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id816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 愛下-第十三章.酒劍仙相伴-bfqfk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李逍遥也是神色惊奇的看着酒剑仙,说实话,他是真没想到,自家客栈里的一个酒鬼客人,竟然会是个深藏不露的大高手。
“前辈。”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抱拳向酒剑仙行了一礼。
酒剑仙也颌首示意,然后才抬头看向了客栈之中,目光在转到陆植身上的时候,不禁一凝,露出了一抹惊疑之色。
此人…他竟看之不透?甚至若不是目光所至,亲眼见到了他的话,他在此之前甚至都根本没有感知到此地竟然还有一人!
他不禁心中一惊,没想到自己兴致之下,游历至此,随便找了家客栈喝了两壶酒,竟会碰到陆植这般的人物。
先前看到李逍遥的时候,他虽惊奇此人年纪轻轻便有如此的剑术修为,但也并不算太过在意,毕竟他当年年轻之时也同样是这般,而且修为实力还要更甚李逍遥几分。
但是陆植的出现,却是真的让他心中震惊莫名,以他的修为,竟也丝毫看不出陆植的半分深浅!
要知道,就连他的师兄,名震天下的蜀山剑圣,都不可能给他这般深不可测,宛若跳出六界,不在五行,自成一方天地的感觉。
而陆植见他目光看来,也冲他颔首示意,招呼道:“这位道友,幸会了。”
酒剑仙目光一闪,此人…怕不是这凡尘俗世之人!
作为当今蜀山掌门人的师弟,酒剑仙对于这世间之事,知晓的自然要比普通人要多的多,蜀山中所藏的典籍,记录着这世间天地人神鬼之事,不止是他们所在的人间,就连那传说的天界,魔界之密事也都多有记载。
而陆植在他看来,便全然不像是普通人,反而更像是那传说的仙神魔尊!
酒剑仙思绪急转,回应道:“这位道友ꓹ 幸会,我乃蜀山莫一兮ꓹ 敢问道友尊号。”
“贫道武当陆植。”
謀天下,王妃不好惹
‘武当?这是何门派?还是地名?为何我竟没有听说过?’
酒剑仙心中疑惑,不过却也没有表露出来,反倒是对陆植起了结交之心。
他说道:“今日能在这荒野小店之中ꓹ 得遇陆道友这般的人物,倒也算是缘法ꓹ 若不嫌弃的话,不妨共饮一杯如何?”
酒剑仙也当真不愧这一酒字ꓹ 不过才刚从醉意中醒来ꓹ 便又要拉着刚认识的陆植再饮一场。
但一旁的李大婶却是在此刻煞风景道:“还喝呢?我存来腌豆腐的两壶酒,都已经被你喝光了,客栈里现在可没有酒了。”
帶著女徒去西遊
“而且你的酒钱是不是也该结一下了?”
神級農民系統 月華炎
“额…”酒剑仙当时便是神情一滞,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伸手进怀里摸了摸,最后摸出一把铜板来,在桌上排成一排…好像还差了十几文的酒钱…
李大婶撇了撇嘴ꓹ 果然是个穷鬼。
还是李逍遥会来事,知晓酒剑仙定然是为大高手ꓹ 还提及自己乃是那传说中的蜀山之人ꓹ 赶忙便道。
“莫前辈ꓹ 师傅ꓹ 今日难得你们两人能在客栈里相遇,两位江湖中的英雄前辈相遇ꓹ 又怎能少得了一番畅饮呢?我这就去打几角酒回来。”
醫本傾城
陆植叫住他道:“逍遥ꓹ 不必了。”
“莫道友乃是酒中剑仙ꓹ 寻常的水酒,又怎能尽兴。”
说着ꓹ 便见陆植抬手往前方虚空中一探,下一瞬便见一只白玉酒壶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晶莹剔透的白玉壶身之上,隐隐透露出几丝琥珀色的琼浆流光,空气中更是泛出了一抹奇异的酒香,让人闻之便顿感有了几分醉意,飘然若仙。
如何姑娘 薄荷
“这是?!”酒剑仙的眼神更是瞬间就直了,目光一刻都没从酒壶之上移开。
这一壶琼浆玉液,乃是当初陆植当初平定天地纷乱之后,玉帝陛下封赏赐下的仙液琼浆,价值非凡,今日陆植特意取出,请这位酒剑仙共饮。
重生之極品收藏家
“咕嘟。”酒剑仙喉结滚动,忍不住咽了口口水,抬头道,“道友,这玉液琼浆,该不会是你从天上天帝陛下的桌上取来的吧?”
莫一兮自号酒剑仙,平生最是嗜酒如命,这天下间的各种美酒烈酒,他喝过不知凡几,但却还从来没有见过陆植手中这般诱人的琼浆。
这样的仙酒,怕是也只有那位传说中天帝陛下,才能饮用得到了。
陆植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便是那天帝所饮的仙酒又如何?莫道友又何必管他许多,畅饮一番便好。”
“好!”酒剑仙闻言,心中顿生豪气,“陆道友当真非凡人,如此,我便厚着脸皮,向道友讨一杯琼浆!”
李逍遥十分有眼力劲的请陆植到酒剑仙所在的那一桌做下,又接过了陆植递来的琼浆与酒杯,倒酒满上。
姜府嫡女上位記
本来闻到这琼浆酒香,他也想讨上一杯尝尝看的,但倒出酒液,闻到那奇异百果之香后,他顿时便感觉一股酒气直冲脑门,几乎当场醉倒。
他这才明白了过来,陆植之所以只取两只酒杯,并不是小气,而是他们真的无福消受啊。
再看一旁的李大婶与王小虎三人,李大婶还好,好歹练了几十年的功夫了,一身内息已有所成,只是脸色略有潮红,而王小虎与王大叔,却只是闻到酒香,便已经脚步踉跄,快要醉倒了。
陆植抬手轻轻一拂,一抹清风顿时从客栈中拂过,将客栈中的酒气消去了大半,这才没让王小虎几人先一步醉倒。
“莫道友,请。”陆植举杯示意。
“请。”
有你在身邊 叫我畫圖匠
酒剑仙也举起酒杯,嗅了一口那酒液醇香后,当即便仰头一饮而尽,顿时感觉像是有一股洪流冲刷而来,竟连他这个千杯不醉的老酒鬼一时间都差点经受不住,当场醉过去。
随后,便是一阵磅礴的灵气从体内涌出,直冲他周身四肢百骸,脸色都霎时通红一片。
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阵飘然若仙的奇异微醺感,杜康之美,在那一瞬间表现的淋漓尽致。
“好酒!”
“哈哈哈哈哈..”酒剑仙猛地起身站起,击而做歌道,“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颠,一饮尽江河,再饮吞日月,千杯醉不倒,唯我酒剑仙!”
唱罢,他还觉未能尽兴,索性便一解身上长剑,身形一闪,便瞬间跃至后院之中,舞剑助兴。
一时间,只见院中寒光闪烁,凌厉的剑光如同碎星闪烁,在半空中点缀出一片灿烂星空,
凌厉至极的剑势冲销而起,直将那高空之上的云层都给冲散搅碎,洒下大片皎洁的月华,越发映照的场中的酒剑仙如同那月下仙人一般。
此刻的酒剑仙,哪还有先前那副邋遢醉鬼的模样,分明就是一位临凡剑仙!
“好..好厉害!”
李逍遥目不转睛的盯着场中酒剑仙那舞剑得身影,连眼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遗漏了哪怕那么一瞬。
他自小便对剑情有独钟,小时候没少捡来一根树枝便当成是宝剑,一边幻想,一边舞动‘英姿’,那河边的芦苇丛不知被他练剑之时祸害了多少。
而在陆植传了他一卷剑诀真传之后,他更是勤练不歇,颇觉自己已然剑术有成。
但在见到酒剑仙的剑术之后,他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是何等的坐井观天,这般挥手间斩碎空间,舞动出万千星河的剑法,才能真正称得上是剑之道!
酒剑仙见到李逍遥那如痴如醉的模样,亦是神色一动,这小子,在剑术一道上,竟有如此天分,连他的剑法,也能从中悟出些道理来。
一念闪过,酒剑仙索性出声道。
“陆道友,今日你请我饮这琼浆,我无以为报,见你这弟子在剑道之上颇有天资,不如便成全他一番如何?”
陆植闻言,笑道:“莫道友愿意向逍遥传授剑道之奥妙,也是他的福分…逍遥,还不快谢过莫道友。”
李逍遥赶忙大礼拜道:“小子谢过莫前辈。”
“哈哈哈…不必多礼,你可看好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