赤明道:“等轩辕帝纪时,想来他会下来争一争天帝宝座吧。不过届时,不知轩辕肯不肯相让。你懂得……”
天庭格局,轩辕家也有。拉出太昊帝和神农皇,人家也能搬出五方上帝的阵势。
天吴心中微动,默默思量起来。
他这种古神在每一次天庭换代,都是一场站队。站对了,未来一劫地位尊崇。站错了,立正挨打老实隐居。
“陛下如今升格万神母,但她偏向人族。怕是又要走老路子,先五方帝,再六御帝。不如我先跟人族几位圣皇聊聊,未来混一个水师当?至于再后来,我可以找那俩小子嘛。他俩一个天皇,一个星主,妥妥六御之二。”
想着,他往姬辰那边走。
面对女娲界的元气提升,姬辰神色激动。
“还有一世,再等神农家连山氏归位,就该轮到我们轩辕天下。”
姬辰体内,一道道星光化作帝灵。少昊帝、颛顼帝、帝喾、帝尧、帝舜……未来轩辕天下的一尊尊圣皇,正在姬辰体内渐渐苏醒,已然迫不及待再开一次人道时代。
“快了,很快就到我们的时代。”
……
万寿山,长生道人吞吐先天道炁。九天之上的先天道炁涌入万寿山,通过道人炼化后反哺大地,增强地脉之力。
“不飞升有不飞升的好。贫道辅佐女娲梳理地脉河山,等下一劫又是地仙之祖。”
西方佛国,两位教主静静坐在莲池畔。
有猿牽你來相會
池中九品金莲含苞欲放,里面有一道佛影徐徐讲述三法印、八正道、十二缘起等诸般佛家真谛。
“娲皇这一次小胜‘天怪’,天数回归正道。下一劫,合该婆娑世界之主降世,光大我门。”
……
女娲界气象一新,古道君们欣喜不已,期待着他们的时代再度归来。但天皇阁几位阁主的神色十分不妙。
夙沙氏和金虹氏对视,两人率先返还泰山神宫,顺带也把六代一起拉走。
“等等,我去干嘛?我还要回家陪老婆!”
“哼!臭小子,如今女娲界重塑宇宙,成为万界中心。咱们总要为女娲界土著着想一二,免得日后成为那些古神们的棋子。”
六代不以为然。好歹女娲界也是娲皇开辟,她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再者,农皇根基在这里。他怎么也不会让自家人族成为古神们棋子。不然,当年神农时代的那场人神之争,又有什么意思?
再说,未来还有九代。轩辕帝纪再如何,也是人族一脉啊。
不过对两位前辈的担忧,六代能理解。对那些古神而言,世界不过是他们的游戏。一劫一劫轮转下去,天命定数早就安排妥妥帖帖。
然而,他们这些土著,可不愿意成为古神棋盘上的棋子。
“可惜三代一个没出来,另一个直接走了。不然有他牵头,就更好了。”
我們如夢的青春 袁雲
天雷子看着三位阁主离去,回想这一行经历,默默跟上去。
说到底,他也是土著成道的道君。
至于凰公主,她默默往天空看了一眼,转身返还炎谷。
……
宿钧离开后,回基地取来星杖,然后直奔紫阳洞天。
霍龙娇这些年参悟斗姆道相,已然跨入道君之境。此刻,她正跟好友纪清媛品茗赏花。
听闻宿钧归来,她对纪清媛笑道:“他们好像回来了。你那师兄应该也能执掌神庭,不需你坐镇辅佐,耽搁咱俩清闲玩耍的时间。日后,你有功夫多来紫阳府陪我。”
纪清媛惊闻众道君归来,难掩面上喜色。
“师姐和师兄能归来,那可太好了。”
“既然勾陈神庭无须我过问,日后我便来这里陪你。”
说着,她打算离开,去寻妙玉任鸿等人。
重生遊戲洪荒世界之證帝 牛頓也吃蘋果啊
天下無雙:王妃太囂張 處雨瀟湘
“走?等见了宿钧再说。好歹,这也是你师兄。”
霍龙娇拦着纪清媛不肯让她离开。
拗不过好友,纪清媛只得和她手挽着手,一起走出紫阳洞天大门。
宿钧站在门口踱步,看到大门开启,立刻飞冲过来,劈头盖脸就问:“当年的星辰树养得如何?我要证道!”
霍龙娇一怔,下意识道:“已经调理好,眼下可以吃——”
没等说完,宿钧风一般冲入紫阳洞天。
见他神色不佳,二女对视,察觉事情不对,连忙跟着进去。
走之前,纪清媛看了一眼空中的道君诸仙。在那重重人影中,并未看到任鸿。
她心中一惊,压下不祥预感,急忙去找宿钧。
“别慌,咱们去灵苑。他在那里留下一颗星辰果树,托我帮他照顾。”
当初任鸿出事,宿钧忙着救人。担心自己的宝树没人照料,专门托给霍龙娇帮忙调理。
两人来到灵苑,看到宿钧正坐在一颗苍天古树下。
那棵树的树干呈现纯金色,枝桠悬挂八万四千片银色柳状长叶,有三百六十五颗星光灿灿的果实。
在灵苑,这颗果树垂应周天星斗,隐隐然和九天之上的群星共鸣。无数星河之水缓缓流淌而来,自动浇灌果树,以供果实成熟。
这就是宿钧跨入道君境的最后一道媒介,星宿宫秘宝——周天星辰树。
纪清媛顾不得观赏宝树,忙问:“师兄怎么样了?”
面对纪清媛,宿钧暂时压下脸上焦急,好言道:“你继续帮任鸿打理勾陈神庭,他没出来。回头我再进去一趟。”
“什么?没出来?怎么可能没出来?”
宿钧不愿详谈,支支吾吾,神色颇为不耐。
纪清媛银牙一咬,转身去寻妙玉探问究竟。
她离开后,宿钧对霍龙娇道:“劳烦,你帮我护法。”
说完,他闭上眼,默默感应身后的星辰宝树。
三百六十五颗果实与周天星斗对照,当宿钧施法祭炼,一颗颗果实自动没入体内穴窍,滋润他的肉身。
宿钧的星主大道不受天皇喜爱。天皇对他的安排照顾,远不如任鸿那般贴心。他的肉身,向来是弱项。但星宿宫作为太一教余脉,有太一教遗留的圣物宝树。只要有人能一口气服用三百六十五颗星辰果,就能在体内演化一座星辰世界,修成先天星宿道体。
“我神魂在泰皇墓内恢复,三世记忆归一,已然证道先天。如今又把肉身证道,已经可以尝试星主大道相了。”
这一点,宿钧又比任鸿有优势。
任鸿的天皇大道相要面临天皇夺道。但星主大道相早就被玄门清理出来,证星主并无凶险。而且此刻天皇不在女娲界,宿钧证道根本无人阻拦。
顺风顺水,只用一年时间他便迈入道君层次。
彼时九天星光动荡,一条条绚烂星河遍布九重云霄,星主大道相自发从紫极神图走出,展现大道神光。
北斗派,山麓上的一座座道宫晃动不休,洞天世界被迫显现,化作一道道天柱照耀北极。
“三代不愧是土著最强者,他得异象比我当年证道星主都大。”姬辰惊讶道:“看这状况,他的紫微星光怕是已经照入九幽?看来,下次紫极盛会又要多一个对手。”
何止是对手,人家直接选定星主大道相,为得就是星主阐述权。下次紫极盛会的星辰道法,说不得就是宿钧的一言堂。
“不过他这般急切,应该是打算救人吧?”
想到这对双子彼此间的关系,姬辰幽幽一叹。
关系越好,双子劫数越伤人啊。你现在冒险去救人,可未来彼此互斗时,又如何是好?
这一年间,纪清媛各方奔走,也想呼吁道君们再入泰皇墓救人。但众道君忙着打理女娲界事务,暂时没有回应。
“而且,万一再度释放天皇,那可不妙啊。”姬辰正想着,忽然看到紫光从紫阳府飞出,直奔天空中的第七天渊通道。
姬辰刚要动身,忽然一片仙霞垂落,玄都宫桑道君现身,遥遥行礼:“见过三代阁主。请阁主暂且稍安勿躁,不要前往泰皇墓。”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