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yih5n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降魔專家 ptt-108 愚者(十五)推薦-90y5j

降魔專家
小說推薦降魔專家
我立即抓住了格子衬衫的肩膀,并且故意使了会使他疼痛的力气,要将他从这种迷幻的神态中强行拽出来。
在疼痛的刺激下,他猛地清醒过来了。
“我不是叫你别跟过来吗?”我问。
都市熱血保鏢
“这……我不知道。”他自己也非常错愕,“不知不觉就跟过来了……”
我回头重新观察寺庙。在黑暗中,寺庙的轮廓显得更加诡秘了。那里是存在着某种能够影响人心的事物吗?因为我的灵感过于迟钝,所以在免疫的同时,也无法觉察到?
都灵医生占卜的第二幕画面所提示的“能够侵害他人心智的某些东西”,已经盘踞在这寺庙里面,并且对外界散发出了某种有毒的“香味”?
既然如此,那就必须让格子衬衫先离开村子了。况且,我也不得不防备这样一种可能性,那就是占卜第二幕画面里的“疯了的人”,会不会其实是跟着我一起进去的格子衬衫。
无论是不是,只要他不跟着我进去,就不会变成那种未来。
“你先回去把自己的发小看好了。”我随便找了个理由,“否则任由他醒来,去警告其他村民,我们潜入的事情就败露了。”事实上,以我的“手艺”,那人短时间内是不会醒来的。
“好吧。”格子衬衫点头,转身离开了村子。我看着他的身影远去,继续接近寺庙。
我来到了寺庙门前,先用听劲探测了内部的结构。没感觉到什么特别的机关陷阱,或者奇特的构造。然后开始想办法对付面前这面门。
和格子衬衫的发小所交代的一样,真是一面厚实的铁门。以我的能耐,要用暗劲直接破坏锁芯倒是轻而易举,但此时周围如此寂静,我的破坏动作势必会发出刺耳的噪音,必须改用其他方法。
我的方法非常简单。既然周围没人看着,我就索性拿出了自己出售给徐盛星、再由徐盛星转赠给自己的火焰手套,再释放出无比凝练的高温,直接烧融了锁的部位。
都市之我的完美世界
然后,我收起火焰手套,进入寺庙里。
门后没有大厅,直接就是一条灰扑扑的石制走廊,走廊两边是一扇扇木门。我陆续推开ꓹ 这些房间大多数是空房间和杂物间,还有起居室ꓹ 但也有一看就很古怪的房间。比如说,当我推开第五扇门的时候,我看到了一间手术室一样的房间。
与其他没什么技术含量的房间不同ꓹ 这间手术室显得相当正规,放着所有医院的手术室都应有的设备ꓹ 也有一些我看不出用处的设备。不过在卫生条件上,这间手术室做得却相当糟糕。遍地都是血迹和脏污ꓹ 很可能使用者从来没有打扫过卫生吧。
角落还有一盏灯泡ꓹ 提供着微不足道的光线,却非但没将这里照得亮堂,还显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惊悚氛围。一定要形容的话,我觉得这间手术室很适合加入那种以废弃医院作为主题的血腥恐怖游戏里。
怪物召喚
我也被这股氛围弄得有点不安,然后,我在角落的铁柜上,看到了一些散乱叠放的文件。于是悄然走过去ꓹ 借着灯泡的光线,观看起来。
这些文件应该是谷神手写的ꓹ 上面这么写道:
“半个月前ꓹ 其他凋零信徒抢夺到了那个疯狂艺术家的佛雕。但在确认内部没有疯狂艺术家的灵魂以后ꓹ 这尊佛雕就成了废物。我听说在佛雕的内部ꓹ 蕴含着惟有先知才能获悉的狂人的知识,就将其讨要过来了。
幻想鄉玩家
“即使在我的实验室里真的诞生了先知ꓹ 我也没有信心将其与普通的疯子区分开来。但只要有了这尊佛雕ꓹ 我就再也不用担心了。这简直是天赐之物。”
重生聊齋
这是谷神的研究日志吗?我一边想着ꓹ 一边去看其他文件。
花木呈祥 鬼鬼夢遊
“部分人认为,只有深入知识领域的人ꓹ 才能够成为先知,但这个观点是不对的。
“在古老的知识体系里,先知,亦被称作‘佛陀’,是悟得‘诸相非相’之人。任何人都有成为佛陀的潜力,而想要成为佛陀,则必须‘觉悟’。
“所谓的觉悟,在古代宗教看来,就是灵魂受到启迪,开悟智慧的意思。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灵魂,都有资格觉悟。惟有‘坚定不移的灵魂’,才有缘到达这种地步,并且悟得‘诸相非相’。我能够接触到的所有资料,都对此语焉不详,按照资料里的比喻,人是与大地一起转动的,所以在人看来,无论是自己还是大地都是不动的;而惟有真正不动之人,才能够看到不同的大地。
“话虽如此,凡事皆有例外。也有些凡人,会像偶然接收到某种信号一样,突然就觉悟了。这种人多见于艺术家,比如说那个雕刻出这尊佛雕的疯狂艺术家……就是因为无法承受智慧,所以才会疯狂。而如果是真正的先知,就绝不至于如此。因为在真正的先知看来,‘诸相非相’是能够理所当然接受的事情,甚至不会意识到这是可能对自己有害的。
“对其他凋零信徒而言,只要到手的是先知的灵魂,疯狂不疯狂都无所谓,但是我的野心远不止如此。”
原来如此,先知也有佛陀的意思。不过,我是佛陀?我哪里有佛教徒所追求的、斩断一切烦恼的能耐,反倒是业障缠身、杀生无数,说不定还有很多人觉得我是魔头呢。我这么想到,换了一份文件看。
“我不知道这个村子能否实现我的野心,但是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任何机会都不可以错过。
“正所谓:惟上智与下愚者不移。这个村子的人们深陷迷信,脑子里装满了食古不化的顽固;但往好的方向看,这种怎么教都学不好的愚蠢,不也是一种‘坚定不移’吗?
“我要他们从自己人里面选择活祭品,而活祭品本身虽然想要反抗,但那只是由于不想死而已,他们其实都有意无意地认同了这种野蛮血腥祭祀的‘合法性’。我想,这样的实验品,或许能够更加接近我所想要的愚蠢之人。
“但是……已经四年过去了,已经四年过去了!一点点成功的苗头都看不到,我真的能够在最后得偿所愿吗?
“我听说,在地心教会里面,曾经也有一名先知,因为体验了正常人远远无法想象的不幸与绝望的人生,从而万念俱灰,却反而变得能看到死亡的领域了,甚至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看到凋零本身。她与生前的‘凋零神选’有些相似之处,本来,她或许有机会成为凋零主祭的其中一员,为什么到头来,她却要作出那样的抉择?”
愚蠢之人、坚定不移的灵魂……这就是他对村民们出手的动机吗?我又翻了翻其他文件,已经没多少有价值的信息了。于是将其放下,观察周围。
在旁边的墙壁上,还有一扇遍布血污的木门,通往隔壁。我安静地走过去,缓缓将其推开。
木葉之劍壓天下
然后,我看到了一些悬挂在这个房间里的东西。
在看到这些东西的瞬间,我立刻意识到了三件事情:
第一,里面这些东西,毫无疑问,就是占卜的第二幕画面中所提到的,“能够侵害他人心智的某些东西”;
第二,我一看就知道,这些东西并不会侵害他人的心智;
第三,这些东西对我毫无威胁,但我能明白都灵医生为什么会害怕。
我向着这些东西走了过去。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有人出现在了身后的门口处。在我回头看去的同时,那人对我搭话道:“你好,魔眼先生。或者,我应当称你为‘触觉’?”
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老人。我有理由相信,他就是谷神。
他一说话,我就从中提取到了一种可能性,“剑客还活着?”
盜墓玄錄——冥璽傳奇
“是的。他把你的事情告诉了我。”谷神说,“所以我在寺庙里设置了对天人合一武者的警戒对策,否则就无法注意到你进来了。那家伙,虽然就灵能者而言是次品,满脑子都是肌肉,但提出的意见有时候还挺管用的。”
世妻 商璃
“你把他治好了?”我问。
“也不能说治好了吧,他伤得太厉害了。虽然我好歹挽回了他的命,但暂时还无法动弹。”他居然直接说出来了,这反而令我严重怀疑其中的真实性。
不过,剑客居然能凭借那副残躯,逃到一百五十公里外的这里,真是令人震惊的求生意志。
“如何?你对我的实验室,有什么看法吗?”谷神看向了我身后的那些东西。
我直言道:“你令我作呕。”
“有时候,道德和伦理,也必须为进步而让路。”他凝视着那些东西,“拿走四肢、拿走眼球和舌头、废去所有感官系统,使得肉体沦为纯粹的囚禁灵魂的黑暗牢狱。在此基础上,继续摆弄他们的神经,使得对时间的体验变得如字面意义上度日如年。同时用电极刺激大脑的部分区域,迫使他们的意识空前活跃,无法进入睡梦……除此之外还有很多程序,多到说不过来的地步。这样的实验,以前在边境地区等联盟管辖不及的地方时常进行,比这更加激进的也不计其数,甚至听说还出现过极其罕见的成功案例。但在我这里还没有成功过,很遗憾吧。”
“我唯一的遗憾是,让你这种人,与我呼吸同一个房间的空气。”我说,“你不惜做到这种地步,到底所求为何?”
“惟有盲目,方见诸相非相。而愚痴的灵魂,则不至于在真相中轻易破灭。”他重新将目光投到了我的脸上,“我所追求的目标有两个。第一,是人工佛陀。”
他似乎是故意用古老而又神圣的词语称呼先知,来衬托自己企图将其拖入凡尘的超越性。然后,他接着说:“第二,是在第一步成功得基础上,在被死神收走性命以前,能够以清醒的灵魂,亲眼见证‘诸相非相’为何物。”
“你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我说,“我就是你的死神。”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