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9l4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第301章:拓跋子墨相伴-4oo2g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中华历史数千年,江湖与功夫一直存在。
功夫这东西,虽说没有武侠小说里面写的那么神奇。
但却也有自己的独到自处。
就比如这轻功,虽然不能真如武侠小说里一样飞天遁地。
但要是真的将这轻功练好了,飞檐走壁却也不是什么难事儿了。
而在这座蓬勃广大的江湖之内,又有多少高手,谁能知道呢?
那采花贼旁的不说,在轻功一项,绝对算是顶尖高手了。
速度之快,好似旋风,一会上房一会下地。
似乎根本没有任何东西能对他造成哪怕一丁点的阻挡。
而在后面追击的三名武者可没他的本事。
在地上猛追不多时就再已找不到暗衣人的身影了……
……
一阵急行过后,黑衣人回头望去。
那三人已经已经不见踪影了。
可他没有选择停下,而是继续北奔,一直冲到城池边沿地带,速度才算是减缓下来。
黑衣人向左右望了望,见周围无人这才倚靠城墙坐下,大口喘着粗气。
“兄弟,你有这一身好本事,你做点什么不行?”
“非得去做个采花贼,难道你不觉得有点太浪费了吗?”
也就在这时,黑衣人忽然听见,自己右手旁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这突如其来的话音可把他吓的不轻。
黑衣人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举目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什么人?”
直到这时,那黑衣人才发现,在他右手边有一颗参天老树。
在那老树之下,有个身形并不算强壮的家伙倚靠着树干望着自己呢。
这人身上,穿着了一袭深蓝色的锦袍,华丽的造型十分扎眼。
他是一直在这里,还是刚来的?
如果是刚来的,他究竟是怎么做到无声无息接近自己的?
对方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的,那黑衣人全然没有感觉。
不过通过对方刚才的那句话他也可以肯定他是追着自己过来的。
但即便是在他最放松的时候。
对方也不可能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而无声无息地接近自己。
难道对方是飞过来的?
但这绝对是不可能的呀。
可他究竟是怎样来到自己身边的呢?
说实话,眼前这黑衣人有些紧张了。
他手握刀柄,直直的望着那人。
收到来自拓跋子墨的紧张值+99……
拓跋子墨?
拓跋姓?
李承乾挑了挑眉,不由自主念叨了一句道:“拓跋子墨,这姓氏可不常见了呀……”
听闻他的话,拓跋子墨的身形明显震颤了一下。
他显然没想到,对方一下子就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他满脸茫然的望着李承乾:“你认识我?”
“不认识。”
李承乾挑了挑嘴角,道:“我对打不过我的人,一向没什么兴趣。”
听闻这话,拓跋子墨歪了歪脑袋:“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我?”
李承乾歪了歪脑袋:“打不过我的人,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这番话,着实是有些刺激了拓跋子墨了。
他猛然咬牙,随后身上的杀气顿时生出,持刀向李承乾刺去。
他的刀很快,但在李承乾眼中,还称不上厉害。
李承乾轻松避开锋芒,并没有急于换手,而是轻笑道:“兄弟,有话好说,何必非要动手呢?”
拓跋子墨也不接话,只是手中招式更快了。
这一刀接着一刀不断进攻。
刚开始李承乾还有心思陪他玩玩。
但时间一长,李承乾也有些忍不住了。
李承乾冷笑道:“既然是你自找苦吃,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话音落下,他直径赤手空拳的迎上拓跋子墨。
躲过对方两刀后,拓跋子墨也有些着急了,抡起长刀全力出刀斩向李承乾的脖子……
见状,李承乾的双眼微微眯缝起来,不慌不忙的躲开对方的一刀。
趁着对方前力已出后力不及之时,李承乾猛然向前踏出一步,用肩膀重重的撞在了拓跋子墨的胸口上。
下一刻,李承乾单脚一点地面,双脚齐出,正中在拓跋子墨的胸口,将其直接踹的向后倒飞出去。
这一脚,李承乾最起码已经出了八分力了。
以他的力量来说,哪怕是石板也能踹的断,更何况是人的胸口呢?
拓跋子墨倒飞时,人还在半空,一口鲜血便被他喷了出去。
这时,拓跋子墨已能确定对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了,绝不是自己能应付得了的。
他将牙关一咬,手臂抖动,人还在半空中时,便将手中刀直向李承乾甩去。
李承乾侧身的同时手臂向外一挥,腰间的定唐刀猛然出鞘,正撞在飞来的刀上。
长刀打着旋飞落向一旁,插在地面上。
但就在这片刻间,当李承乾抬头再看时,已不见对方的身影。
拓跋子墨虽是借李承乾挡刀的空挡跑了。
但李承乾若真想追他的话还是能追得上。
不过他感觉真没有必要。
对方根本没有要与自己说话的意思,即便是追上,还得交手。
他今天之所以追出来,不过就是一时兴起罢了。
至于旁的事儿,他也懒得去管。
李承乾瞥了一眼拓跋子墨消失的方向,正要离去,忽然瞥到地面有乌光闪烁。
李承乾低头一瞧,正看见在地面的落叶中有一只镶嵌着金属边的牌子。
李承乾好奇地将其拣起,拿在手中翻看。
我的贴身校花
牌子象是由木头雕刻而成,并且镶嵌了金属边沿。
这东西一面雕刻有一只猛虎图腾,另外一面则写了一个月字……
猛虎?
月?
这是什么意思?
李承乾拿着牌子,又琢磨了一会,随手将牌子塞入怀中。
这只牌子很可能是从拓跋子墨身上掉下来的。
李承乾虽然弄不懂是什么意思,但估计那拓跋子墨应该从属于某个组织里的。
这只牌子,也象是该宗门成员所持有的令牌。
什么组织会要这些身材娇小的女子呢?
看来,大唐之内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事呀。
就在李承乾刚刚离开之际,忽然听见前方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与此同时,在草堆之中窜出三名手持长刀的家伙,挡在他的面前。
这三人,眼睛眨也不眨地上下打量着李承乾。
这三人显然是刚才围堵拓跋子墨的那些家伙。
血域魔尊 半月断桥
见到这三人直直的望着自己,李承乾的双眸眯缝起来……
他多聪明?
几乎马上就想到,这下怕是要出误会了。
刚才拓跋子墨往这边跑的,自己刚好又从树林里出来,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
事情好像大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