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v6oyx精品都市小說 逢春笔趣-第235章 大魚閲讀-s3qo5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静尘明显是吓的,见到冯橙露出虚脱的笑容:“冯施主,终于等到你来了……”
这两日的提心吊胆,她完全不想回忆。
冯橙把窗关好,冷清的月光也被挡在窗外,屋内就更黑了。
“这两日还好吗?”
静尘把木凳轻轻放下,微微点头:“还好,每日静纯师妹会来给我送一次饭。”
“小楼中还有人吗?”
“园中除了我一共有三人,一人守在园子门口,一人陪着静纯师妹住在那边正屋。”
冯橙一听松口气:“那我们直接下楼吧,就不用翻窗了。”
她翻窗方便,带着静尘就有些麻烦了。
“现在就走吗?”要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静尘反而犹豫了。
“还有事?”
静尘不确定问:“不与静纯师妹说一声吗?”
冯橙摇头:“还是不说了,免得节外生枝,静纯明日过来发现你不见了会明白的。”
静尘一想也是,点了点头。
因为不敢点灯,楼中一片漆黑,静尘碰到桌角身子晃了晃,闷哼一声。
冯橙握住她的手,低声道:“小心点儿。”
那只手冰凉纤瘦,完全不像二八年华的少女的手。
二人握着手,一步步走下楼梯,轻轻推开了那道门。
夏夜的风涌进来,静尘下意识蜷了蜷身体。
躲在阴暗的小楼中不敢踏出一步,让她一时不敢适应广阔的环境。
那只握着她的手紧了紧。
静尘看向冯橙,凉凉月色下,那双眼中满是茫然。
“别怕,跟我来。”
“嗯。”静尘眼神渐渐恢复清明。
一个有勇气揭发庵主的小尼,总归不是懦弱之人。
静尘一言不发,跟着冯橙来到那日翻墙之处,顺利到了园子外。
陆玄隐在暗处渐渐等得焦灼,一见冯橙二人跳下来,大步走了过去。
静尘看到从黑暗中走出的少年后退一步,错愕看向冯橙。
冯橙忙解释道:“是来帮忙的朋友,到时候他来安顿你的住处。”
这也是那日商量好的。
一开始冯橙本打算把静尘带回尚书府躲藏,被陆玄否定。
清心茶馆的后边是一片民宅,其中一座不起眼的民宅早先就被陆玄买下,正合适暂时安顿静尘。
静尘看向陆玄的眼神依然带着紧张。
对一个自幼生长在庵庙中的小尼来说,男子出现在梅花庵中完全无法想象。
陆玄对静尘微一颔首,举步向后门处走去。
升級大導演 黑劍魔
天上的弯月被流云遮去了,庵中一片寂静,能听到不知从何处传来的蛙叫声。
静尘突然停下,望着某个方向。
迷霧圍城(上)
冯橙顺着望过去。
那是藏书楼的方向。
“走吧。”片刻后,静尘主动开口,声音低不可闻。
到这时ꓹ 她依然不敢相信要离开梅花庵了。
后山一片荒凉,黑黝黝仿佛沉睡着无数头凶兽ꓹ 蛙叫声似乎更大了。
走在下山的路上,静尘紧紧跟在冯橙身边,一直拉着她的手。
陆玄几次看向二人紧握的手ꓹ 暗暗皱眉。
这个小尼,胆量未免太小了些。
本来不关他的事ꓹ 可他刚刚牵的就是冯橙那只手……
夜深了,街头冷冷清清ꓹ 有打更声从远处传来。
冯橙指了指前边:“快到了ꓹ 就在那家茶馆后边。”
静尘努力辨认了半天,也没分辨出哪家是茶馆,直到走近才借着稀薄月光勉强认出清心茶馆的招牌。
没等叫门,门就开了,伙计来宝走出来:“公子。”
陆玄指指静尘:“带这位师父去宅子歇着。”
夜色中,静尘光亮的脑袋落在来宝眼里格外醒目。
他盯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师父随我来。”
静尘抓着冯橙的手不放,不安看着她。
冯橙笑着安慰:“陆大公子是我的好友ꓹ 最是心善,你随他的人去就是ꓹ 等明日我会去看你的。”
听冯橙这么说ꓹ 静尘才松了手ꓹ 微微点头。
眼看静尘与来宝走进黑暗中ꓹ 陆玄问冯橙:“要不要喝杯水再回去?”
原来冯橙觉得他最心善。
这个发现令少年高兴之余,隐隐觉得哪里不对劲。
冯橙还有不少话与陆玄说ꓹ 自然应了。
二人上了二楼ꓹ 走进雅间。
“稍等。”
陆玄出去不久ꓹ 提着一壶水进来。
水是温凉的,正适合折腾出一身汗的人解渴。
冯橙一口气喝完一杯水ꓹ 说起吴王:“陆玄,当时你看清楚了吧,吴王居然大晚上从梅花庵走出来!”
万家灯火早已熄了,为免被人留意,雅间中并没掌灯,只有风从敞开的窗吹进来。
花香盡過,妖帝的絕色專寵
無弦之音
陆玄靠着椅背,俊朗的面庞被暗影笼罩着:“听说吴王喜欢梅花庵的素斋,常去千云山。”
8分鐘的溫暖 夏茗悠
冯橙点头:“我也听说过,之前还在梅花林遇见过两次。”
“遇见过两次?”
那日冯橙对他说见过吴王,原来就是在千云山吗?
冯橙又给自己倒了杯水,端起来连喝几口:“这半年来我和三妹偶尔会去梅花庵吃素斋,能遇见吴王两回,可见吴王去得勤。”
陆玄想了想问:“你们两次遇到吴王,是什么时辰?”
“两次都是在梅花庵用过素斋去梅林散步的时候。”不用回想,冯橙就记得清清楚楚。
一般来说,与美食关联的回忆她都印象深刻。
“那就是午后了。”陆玄手指轻叩桌面,“吴王去梅花庵吃素斋,这个时间出现还算正常,而他既然有光明正大出入梅花庵的理由,夜里过去就很奇怪了,除非是发生了什么变化让他不得不改了时间。”
攻守同萌 公子侑
“因为静尘?”冯橙脱口而出。
聖核變 莫少年
陆玄笑着点头:“我也这么想。”
静尘的失踪,应该就是吴王由白日改为晚上去梅花庵的契机。
陆玄把这两日安排的事讲给冯橙听:“听你说梅花庵出事后我就吩咐人盯着千云山,并没见吴王出现,这应该是他出事后第一次过来。”
“是不是梅花庵把静尘的事报给了吴王,吴王为了避人耳目改为晚上悄悄过来?”冯橙眼神微亮,“陆玄,梅花庵用小尼的血做药,会不会就是因为吴王?”
这个可能可以说极大,而一旦把吴王与梅花庵的丑恶揭露出来,对吴王一方无异于沉重的打击。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