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pd4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線上看-第287章 你們快走吧閲讀-jzgn9

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
小說推薦重生後成了皇叔的心頭寶重生后成了皇叔的心头宝
夏侯一时间一句话都说不上来,只觉得大长老说的很对,可自己也不想认输。
她就是觉得阮心莲和自己不亲,没有那种血浓于水的感觉,不像是和陶夭 的时候。
就算是那会儿的陶夭傻乎乎的,已经成为了整个京城的笑柄,夏侯也没介意过这些。
相反,在夏侯看来,那些人对自己的女儿不好,那是因为那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女儿究竟有多好!
后来陶夭恢复了,夏侯特别开心,只觉得这孩子是有福之人。
因为陶夭恢复了,大长老也就回来了,这一家人,才算是齐齐整整的一家人了。
至于被打发回了并州老家的那位……夏侯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夏侯连带着阮心莲都不肯承认,就更别提张氏了。
最后张氏被打发去了并州,夏侯的心情也是比较好的。
毕竟这样就没有人打扰他和大长老之间的二人世界了。
夏侯和大长老根本就没想到两个人站在门口互诉衷情的这一幕,被有心之人看在了眼睛里。
距离大将军府不远处的角落里,有两个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个里面的人。
其中一个冷笑着对着另一个道:“怎样,死心了吗?我们家主人早就说过了,夏侯的眼睛里,根本就没有你的存在。可你偏生还不肯相信。还以为你这么多年的守护,夏侯总会对你有点感情。你现在知道了吧?夏侯心里根本就没有你。”
另一个人抬起头,怨毒的一双眼睛盯着已经关上的将军府的大门。
若是阮家人在这里,肯定能看出来,这个人就是被打发去并州的张姨娘。
此刻她整个人被包裹在斗篷里面,像是鬼魅一般,恶狠狠的沉声道:“好你个夏侯,我伺候你这么十几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日日和我温存也就罢了,可这转眼就装作是正人君子的样子有什么用。你要果真是个柳下惠,那怎么会有心莲那孩子的?”
“走吧,张氏,去你应该去的地方,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如果你连带着这个事情都做不好,那就不要怪我们家主子不给你女儿留活路了。”浓重的警告声音,让张氏瞬间就慌乱了起来。
不顾场合的就要对着这人下跪:“不行啊,不可以啊。你们不能这样做。你放心,不管你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照做的。只求你们放了我女儿心莲吧。她年纪还小,很多事情,她实在是做不了啊。”
“你放心,只要你乖乖听话,咱们自然会放你女儿一马。等你女儿将来掌控了这将军府,还愁你不能回来当家做主吗?”
张氏脸色十分难看的看着那人,最终狠狠的瞪了大长老一眼,这才转身走了。
也许是因为女人的直觉的缘故,大长老突然感觉到一股十分强烈的恨意,下意识的回头,却只看见两个身穿黑色斗篷的人远走。
“怎么了?在看什么?”夏侯好奇的转过头,就听见大长老低声道:“老爷有没有觉得,那边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女人,很像张氏。”
夏侯不以为意的撇嘴道:“张氏不是已经回去平洲了吗?夫人肯定是看错了。”
大长老固执的看着那人的背影,眼睛一眨不眨的沉声道:“不是的,老爷,我真的觉得那个人是张氏。再说了,我从来都不认为张氏是一个足够安分的人。老爷最好是派人去平洲问问,看张氏是不是真的去平洲了。”
“好,我回头就派人去平洲问问。”夏侯一面说,一面就拉着大长老,打算回去。
金石盟
可大长老固执的看着夏侯:“老爷最好马上就派人去。今夜就是除夕了,年节还有这么长的时间,这若是在年节里闹出什么事情来,只怕是不太好。”
夏侯的脸色不太好,觉得大长老过于紧张了,却又碍于自己和大长老的关系才刚刚缓和,又不太敢和大长老说什么,只低着头,闷闷的道:“今天过年,按道理我们派过去平洲老家送年节礼的人应该会回来。到时候问问就知道了。去平洲老家就一条官道。若是没在官道上碰见……”
夏侯原本也没将这件事情当成一回事的,可当和大长老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夏侯的脸色瞬间就难看了起来。
大长老心细如发,一面拉着夏侯往里面走,一面对着夏侯低声道:“老爷不必担心这么多。其实咱们在意的人,也就是这府里的人了。 只要咱们保护好府里的人,其他的,也就不必想那么多了。老爷觉得呢?”
“可是……”
一想到十几年前,张氏做的手脚让自己和大长老这么多年都夫妻不和,夏侯的心头就像是吃了苍蝇一样的难受,所以现在一想到事情可能会朝着自己不愿意看见的方向去发展,夏侯的心情就变得难受了起来。
这十几年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只有夏侯自己才知道,他确实是不愿意再让自己过这样的日子了。
阮氏似乎知道夏侯心里在想些什么,略微顿了顿,对着夏侯压低了声音的道:“老爷请放心。从前是妾身不懂事,所以才会和老爷离了心。现如今妾身也想明白了,不会因为那些小人的从中作梗,影响到妾身和老爷之间的感情了。”
夏侯神色中带了几分惊喜的拉着大长老的手:“夫人此话当真?”
大长老嗔怪道:“莫非在老爷的眼睛里,妾身就是一个说话不算话的人吗?”
“不,为夫自然相信夫人。”
两人正说着,前院就有人来报,说去平洲送年节礼的人回来了。
大长老神色一愣,还没来得及吩咐什么,就听见夏侯沉声道:“让人过来回话。”
片刻之后,人就来了,是一个十分看起来十分精明能干的中年男子、
“奴才贾三,见过老爷,夫人。”
这个贾三是大长老的人,去平洲老家送年节礼,那可是肥差,以前都是张氏的人在做的。
大长老一回来,就以十分强悍的手段清扫了张氏的人,这个肥缺,自然也就落到了自己人的头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