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hp566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264章 不穩重,女裝展示-jc4n2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湖水荡漾,水流狭窄处,看着就像是羊肠小道。
把酒杯放在这种狭小曲折的水流中,任由它漂流而下,随便取用,这便是曲江流觞的来由。
贾平安从未来过曲江池,被李敬业拉着来,他想的是好好转悠一圈。
看看湖光多好。
看看游人也不错。
湖边杨柳依依,寻个地方坐下发呆也挺惬意啊!
但为何要聒噪呢?
李敬业双手握拳,准备出手。
蔡颖得意的道:“这是文试,李敬业,有本事用诗来说话,有才说话,无才……回家!”
“敬业。”贾平安叫住怒火中烧的李敬业,有些惆怅的道:“某就想买几条鱼回家,为何非得要得意呢?那谁……”
他指着蔡颖说道:“你说某是妇人。”
蔡颖一怔,先前他确实是太得意了些,所以口出不逊。
惡魔主人別惹我 yummy部落格
但输人不输阵啊!
他笑道:“若是贾参军能作出一首媲美上官少监的诗,某致歉。”
“女装吧,从曲江池走到皇城前,如何?”贾平安不是坏人,但也不是被羞辱了依旧默不作声的那等老好人。
上官仪那首诗作的极好,以至于让蔡颖信心十足的道:“好!一言为定。”
上官仪微笑道:“上次老夫在五香楼和你失之交臂,听闻你作了一首诗,很是出色,老夫不胜欣慰……”
这是文坛盟主的架势。
让贾师傅想到了后来的欧阳修。
此子大才,老夫当避路,让他出一头地也!
这个比装的好!
蔡颖退后一步,活脱脱的一个小跟班,与有荣焉的模样。
边上一溜文人一脸钦佩的模样,有人说道:“上官少监虚怀若谷,奖掖后进,当真是我辈楷模啊!”
文人楷模上官仪谦逊的道:“过了,过了!”
“没过呢!”明惠刚从外地而来,急需寻一个靠山。上官仪前途无量,有人说他十年内必然成为宰相,可见对他仕途的看好。
她看了上官仪一眼,见他风度翩翩,含笑而立,让人生出爱慕之心来,不禁靠近了些,赞道:“上官少监风度翩翩,让人爱煞。”
蔡颖笑道:“贾参军可有了?”
“差不多了吧。”
贾平安手中拎着一条大鱼,刚想好了回家怎么做……鱼身红烧下饭,鱼头加豆腐,弄个鱼头汤,美滋滋啊!
念及此,他的心情都好了起来,抬头道:“诗乃是小道……”
轰!
这话就像是炸弹,炸的众人外焦里嫩,有人骂道:“奸贼!诗赋乃大道,你这是想悖逆人心吗?”
“作诗于国何益?”贾平安走近一步问道,神态从容。
那人:“……”
这是对现有文坛秩序的质疑,大唐开放,这种质疑不算是什么,但作为文坛大佬,上官仪必须要做出回应。
他淡淡的道:“诗赋陶冶情操,人不通诗赋,何以为官?”
他看了贾平安一眼,心想这个少年怕是不知道诗赋为何被重视的缘故,如此也算是一次小小的告诫,想来传出去,自己能增加些长者美名。
贾平安微笑道:“汉重诗赋,大唐跟随,为何?不就是因为普通人读不起书,就算是读得起书,他们也只能在经典中埋首,没有渊博的家传,他们压根就无法涉足诗赋。于是……”
他看看这些人,觉得看到了一群骄傲的贵族,“于是诗赋就成了上等人专有的学问。科举重诗赋,要的也是排斥。把中下等人排斥了,剩下一群上等人。”
“大胆!”有人戟指贾平安,厉喝道:“当着大家的面,你妄言文事,妄言科举……”
“得了吧。”贾平安觉得眼前就是一群公鸡,在明惠这只母鸡的面前想出个风头,好博美人一笑。
至于科举,目前就是个笑话。科举出身的官员,若是平民,很难再宦海里游上去。唯有那些官宦人家的子弟才能一帆风顺。
前汉没了,可类似于九品中正这等制度的余毒依旧还在。为官看出身,你是哪个门阀世家的子弟?王家?失敬失敬,上座。
若你不是门阀世家的子弟,官员子弟也行,也能得了优先。
你若是平民出身,抱歉,大部分情况下,你都只能蹲着,看着别人升官,你自家慢慢磋磨。
科举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打破了这种框框限制,你要说大唐也有科举啊!
呵呵!
大唐的科举不糊名,什么意思?就是考官能看到这份试卷是谁作的。所谓行卷,就是把自己的诗赋投给权贵,权贵看中了,就为你去求考官。随后考试,考官把自己的人情小册子翻出来,这个有名字的,中;这个有名字的,中……直至把自己的人情弄完了,剩下的名额才分配下去。
所以门阀世家在大唐一直不灭,根源就在于此。等武媚登基成为女皇后,她深谙这等弊端,登基的那一年就发明了糊名制,可压力很大啊!最终还是没能推广开来。
“某本是来游玩的,可偏生要某作诗,这般无趣。”贾平安愈发的没耐心了。
那明惠捂嘴一笑,“少年郎君,看着很是傲然呢!”
李敬业看着她,就像是看死人。
贾平安微微皱眉,蔡颖笑道:“初春时节,看着河边杨柳依依,何等的惬意,以此为题,如何?”
众人看去,只见两岸杨柳密集垂下,不禁赞道:“好风景!”
贾平安看了一眼,心中微动,微笑道:“某有了。”
他看了上官仪一眼,记得这位后来成为了李治的铁杆,得罪了阿姐,一家子大多都被干掉了,剩下个孙女上官婉儿最后成为了阿姐身边的女官。
此刻上官仪意气风发……
那就给他一下也好。
贾平安背着手,大鱼在身后摇摆着。边上正好有两个带着羃䍦的小娘子出行,他看了一眼,含笑道:“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这是拟人化的描述,把柳树比作是少女。少女身上垂落绿色的裙带……
美!
两个小娘子闻声止步,侧身一看,见吟诵诗的少年在看着自己,不禁欢喜不已。
其中一个小娘子正好有绿色的裙带,不禁捂嘴,眼中全是那种发自内心的欢喜。
上官仪面色微变,他看似谦逊,可隐隐被视为文坛大佬的他,却在五香楼败给了贾平安。此次相遇,他也颇为重视,想扳回一城。
但只是两句,贾平安就让他心情郁郁。
蔡颖吸吸鼻子,觉得不大妙。
所谓名篇,定然是可遇不可求。有人一辈子一首名篇,就靠着这个混饭吃。有人一辈子出几首名篇,那便是大才,大佬。
贾平安出了几首名篇,可今日还能出?
體驗未來人生
你以为名篇是泉水,能不间断、随时随地的喷涌吗?
那个明惠只是听了这两句,就发现自己错了。
这个少年傲然……他傲的有道理!
她低声问道:“此人是谁?”
身边有人说道:“百骑之虎……贾平安!”
明惠的身体一震,“是他?”
贾平安的名声渐渐外传,作为青楼名妓,你兴许不知道他的名字,但他的诗你一定知道,还有那个匪号:百骑之虎!
贾平安果然大才,我错了!
明惠的眼中多了悔色。
“看他的下面!”侍女低声道:“若是不好……”
明惠抬头看着贾平安。
贾平安看似在思索,实际上是在拖延时间,否则一口气就作出名篇来,那也太那个啥……太打击人了。
“不知细叶谁裁出……”他沉吟着,“二月春风似剪刀!”
他对那两个小娘子微微颔首,然后说道:“敬业,走,咱们寻地方烤鱼吃。”
他看着眼前的春光,突然觉得回家不是个好主意,干脆寻个地方烧烤。
三國幻夢 木葉無聊
“兄长,没酒水呢!”李敬业舔舔嘴唇。
“那边有售卖的,走,看看去。”贾平安拎着鱼,兄弟二人扬长而去。
从头到尾,贾平安就没正眼看过那群人,反而那两个小娘子得了他的青睐。
少女多情,有少年为自己作诗,还是名篇,那两个小娘子不禁喜翻了,绿色裙带的小娘子突然拍手,“我想起来了,他是贾参军!是他!他为我作诗了,我好欢喜!”
另一个小娘子牵着她的手,指着她的绿色裙带,羡慕的道:“回家给阿耶说说,我也要绿色的裙带。”
“贾郎君!”两个小娘子追着贾平安去了。
边上一群人沉默着。
有人突然叹道:“这诗吧,某看不及上官少监的那首,那少年还洋洋自得,可见无知。”
众人依旧沉默。
大伙儿都有鉴赏能力,上官仪的诗是不错,可贾平安的更好。
大唐男儿有无耻的,但更多的人哪怕是立场不同,依旧不会昧着良心。一个男子皱眉,“贾平安的诗正契合了如今的景致,看看边上的杨柳依依垂下,可如一个小娘子?而他正好看到了那个小娘子,就有了这首诗。”
另一个男子叹息一声,“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只此两句,就让某心悦诚服,贾平安果然诗才无双!”
上官仪的脸颊颤抖了一下,他非常清楚,这首诗马上就会在长安流传开来,而作为陪衬的自己,将会成为笑料。
老夫不该来!
重生寵夫之路
他看了身边的明惠一眼,这个名妓此刻正翘首,目光追随着贾平安的背影,恨不能追上去。
老夫……败了!
上官仪微笑道:“好诗。”
蔡颖却坐蜡了。
有人说道:“先前说什么……蔡颖要女装走到皇城前呢!”
大唐男儿,一诺千金,否则人人都看不起你。
蔡颖心中绝望,“要不……明惠可带了多余的衣裙?”
凭你也配穿我的衣裙?明惠捂嘴笑道:“奴没带呢!”
说着她福身,“奴有些不便,就先告辞了。”
她带着侍女匆匆而去。
看方向,分明就是去追贾平安。
“这女人,前倨后恭,真是可恶可恼。”
有人不满,有人却不以为然,“先前某也不喜贾平安,可这首诗一出,某也觉着他有才,想亲近。某尚且如此,何况一女妓?”
有人看了上官仪一眼,“今日可还要作诗?”
“贾平安珠玉在前,某却是作不出了。”
一群人今日来曲江池聚会,上官仪是大佬坐镇主持,可现在却灰头土脸的心生去意。
隋唐第一好漢 幽州龍魂
蔡颖在那边寻衣裙,一边穿,一边哽咽道:“诸位,传出去某怕是没脸见人了。”
在这个时候女装就是羞辱人的事儿,比如说三国演义里描述的诸葛亮用女装羞辱司马懿,这事儿多半是演义,但也能看出此刻对女装的态度。
蔡颖出发了,贾平安那边也架起了火堆,开始烤鱼。
李敬业去寻了酒水,两兄弟就着一条大鱼,吃的酣畅淋漓。
“兄长。”李敬业吃完后,指指边上,“那个女人来了。”
庶女很毒很傾城 月影微涼
網遊之巔峰天下 悲鳴葉
明惠见他指着自己,就含笑过来。
李敬业皱眉,“兄长你说见人笑嘻嘻,不少好东西……”
明惠的脸马上黑了。
贾平安看了她一眼,“回家!”
明惠见过许多所谓的大才和官员,那些人对她很是客气,唯有这个少年,从开始就压根没把她放在眼里。作一首诗也宁可用路过的少女作为素材,却不肯用她这个大美女。
她福身,“见过贾郎。”
哥不是狼,呵呵!
贾平安无视了她,径直走了。
明惠心中失落,转身看着他远去。
身边的侍女嘟嘴道:“娘子,他好得意。”
“这等大才,当然要得意。”明惠只觉得心中空荡荡的道:“我不知是他……你可知晓这个少年的厉害?”
侍女摇头,她就是服侍明惠的,什么诗赋都不懂。
“哎!”明惠叹息一声,“他的几首诗,首首皆是名篇,要紧的是,此人的诗风格百变,既有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孤绝;也有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的悲凉;更有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的多情……这等大才,上官少监在长安风头出尽,可这个少年只是一首诗,就让他无言以对。这等少年……他还是百骑的参军,更是军功封爵……”
侍女听呆了,“娘子,这等少年不正是咱们寻的靠山吗?”
“是啊!”明惠苦笑道:“可先前我却靠拢了上官仪,此刻再去贴近,怕是被他看不起,我……真是悔了,觉着心疼。”
侍女惶然,“娘子,咱们刚到长安城,要寻个靠山才好,上官仪那边今日看着生气,怕是不肯呢!”
这便是明惠把肠子悔青的缘故。
若是先前她一言不发也好,此刻也能寻了贾平安说话。
人生……就是这么无奈!
晚些,蔡颖着妇人衣裙,一路被好事者簇拥着行走在朱雀大道上,顿时引发了轰动。
姜红衣急匆匆的进去,见萧淑妃在假模假式的做针线,就急切的道:“淑妃,那扫把星又得意了。”
萧淑妃抬头,明媚的脸上多了狐疑,“什么得意?”
姜红衣喘息了一下,“说是贾平安去了曲江池,遇到上官仪他们在作诗。上官仪他们挑衅,贾平安口占一首诗,竟然压的他们无言以对。更有人打赌输了,如今正着妇人衣裙往皇城来了。”
“什么诗?”萧淑妃漫不经心的问道。
“奴记得,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姜红衣赞道:“淑妃,这首诗奴一听就觉着春意盎然呢!”
萧淑妃起身,“此人果然有大才,可却不受拉拢,去问问陛下,就说我又梦到了邪祟。”
李治此刻很忙,等得知了此事后也是一怔,然后笑道:“上官仪四十多了,和一个少年比试诗,赢了胜之不武,输了丢人。此人看来有些不稳重。”
可怜的上官仪,瞬间在李治的心中多了一个不稳重的标签。
“陛下,上官仪那边有人打赌输了,着女装来了皇城前。”
王忠良心痒痒的,想去看看。
李治嗤笑道:“此等人无能也就罢了,还无知。赌什么不好,女装……”
王忠良说道:“说是贾平安提的。”
后世用女装来打赌的事儿太多了,贾平安顺口一提,蔡颖就掉进了坑里。
李治起身,“去禁苑走走。”
咳咳!
王忠良知晓,这是要去感业寺。
等到了感业寺,苏荷把武媚叫来,自家赶紧闪人。
贾参军说了,帝王的事儿别看,别过问。
李治见武媚低眉顺眼的,心中暗自满意,“那些人如今可还寻你的麻烦?”
武媚摇头,“多谢陛下看顾,如今都不敢了。”
李治更满意了几分,不禁想起了贾平安,“那个百骑的参军贾平安,今日在曲江池,一首诗让上官仪无言以对……哈哈哈哈!”
他说这个是调节气氛,可在武媚的耳中,却是个好消息。
小老弟竟然这般厉害吗?
“陛下,那上官仪贫尼怎么就没听过呢?可是大才?”武媚一脸好奇。
“你啊你!”李治指指她,笑道:“那上官仪有才,先帝在时就时常令他起草诏书敕令,当然有才。可贾平安的诗才却是更厉害。”
他看着武媚,心中的满意又多了一分。
连上官仪都不知道,说明她压根就没有干涉政事的愿望。
武媚笑着说道:“原来如此。”
她怎么会不知道,那阵子她在先帝的身边伺候,上官仪经常出现……
她笑的很是明媚,还带着些卑微。
就和这春光一样。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