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16r20火熱都市异能 大唐第一長子 線上看-第六百四二章 紈絝團鬧事鑒賞-ahwgf

大唐第一長子
小說推薦大唐第一長子
第一题解完之后,李世民立即来了兴趣,跟着就问李战第二题该怎么解。
李战也知道自己老爹的性格,今天要是不讲解明白的话,他会一直找自己麻烦的。
所以李战顿了顿笑道:“父皇…第二题也很简单,就是要用小马驹和母马之间的亲情,只要我们将所有的母马和马驹分开关着,一天之中,只给马驹投料,不给水喝。
等第二天,当这些小马驹被放回马族之中,它们口喝难妒忍,很快均找到了各自的母亲吃奶,由此便轻而易举地辨认出它们的母子关系。”
高冷大叔住隔壁 唐家小七
張遼新傳
“噗…哈哈…妙…妙呀…!”李世民抚须大笑,其他的大臣也是连连的鼓掌,对李战可以想出这样分辨的方法那是赞叹不已。
“那雏鸡与百只母鸡的母子关系呢?”长孙无忌跟着追问道。
“很简单,还是利用动物间的亲情,我们只要将百只雏鸡与百只母鸡给赶到广场,然后撒点食料,这个时候,母鸡就会立即召唤自己的小鸡来自己的这边吃食料,当然了,也会有一些调皮的小鸡不到自己的母亲身边吃食。
这个时候,我们只要模仿鹰的叫声,那么小鸡一定会立刻躲到自己母亲的怀中。”
李战将第二题解开之后,在场所有的大臣都是叹服不已,后面李战还将第三题到第五题的方法都给解了出来,终于,李世民等人这才放心下来。
李世民更是开心的准备亲自给这些使臣们出题,就在李战在甘露殿解题的时候,长安城外纨绔团的训练场,李恪遇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麻烦。
………………………..
菜鳥魔導師 獄小貍
“不吃了…不吃了…将我们当成猪吗…天天给我吃猪食?”
纨绔团的食堂中,一位一直以来都在不满虎贲团的纨绔猛的将自己手中的碗给摔在地上大声的吼道。
而随着这位纨绔的一声大吼,其他的纨绔也开始纷纷配合,一时之间,整个纨绔食堂都响起了摔碗之声和怒骂之声。
在这些摔碗和抱怨之声中,李恪,李愔,李佑三人一起走进了食堂。
“韦胜…又是你在挑事?”
李恪气愤的用手指指向第一个摔碗的纨绔,这位纨绔名叫韦胜,乃是长安韦家之人ꓹ 在韦胜旁边的就是杜家,还有其他一些世家子弟。
看到李恪ꓹ 韦胜则是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道:“李教官,我们可不是在挑食,你来看看我们吃的是什么…猪肉ꓹ 居然是猪肉,我们是什么人ꓹ 怎么能吃猪肉。
我们要吃鹿肉…!”
“韦胜…这里是军营,不是你家ꓹ 要想吃鹿肉ꓹ 你回家去吃!”李佑吼道。
“凭什么…?”韦胜看着李佑笑道:“我们就是要主张自己的权利…你们将我们当猪狗训练,我们要点吃的还不行了?”
“就是…凭什么…!”
“想要我们走,可以,你们也给我们训一回。”
“对呀…想要我们走,你们这些人也要给我们训。”
“和我们一样,像狗一样的被我们训。”
“哈哈…!”
…………………
“你们这些混蛋…当初我们就不想招募你们,是你们自己耍无赖进来的ꓹ 现在你们又在闹事,真当我们不敢对你们怎么样吗?”李佑怒喝。
“呸…我们进你们虎贲军是给你们面子ꓹ 谁知道你们却虐待我们ꓹ 看看这些训练ꓹ 再看看这些食物ꓹ 你们是在故意针对我们,我很明白的告诉你们ꓹ 要么给我们安排好的伙食ꓹ 要么从现在开始我们罢训。
当然了ꓹ 你们也可以让我们离开这里,不过ꓹ 离开这里之前,你们也要被我们训…否则,我们决不罢休。”
韦胜高声一声。
跟着其他的那些混蛋,也是立即喊道:“决不罢休…决不罢休…!”
女施主請開門
李恪一时之间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王爺,我們和離吧
很快,李恪,李佑,李愔三人一起退出了纨绔食堂,这个时候,李佑看向李恪问道:“四哥,怎么办?”
“是呀…怎么办呀,哥…?”李愔也看这李恪问道。
李恪此时十分的挣扎道:“大哥这是将我架在火上烤呀,这些纨绔…我想要用刑,可是他们的身后,势力是真的太庞大了。”
“我感觉,要不还是请大哥来吧…只要大哥来了,这些家伙们也都全部会乖乖的。”李佑提议。
李愔也是连连点头:“是呀,哥…还是请大哥来吧。”
只是李恪很是为难的道:“你们要知道,这是大哥给我的第一个任务,我要是连这么一个小任务都完成不好,大哥该怎么看我呀。”
“四哥…!”李佑一个无语:“你看看食堂的情况吧,我现在是感觉大哥做什么都是对的,一开始我还对大哥只招募那些呆呆的农民子弟不屑。
可是那就是大哥的高瞻远瞩,看看新招的四个团,那叫听话,不管训练多苦,就没有抱怨的。
再看看我们这个纨绔团,人家站两个时辰的军姿,我们站一个时辰,就不知道有多少偷奸耍滑的,还都是什么贵人之后,我去你的吧…一个个都像大少爷,指望这些混蛋上战场,战还没打,可能就第一个溜了。
就是想来我们虎贲军过过水的,连我以前都不如。”
李佑一个不爽,李愔则是看着李恪道:“哥…请大哥来吧,这些人我们真的搞不掂,这些人就配让大哥来收拾,这段时间,大哥也应该休息够了,所以哥…去请大哥来吧。”
看着自己两个弟弟都说要去求自己的大哥,这个时候,食堂那边又响起来吵闹和起哄的声音,李恪只好道:“知道了…去求大哥…这些混蛋,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好呀…你们不让我来管,那就让我大哥来管你们,大不了我被大哥骂一顿,但是你们…真正的噩梦就来了。”
说完,李恪一个叹息,跟着转身离开军营,这是要去找李战了,不过,找李战的路还有点坎坷,第一站去的敦化坊没有找到人。
跟着又去了秦王府还是没有人,最后在赶去皇宫的时候,终于在朱雀门碰到了李战的马车。
和别人的马车不一样,一般亲王的马车是四匹马拉车,太子是六匹马,皇上是八匹马,而李战的马车则是七匹马。
所以李战的马车很是好认,看到七匹马拉车,那就是李战的马车。
“大哥…大哥…!”
一连喊了两声,本来躺在马车中的李战这才听到了声音对外喊道:“停一下!”
等李战的马车一停,就见李恪窜了上来,看到李恪,李战笑道:“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应该在帮着我训练纨绔团吗?”
听到李战的话之后,李恪一声叹息道:“哎…大哥…我对不起你…那个纨绔团我根本就没有办法,就在刚刚,这些纨绔们都在闹,还非要吃鹿肉,有的还想将自己的侍女给带进军营。”
“你手上的鞭子是假的?”李战微微的冷了冷道。
“大哥…那些人都是有来头的,我是怕打坏了,我们会被对方嫌隙…这样就得不偿失了。”李恪露出委屈的表情。
“蠢…!”李战骂道:“你想这么多有什么用,你还是不太清楚你自己是做什么的,你是这个纨绔团的最高训练官,在这里训练团,你就是神。
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将这群人给训练好,至于其他的事情,就不是你该考虑的。
可是你左想右想,为了你所谓的担心,一退再退,退到现在是退无可退,这应该是你的一个性格缺失,就是想的太多,我看李佑的性格虽然莽撞,但是却比你这个想太多的性格要好一点。
当然了,我是指做教官这一方面。”
“是…!”李战的话语,让李恪只能认错。
这个时候,李战笑道:“好了…没有什么好担心和自责的,走…我们去纨绔训练团看看,我倒要看看,是群什么魑魅魍魉。”
“好…!”这个时候,李恪终于松了一口气,有自己的大哥出马,那就一定没有问题了。
马车快行…李战在自己的马车上拿出了一壶温温的葡萄酒递给李恪道:“高昌刚刚出来的葡萄酒,你也知道我喝酒不行,你来一杯吧。”
李恪接过酒壶,一个惊讶:“大哥…还是温的?”
“嗯…这里有个酒柜,酒柜下面有热水,可以温酒。”李战往右手边的一个柜子指了一下道。
“呀…!”李恪一个感叹道:“大哥,你这个马车是真的好呀,对了,有吃的没有,光喝酒呀?”
“你身边的柜子中,也有熟食,不过,都是一些下水,不知道你吃不吃?”李战笑着道。
“我的天呀…!”
等李恪拉开了柜子,只见里面是一些卤大肠,猪蹄,耳朵这些…跟着李恪就露出了笑意呵呵的道:“大哥…我可不是什么多高贵的人,这些东西自从在你家吃过一次,我就念念不忘了,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大哥你这么厉害,这些东西反正我是都喜欢吃,等下,吃不完我还要全部带走。”
“噗…!”李恪那没有形象抓猪蹄啃的样子,让李战笑了起来:“你最近辛苦了,我已经向敦化坊的马车工坊是说了,等舅舅的马车做好,就给你做一辆。”
“真的…!”李恪听完之后露出了惊喜的表情,那样子很夸张,一点都不符合自古以来吴王的人设,而此时李恪的样子,也只有在李战和李恪两人单独在一起的时候才能看到。
这是因为只有当李恪和李战在一起的时候,李恪才会认为自己是弟弟,也才会在自己大哥的面前无所顾忌,不需要经营他的贤王形象。
“噗…!”看着李恪吃一嘴的卤味,李战笑着拿起一边的纸,帮着将李恪的卤味给擦干净道:“你呀,要沉住气。”
“嘿嘿…!”李恪微微一笑:“大哥,我一直都是可以沉住气的,还不是大哥你给的太让我惊喜了,大哥的马车现在仅仅只供应给国公们,好像连太子都还没有吧?”
“嗯…!”李战点头笑道:“太子还没有,主要是你这段时间帮了我的大忙,所以要奖励一下。”
“大哥…多谢…真的太谢谢了。”李恪听到李战的夸奖,欣喜的说着谢谢。
李战则是呵呵的道:“老四,大哥要和你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特别是海上,等你有一天到了海上,在海上驰骋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的大唐太小了,不及海上的百分之一。
哎…你是我看好的弟弟,有机会我会带你去大海看看的!”
“那太好了…!”只见李恪也是露出了一副向往的神色道:“李佑,李愔也很想去海上看看,我们都听说了,海上有像山一样的大鱼,在大哥去的那个倭岛上,有很多可以冒出热水的地方。
大哥…一定要带我们去海上呀。”
“没有问题…!”李战呵呵一笑。
又过了一段时间,马车停了下来,跟着就听外面高虎道:“殿下,第十一团到了…!”
李战首先下了马车,一下马车就看到李佑和李愔已经早早的站在门口等着了。
輪回仙帝(全)
只是让李佑和李愔不太敢想象的是,本来他们还准备迎接李战的一群臭骂,可是当李战来到两人的身边,居然是拍了拍两人的肩膀道:“辛苦了…!”
这一句辛苦,居然让李佑和李愔有了一种酸楚的感觉,自己的大哥一直都是骂两人的,这第一次的一句辛苦了,毫无疑问的让李佑和李愔有了一种想要泪崩的感觉。
这个时候,李恪笑着来到了李佑和李愔的身边笑道:“怎么了…被大哥一句辛苦了,给弄傻了。”
这个时候,李佑抬头看着李恪眼睛有些湿润的道:“四哥,大哥第一次给我们正面的肯定。”
“是呀…!”李愔不争气的眼泪落了下来道:“哥…真的是太不容易了。”说完,眼泪大颗大颗的落了下来。
此时走进了训练场的李战则是不知道,自己的一句安慰会让自己的两个弟弟失态,李战其实也只是想要将自己的弟弟们都给变好起来,不要再像历史上那样,全部不到而立之年就死得差不多了,李战的苦心,他很希望自己的弟弟们都懂。
很幸运,李战做的让一切都开始慢慢的往好的方面发展,这是李战最欣慰的事情。
……………………………….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