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ew07c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狩獵好萊塢 txt-第1097章 入鄉隨俗看書-5lysm

狩獵好萊塢
小說推薦狩獵好萊塢
中国,杭州。
西湖西畔林树掩映的一处中式宅院可谓最近几天整个城市金字塔顶层都密切关注的所在。
因为某个超级大亨的突然而来。
随后消息传出,西蒙·维斯特洛这次来到中国,完全只为私事,具体就是和某个姓林的姑娘确定关系,甚至还有传闻说那姑娘已经怀孕。能够打探到这些消息的人地位都不会低,对于这件事的反应,倒不会像一些习惯性仇富的普通人那样红眼,反而羡慕居多。
那可是西蒙·维斯特洛啊!
根据国外不断传来的新闻,随着美国科技股地持续暴涨,西蒙·维斯特洛的个人身家已经达到2万亿美元。
啧。
两万亿美元,完全无法想象,毕竟刚刚过去一年国内的GDP才8600亿美元。
其他不说,对方刚刚在国内落地,直接来自京城的命令就一层层压下来,要求各个部门务必做好接待工作,不容有失。然后,某位大亨悠闲之外,是一大堆人被取消了年假。
西蒙和林素2月3日上午出发,抵达中国已经是北京时间的2月4日的下午,这天是腊月二十七。
直接上门。
坦诚地和林父林母沟通了一番,本就早有预料的林家也认可下来。
西蒙还按照中国的传统准备了一份丰厚的聘礼,林素的一套戒指自然不少,当天晚上的一次热闹家宴后,两人的关系就此彻底定下。
毕竟以林家所在的社会层级,某些事情一点都不罕见。而且,自家女儿成为西蒙·维斯特洛的女人,即使不算正牌妻子,但无论从哪方面看,都不算屈就。林父林母一度认为自家女儿会在对方身边默默无闻下去。现在,对方亲自上门,尽足礼数,随后再得知对方关于自家女儿腹中孩子的安排,也就不可能奢求太多。
风风火火地搞定这件事,第二天就是腊月二十九。
今年没有腊月三十,这天便是除夕,傍晚时分的大院内,依旧被喜庆气氛包围的林氏一家正在热热闹闹地准备年夜饭。
因为这处占地超过六亩的大院空间足够宽敞,再加上林父难免的一些炫耀心思,除了林素的爷爷奶奶,林父今天还邀请了自己的另外四个兄弟姐妹各家一同来这边过年ꓹ 大宅内此时只是林家人就有三十多口。
大宅一侧的宽敞厨房内,除了两位邀来掌勺的大厨ꓹ 其他都是林家的女眷们在忙碌,毕竟年夜饭自己做才更显氛围。
林岚跟屁虫一样挨在坚持过来帮忙的姐姐身边,胡乱摘着一筐豆角ꓹ 语气八卦:“姐,他真的答应将来孩子叫小西蒙·林·维斯特洛啊?”
林素猜想肯定是在正屋和亲戚们聊天的父亲故意说漏了嘴ꓹ 被妹妹听到,见她这么问ꓹ 只是微微点头。
“虽然吧ꓹ 我也知道西方人给孩子起名喜欢用长辈的名字,但还是觉得怪怪的,”林岚见姐姐点头,发表自己的看法,随即又压低了一些声音:“不过,毕竟是小西蒙啊,他ꓹ 那个,嗯ꓹ 正房对此没意见吗?”
林素还没来得及反应ꓹ 林岚脑袋已经被一只手拍过来ꓹ 下意识扭头ꓹ 看到目光不善的母亲,林岚连忙试图转移话题:“妈ꓹ 你手湿的ꓹ 我头发……”
林母一点不给二女儿转移话题的机会ꓹ 瞪着她道:“不会说话就把嘴闭上。”
“我怎么不会说话了,是在姐姐面前才说这话ꓹ ”林岚嘟囔一句,又忍不住:“妈,你说,万一是女孩怎么办?”
这句话显然更让林母生气,一巴掌又抽过去,虽说这次打在林岚背上,却一点没留手,林岚的痛叫惹得厨房内其他女眷都纷纷看来。林母对大家笑了笑,又揪住二女儿耳朵扯向门口方向:“去去去,别在这捣乱,看见你就烦,大过年的,说什么胡话。”
虽说林母一向标榜自己不重男轻女,但,自己女儿怎么可能生女孩?!
把二女儿赶走,林母才又安抚似的对大女儿道:“别听你妹妹瞎说,她从小就嘴损,你又不是不知道。”
“没什么啊,”林素只是笑笑,相比前些日子在北美的低落,最近几天,因为某个男人做得这些事情,她整个人的气质都再次变得明朗起来,说着又小声继续道:“其实,他很喜欢孩子的,如果这次是女孩也没关系,我可以再生一个,反正美国也没有计划生育。”
林母微微点头,随即又轻轻叹气:“小素,他能做到这种程度,我们都能感觉到对你是真心的。不过,就算你不说,我也能猜到,他身边肯定有很多女人,总之,你以后,其实不能期待太多,把自己照顾好,还有孩子,总之让自己过得好一点,不要对名分之类的太纠结。”
林素点头:“妈,我知道。”
我是至尊 風淩天下
嘴上这么说,林素却是忍不住想起某人对自己身边女人的安排,都是一双一对,哪怕杜梅岬庄园,也是两个珍妮。
显然,他大概也考虑过某些问题。
真是个混蛋啊。
林母见大女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没有打扰,利索地摘完一筐豆角,交给旁边一位女眷,又换了一筐青菜继续摘捡,一边才接着道:“对了,小素,还有一件事,今晚上,你知道,除夕夜,按理说我和你爸该给他红包的,这个,你觉得要给吗?”
林素眨了眨眼睛,随即弯起嘴角:“当然要给啊,为什么不给?”
“那,给多少合适?”
“你们给秦宇松多少,就给他多少好了,都是女婿,总不能厚此薄彼吧?”
林母见女儿说这些话时嘴角笑意更多了些,忍不住也在她手背上轻轻拍了下:“就知道说笑,还想看你妈笑话。”
“没有啊,”林素稍微收敛一些,说道:“他很入乡随俗的,而且,这个红包,应该也算是改口红包了。”
林母闻言一愣。
稍微幻想了一下某个西蒙·维斯特洛改口喊他们……想想就有点受不起的感觉。
呆了片刻,林母才又道:“那,还是让你爸给吧?”
打造修真世界幸福感 指間天下
林素脸上笑意又多了一些:“你别难为我爸了,他会被吓到的。”
林母想想丈夫这两天在大女儿男人面前既想要撑起岳父架子又明显缺了骨头似的模样,也觉得不妥,只是随即又瞪了女儿一眼:“你怎么能这么说你爸?”
林素一脸无辜:“我什么都没说啊。”
林母迟疑了片刻,才又道:“要不,你去和他说说,解释一下红包的事情,那个,改口就算了。”
林素直接摇头:“我现在都是他女人了,还怀了他的孩子,他改口也是应该的。”
“不一样,别以为我什么都不懂,我听说外国人对岳父岳母也都喊名字,没有喊爸妈的习惯。”
林素嗯了下,然后专心摘菜。
见女儿这个样子,林母想了想,才又小心道:“要不,正式一点也行,就喊岳父岳母?”
林素见母亲一副纠结的模样,再想想男人那边,她其实私下里也没有和他沟通过这件事,万一……这样,其实也不错:“那我等下和他说,不过,秦宇松喊你们爸妈,他喊岳父岳母,也不对吧?”
“那就让小秦跟着一起这么喊,总不会错了。”
林素微微耸肩。
“这什么毛病?”林母抬手在大女儿肩头虚打了下,说完又想起一件事:“哎,还有,外面你叔伯姑姑的孩子,年夜饭之后也要给红包的,你准备了吗?”
林素点头:“准备了啊。”
林母下意识又压低了一些声音,问道:“多少?”
林素道:“666。”
林母吓了一跳:“这么多?”
“他定的,觉得这个数字吉利。”林素说着,见母亲一脸心疼的模样,解释道:“这没什么,你知道,钱在他这里根本就不算钱。”
“那也不能给这么多,”林母声调本能地提高一些,又连忙压低:“那个,是人民币吧?”
“他是美国人啊,当然是美元。”
林母闻言,脑海中下意识换算一下,手一抖,一把青菜都掉在了框子里,直接拉着女儿离开厨房,走到隔壁一间储物室,低声道:“不行,不能给这么多。”
六百多美元,换算成人民币,超过5000了。
林母当然知道女儿男人钱多到花不完,但,一次给的压岁钱相当于大部分人一年工资,这也太乱来了一点。
林素被拽过来,无奈道:“妈,红包我们都已经包好了。”
“那就重包,小素,听妈的,这不是一年的事情,今年给了这么多,你明年怎么办,总不能年年都给这么多吧?”
“以后还是这么多啊,”林素握住母亲的手,劝道:“妈,这真不算什么,而且,你想想,大家都知道他多有钱,给少了,他也没面子,我可不想他被人私下里说闲话。”
“那也……”林母正要继续,突然反应过来:“还说是他定的,这明明就是你定的,我就说,他一个美国人怎么可能懂什么六百六十六,你啊,再要面子也不能给这么多。我看,就六十六挺好,六六大顺。”
絕品護花狂少 倪汰爺
林素也发现自己说漏嘴,却也没有狡辩的意思:“好了,妈,这是我们的事情。而且,小光他们也不是外人,就当是我这个姑姑给他们以后的学费了。”
林母感受到女儿执拗的语气,叹了下,又反应过来:“就算小光他们不是外人,最近几天,肯定会有其他亲朋好友带孩子来拜年,你就不能再这么乱给了。”
末世重生之魔音歸來
“知道,我都想好了。”林素说着,推着母亲向外走:“我们去帮忙吧,躲在这里好像商量坏事一样。”
“你别糊弄我,想好是多少啊?”
“100,”林素道:“以后也是。”
“还是美元?”
“嗯。”
“你就败家吧,你……”
“妈,要不你去和他说,少掏点压岁钱?”
两人转到厨房门口,林母听女儿这么将自己军,轻轻推着不让她进门:“去去去,你也别再这捣乱了,看到你也心烦。”
知道母亲是生怕怀孕的自己累着,林素也没拒绝,转身走向正屋那边。
和正屋里爷爷以及父亲一辈正在聊天的几个男人打过招呼,林素顺着声音来到隔壁。
这边正在下棋。
对弈的双方是西蒙和林岚的丈夫秦宇松,周围还围着包括林素两个弟弟在内的一帮年轻人。
大家见林素过来,纷纷让开位置。
看到林岚趴在自己丈夫背上,对着桌面上的棋盘指指点点,林素也很自然地站在男人侧后,倒是没有小妹和她丈夫那么亲昵,只是一只手搭在男人肩头。
打量棋盘。
这局棋已经开始收尾。
林素一眼就能看出自己妹夫和小妹看似合伙想要赢过西蒙,其实反而是在一起放水。
修仙之紈絝全才 諾言不鹹
两个都是人精。
当然也不会拆穿,估计自己男人心里也明白,于是同样在旁开始参谋,还被林岚指责坏规矩云云,房间里的气氛因此变得更加热闹温馨。
如此直到天色暗下。
未來神術師養成記 提槍打蚊子
年夜饭准备好,一大家子人分做几桌挤满了厅堂,电视机里是即将开始的春晚预热,这种久违的熟悉与陌生夹杂在一起的感觉,让西蒙差点热泪盈眶。稍稍有点遗憾的,就是缺少了鞭炮声。
没想到杭州九十年代就开始禁放鞭炮。
不过,当西蒙假装好奇地提起为何听不到中国新年该有的鞭炮声后,很快就有了鞭炮声。
于是圆满。
年夜饭之后,一大家人开始相互拜年,不过主要还是林素和西蒙两人,先是对林素的爷爷奶奶,然后是林父林母,再然后是四位叔伯姑姑,私下被林素提醒过,西蒙收到红包后,果断改口,其他人还有些矜持,被喊岳父时,再次喝多了些酒的林父眼睛都差点笑没掉。
最后就是小辈们上前拜年。
林素一个个厚厚的红包发下去,发得林岚只眼红,最后喊着姐姐姐夫也抢了一个。大概是悄悄检查过红包,随后的守岁,气氛显得更加热络融洽。
嗯。
判罪者
还是有点稍微不和谐的小插曲。
问题在春晚上。
当本山大叔的《红高粱模特队》登场,范老师曾经本该是一句‘就像世界名模辛迪·克劳馥那样’的台词,换成了最近几个月因为闯入国际舞台而全国皆知的简欣和陶月蕾两女名字。
而且,两个女孩还出现在台下贵宾席上,得了个特写镜头。
林家人不知道简欣和陶月蕾是怎么回事,林素当然不可能不知晓,于是西蒙被猫儿一样偎在他身边的林素很是幽怨当然也很没杀伤力地掐了一把。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