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8ga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諸天大聖人》-第1759章 通天是我,我也是通天(求訂閱,加更)分享-t02cn

諸天大聖人
小說推薦諸天大聖人诸天大圣人
可即使是禁忌他也不怕。
要知道,他江缺可是大道级中期,也不是蝼蚁了。
一般的事情,他都不怕。
见江缺一直坚持,通天也就不好多说其他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主要是也不好拒绝。
更是拒绝不了。
他入得这江府后,一身修为都仿佛没有了。
好像重新成为一个凡人。
没有半分力量。
这样的感觉让通天不敢有其他想法,自然也就不敢拒绝江缺的提议了。
他怕前一秒拒绝,后一秒就没命。
在江缺这样的强者面前,他不认为自己这个刚刚才突破到天道级的存在是对手。
说不定下一秒就被打死了。
为了活着。
通天不得不老实交代。
同时,他也清楚不能耍花招了。
面对凶威涛涛的江缺,这是真正的前辈高人,很高很高的那种。
至少他现在达不到那种高度。
他的内心是很茫然的。
也是很苦涩的。
无奈至极。
茫然的同时也有些欲哭无泪起来。
早知如此的话,自己就压制一下修为,不做第一个突破了。
这下难了。
“也不知把那方世界泄露出来的话,会不会出事?”
通天暗暗思忖着,他抬头就看到江缺一脸平静的面庞,正看着他。
估计在等他说。
犹豫片刻后。
通天还是开口了,“先说三界鸿钧的身份吧。
如果我推测得没有错的话,他应该是和我一样,来自一个世界。
只不过……
他应该要来得早一些,灵魂记忆也比较完整,因此觉醒得也比较早。
于是。
他才有那么多时间和机会去布局,去谋划、算计。
但我却不知道他原本叫什么,只是清楚这里死的应该是一道分身。
至少不是他的本体。
后续会不会有人过来报仇,我也不清楚。
以我们那方世界睚眦必报的气氛,我想应该会的吧。
但可能时间有点长。
至于他为什么会以分身下来,我也只是猜测,前辈您若有机会去到那方大世界去,自然就能了解到。”
事实上。
他对三界鸿钧的了解也不算多。
但也不算少了。
从一开始他就明白,鸿钧必须死。
但却又不好杀。
还好是成功了。
“有意思。”
江缺喃喃道:“居然是分身下界,那就更令人好奇了。
也不知他三界鸿钧的本体有多强?”
是大道级呢?
还是在大道级之上?
江缺一直都坚信大道级之上还有境界。
现在从通天的话里分析来看,果然是如此啊。
而且那种境界还很强悍,应该可以直接穿越过世界壁垒,投放分身。
不过……
看起来应该有一定的局限性。
具体他不知道,只是隐隐间能猜测到那种强者投放分身的打算。
无非是让分身下界来修炼,凝聚出庞大的本源,然后回归供养本体。
龙游寒风 離晓
这样的法子算不上有多么高明。
但却很实用。
江缺甚至猜测,通天之所以不说明白,估计这种方法在他所在的那方世界里很寻常,很普遍。
毕竟是大众货,一问就明白。
甚至,久而久之也能明白。
也就没必要说了。
“那你呢?”
江缺好奇地问道:“你也是从那方大世界过来的,想必你也应该是这种情况吧?”
闻言。
通天却摇摇头起来,“不是,我和三界鸿钧不一样。
他是强者分身下界来捞取好处的。
而我是本体下凡来避难的,或者说,是不得不用这种方式转世下来。
我本是那大世界里的一个寻常修士,因得罪仇家太多被追杀致死,肉身自爆。
元神早已身受重伤,不得以便以秘法破开虚空壁垒,用一丝元神力量随机转投下界来。
正好遇到盘古元神一分为三,我那一丝元神力量便本能地投入其中一道,并与之合二为一。
这就是我的由来。
所以……
通天是我,我也是通天,本就是一个人。”
听完通天的解释后,江缺才恍然大悟,“原来如此,怪不得你看起来怪怪的。
如果我猜得没错,见过我后,你便机缘巧合地被我的气机影响,从而觉醒本来的记忆了。
对吗?”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通天便是通天。
在盘古元神一分为三的时候,还未曾诞生出灵智,他那一丝元神钻入其中,自然便有灵智诞生。
也算不上夺舍。
最多算是一种特殊的转世方式。
但通天的这种情形,却让江缺暗暗吃惊,“这小子,不简单啊。
被仇敌围攻追杀,一丝元神迫不得已逃入下界转世重修。
待他回归时,就是报仇之日。
这不是妥妥的主角模板吗?”
许多玄幻文都是这么设定的。
着实叫他诧异。
“没错。”
通天复杂地看了江缺一眼,继续说道:“当初被二哥拉着来到前辈府邸,便被前辈身上的强大气息惊醒那一丝元神。
也觉醒原本的记忆,正式开启重修之路。
因为我上一世早有准备的缘故,故而也不需要补充本源,就可以证道天道级。”
这样一解释后。
江缺、青莲、鸿钧他们都明白了。
原来是这样啊。
怪不得这通天能在短时间内证道成功,怪不得人家不需要补充本源。
因为人家本来就是转世重修的,本来就早有准备好东西,本源自然就能顺利地补充了。
上一世估计也有天道级的功法。
记忆觉醒后,也不需要去推演,更不需要如同其余五圣人一样摸着石头过河。
有功法,圣路重启。
本源也得到补充和完善,虽然不是那种完全的补充,最起码支撑到他证天道级是没问题的。
这样一来,也就使得通天在短暂的几千万年内证道天道级。
人家本就是转世重修者。
不难!
“既然你已经觉醒记忆,为何当初不直接离开呢?”
江缺问道:“要知道,那三界鸿钧既然也是从上界下来的,说不定会将你的存在泄露出去。”
按正常逻辑来说,通天应该尽可能地离开三界才对。
但偏偏他没有离开。
还以三清之一的身份蹦跶着,并且组织其余五大圣人一起镇杀三界鸿钧。
要知道。
其余五位圣人如果不能补全本源的话,他们一辈子都不可能突破。
也就是说,镇杀三界鸿钧对他们一点好处都没有。
偏偏就被通天忽悠了。
不。
这里面还有他江缺的一点功劳。
闻言。
通天解释起来,“其实。这点并不难理解。
一来,我与那三界鸿钧并不熟悉,即使被他发现,他也不可能知道我是谁。
二来,我有敛息之术,三界鸿钧自然不会轻易发现我的存在。
三来,通天是我,我就是通天,我就是盘古三清之一,干嘛要逃呢?
四来,因为前辈您的出现,让我看到一丝别样的机会,还可以趁此机会将三界鸿钧镇杀了。”
江缺:“……”
顿时间。
江缺的嘴角忍不住抽搐起来,“原来,当初你就知道我会那样指点,所以故意装作不知道。
一直等我说出来后,你才一个劲地忽悠起来。
对吗?”
说到这里后,江缺的神色都有些不好看。
很明显,这一段是通天利用他了。
而他那时候还没看出来。
心情郁闷也是在所难免,认为通天的心太大了。
“咳咳!”
通天尴尬地赔罪道:“确实如此,此前也是迫不得已,多有冒犯之处还请前辈勿怪。
但那鸿钧不得不除,他不死,除非我抛弃鸿蒙紫气离开这方世界。
否则别想突破到什么天道级。”
这一刻。
江缺忽然又想明白一个问题,“怪不得在原本的封神大战结束后,三清虽然都吞服鸿钧赐下的陨圣丹,但通天教主后来却消失不见了。
有人说他是被鸿钧摄去紫霄宫了,有这么一层可能,鸿钧可能发现后,打杀了他。
也有可能通天教主后面离开紫霄宫,甚至离开三界,去往那一望无际的混沌中修行了。
以他转世重修者的身份,想要破解陨圣丹也不难。
况且,那鸿钧也说过,陨圣诞只是防备圣人们再次大战罢了。
平时都没事。”
按江缺的猜测,封神大战里的通天很有可能还活着,并且去混沌修行了。
以至于在西游时期都没有见过他是否还存在。
当然。
那时截教和碧游宫都已经没了。
也不排除通天教主心灰意冷,抛下一切束缚后,一个人便离开了。
“你之事,老子和原始等圣人可否知道?”
江缺又问道:“这三界中,除你与三界鸿钧外,是否还有其他像你们这样的外来户呢?”
是只有一两个,还是大部分都是?
或者说。
还有一些存在?
闻言。
通天也回答了,“就目前为止,其余五大圣人都不知道。
天锋傲尊 痴狂斋主
这方天地里,除我和那三界鸿钧外,大概就还有前辈您们三位了。”
江缺、青莲、鸿钧:“……”
他们三个确实是外来者。
并且不为人所知。
这点连其余诸圣都在怀疑。
听完通天的话后,江缺莫名地松一口气,“还好像通天和三界鸿钧这样的存在不多。
否则整个诸天万界怕是都要乱套了。”
事实上。
每一方世界里,都有每一方世界的规则。
想要突破世界壁垒过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更何况,这种事应该也有风险。
甚至,有很大的危险。
要不然天地间早就是穿越者满天飞了。
像他们这样能自由穿梭诸天世界的存在者,更是凤毛麟角。
亿万万中都无一个吧。
“所以,我的运气应该还不错。”
江缺暗道:“这通天的运气也不凡,妥妥的主角模板,拥有主角气运。”
也是不简单啊。
他倒是没有打杀通天的想法,这种‘主角’一般都很难杀死。
比如上一世的时候,通天就是遭强者围攻,自爆肉身都不死。
元神身受重伤后,还能依靠秘法手段破开世界壁垒,以一丝元神下凡转世重修。
可见其诡异之处。
而一旦杀不死,在未来的某一天里,很有可能会被人家打上门来。
复仇!
“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江缺沉思着,又继续询问道:“你所言的那方世界叫什么名字?”
江缺看起来很平静地问道,实则很是好奇。
那究竟是一方怎样的大世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