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3r635精华都市言情 全球戰國 線上看-第六六八章 大明的駐印軍鑒賞-9o19s

全球戰國
小說推薦全球戰國
1638年3月,印度,阿格拉。大明驻印军团总司令部。
“哎呀,振南兄,好久不见。”
“别,老李啊,你好歹比我大两岁嘛。哎,快坐快坐。”
所谓老李,乃是当年与毛文龙一起投入熊廷弼麾下,然后在宽甸共同练兵多年的李永芳。
虽说朱由栋一直提醒自己:历史本位面上的一些没有气节的人物,或者做了错事的人物,很多时候都是大势所趋。作为皇帝,还是应该尽可能的公平,不应该用这个位面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戴着有色眼镜的去看那些人。
但,他想是这么想,真的做起来又是另外回事了。尤其是当年祖大寿参与进了东林党试图毒杀他的案子后,这有色眼镜是怎么都摘不掉了。
所以这几十年下来,毛文龙一直都是实职的部队主官,衔职也升得极快,打下印度后,军衔成了上将,军职则是堂堂的大明驻印兵团总司令。而李永芳呢,还是毛文龙念旧情,主动找到御马监,将他从大明本土的后备军司令部给调了过来,做了自己的参谋长。
双方坐定后,毛文龙看了一眼李永芳:“前些日子杨涟、左光斗都先后弹劾你,说你在你的园子里骑着手下的奴仆出行,可有此事?”
“啊?这些东林余孽一天吃饱了就是喜欢没事找事!哎,振南啊,你又不是不知道,这印度人,天生奴性,他们自己愿意让我们骑,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哦,那天确实骑了一会,就是巡视下我自己的园子里的耕地,督促下面的人准备春耕嘛。多大的事儿?”
異能種田奔小康 瀟湘萍萍
極品透視 松海聽濤
“咚咚咚~”使劲的敲了敲桌子,毛文龙声色俱厉的道:“老李啊!咱们是武将!是骑马的,不是骑人的!就算现在机关枪、冲锋枪大行其道,骑兵已经式微。但我们外出,坐车不好么?为什么要骑人?当年皇上离开印度的时候,对我千叮咛万嘱咐,说千万要保持军队的战斗力,不要被这里的污七糟八的事情给腐蚀了。你看看你!来了印度不过两年多,庄子收了一个又一个,手下的奴仆没有五千也有三千了吧?你要干啥?学东汉的那些世家啊?!”
金牌江湖 紅金
名門試愛
“砰~”掏出随身的打火机,点燃了一颗香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后,李永芳吐出一个烟圈道:“振南,老兄弟,你这么说就有些过了。你今年多少岁了?六十二了吧?我呢?六十四了。按照军官管理办法,我这个少将,若是还升不上去,到了六十五岁就必须退役。你说吧?我这个年纪还有什么念想?既然国内不准蓄奴,又搞什么官绅一体纳粮,那我也只有在这里购置庄园,将来传之子孙了嘛。不然我一辈子为枢相,为皇上卖命,图的是个啥?”
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毛文龙,李永芳又道:“再说了,我这样的到底是高级军官,还算有自制的了。承蒙皇上厚待我们,我这少将一年的军饷也有上千银元。购买庄子,那是和当地王公贵族平买平卖,从不巧取豪夺。你看看那些中下级军官和普通的士兵?TMD媳妇娶了一个又一个。这媳妇多了,生的孩子也多。吃饭的嘴多了,光靠那点军饷哪里够?还不是得去欺负当地土著?”
听着李永芳的话,毛文龙的眉头皱得更紧了。
印度这块地方的人,实在是太驯服了。说真的,毛文龙感觉,若是大明驻印军把在印度的这个搞法换到国内,分分钟就激起民变,然后朝廷的镇压就来了。但是在这里?你对这些印度人越狠,他们越是服从。
虽说印度人内部还是有根深蒂固的种姓制度,高低种姓之间绝不通婚。但是大明的官兵哪里计较这个?只要你听话,你驯服,那你就是自己人!如此一来,大明的官兵们,自然得到了很多印度低种姓女子的青睐——大明的官兵虽然不是白种人,但比起印度的首陀罗、达利特什么的,还是白多了!
这女追男,一般而言都是很简单的。所以自1634年8月印度基本抵定开始后三年多时间里,大部分的大明驻印官兵,都在这里有了小妾或者妻室。自然的,明印混血儿也在最近一两年里大批的出生……
正如李永芳所言,吃饭的嘴多了,明军的那点饷银就不够了。而道德这个东西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那得解决了温饱之后才有。所以,最近大半年来,驻印军与周边百姓的关系——嗯,说紧张倒不至于,毕竟这里的人是典型的欺软怕硬。但无论如何,都不如以前融洽了。
对于这样的局面,温体仁和毛文龙都有些无奈:大明派到美洲去的那个师,除了正常饷银外,还给了安家费的——就当他们回了来了算。可是对派到印度的三个师,是没有安家费的:人家去美洲是拿命去拼,你们驻守印度是享福的。所以,国防部对驻印官兵是没有额外补贴的。
这当兵的钱不够了怎么办?手里的枪是摆设么?
所以老温也只有让毛文龙下严令,让大明的驻印官兵最多只能娶一妻三妾,多了就要被勒令退伍。
但即便如此,大明的官兵们还是被热情的印度女郎再三再四的拿下。这些家伙和对方滚完床单后要是有了孩子,哪怕限于军法不能再明媒正娶,但依然要给对方生活费:中国的男人,至少在这个时代,渣男的比例是极小的。比起黑叔叔们创造生命成功后就玩消失不知道好了多少。
可就造成士兵们总是想搞各种生发,由此导致军民关系紧张。而这战斗力嘛……
漠北狂妃
“刷!”无奈的摇摇头后,毛文龙扔出一份文本:“这是锦衣卫在欧洲的密探拼死送来的消息。从去年12月开始,欧洲就陆陆续续的在开始动员。到了今年的一二月间,这动员规模更是越来越大,怎么都遮掩不住了。按照锦衣卫的分析,这一次欧洲动员的军队,起码超过了三十万。”
“干什么?他们要去打奥斯曼?”
“真要去打奥斯曼就好了!我大明以前毕竟在奥斯曼常驻过使节,所以也发展了一些下线。根据这些人透露的情报,奥斯曼也在进行大规模的动员。”
“那就对上了呀,这两国又要打个不可开交了。”
“放屁!人家奥斯曼是在把兵力往着东边集中!”
“这……”虽说年纪大了些,最近几年也丧了些。但好歹李永芳也是老将了。毛文龙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他自然就分析出了味道。
古墓蠻腰·千年洞天 魔吟七曲
一、欧盟大举动员,这个规模肯定不是吃饱了没事干瞎折腾。肯定是要去打某个地方。
二、奥斯曼也在动员,但是在欧盟大规模动员的情况下,还把主力往着东边投放而不是加强西部边境的防守。那只能说明,这两家已经达成了某种协议——欧盟的这次动员,不是针对的奥斯曼。
三、如此,欧盟的动员针对是谁,呼之欲出:三十万以上的士兵,不可能运到美洲去。那里的地形和境况决定了兵多未必能发挥出优势。
所以,只能是印度了。而且搞不好奥斯曼动员的军队也是冲着印度来的。毕竟,奥斯曼这些年早就把波斯拆得四分五裂,对付一盘散沙的波斯,不需要大规模的动员。
“嗯……”再次点燃了一颗香烟后。李永芳沉思了一会:“此事,温相怎么说?”
“印度总督区全境动员,整个南亚各藩国全部动员。此外,挂加急信,向北京报送。”
“北京的援军再怎么快也得半年以后了。”轻声嘀咕了一句后,李永芳吐出一个烟圈,然后对一直站在旁边的毛承斗道:“贤侄,怎么这么没眼力见儿?快去给你父亲拿印度地形图来。”
两个老头把地图展开后,李永芳道:“振南,听闻西贼的新式战舰排水量超过了万吨,我们的海军只怕?”
“颜思齐那个家伙昨天的会上已经说了,若那艘万吨战舰来了,他只能是尽力周旋。”
“嗯。”也没去吐槽海军,李永芳稍稍思索后便道:“如此,印度半岛西岸的各个港口都难保安全。”
寵你有癮:邪性BOSS的失憶小貓 貓小四
“确实如此。所以我的意思,是把主力集中在内陆的交通要道上,若西贼真的来了,那我们的主力就根据其登陆地点,随机应变。”
“……哎,海军若是不敌,也只好如此了。”
“是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毛文龙道:“现在的问题是让谁去守开伯尔山口。若是我料得不错的话,若奥斯曼真与西班牙结盟,那他的大军应该是从波斯方向开过来,这开伯尔山口就是必经之处。”
所谓开伯尔山口,简单的说就是:南北走向的兴都库什山脉和东西走向的喜马拉雅山脉差一点点就连在一起了。而差的那么一点点,就是开伯尔山口。
数千年里,从最早的雅利安人,到亚历山大帝国,贵霜帝国,伽色尼王国,恺加王朝,杜兰尼王朝……一直到莫卧儿帝国,大航海时代以前,中亚、西亚的势力,全都是从这里进入南亚的——这是古代交通技术下,陆路进入南亚的近乎唯一的入口。
不过,虽说这么多的入侵者都从这里进入南亚。但是他们进去做了南亚的新主人后,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在这开伯尔山口修筑一座关卡或者建设一个完整的防御体系。反而是在南亚温暖富饶的土地上,接受种姓制度,然后迅速腐朽,等着被新的入侵者所征服……
而在大明拿下印度后,大明的官员们稍稍了解了一下这块大陆的历史后,不需要朱由栋提醒。温体仁走马上任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发动二十万民夫,去开伯尔山口修筑防御体系。
破界仙緣
鬼王降臨 妖亂神界
所以,这会儿开伯尔山口的防御体系是完备的。只是需要定下去守备的人员,以及多少部队。
当初朱由栋离开这里的时候,留下了三个师。最近这三年,温体仁又从这三个师里抽调了部分军官,以这些军官为骨干,以当地印度人为兵源,组建了五个印度师。所以,这会儿毛文龙麾下,表面上看起来,是有八个师,12万人。
但,毛文龙自己知道,若是按照曹文诏当年征印时给各部队设定的战力表来参照。原本战力是8、9的三个大明师,在驻印三年多以后,这战斗力起码打个八折。而那五个印度师,嗯,由于锡克人已经独立建国,所以这些纯粹以印度斯坦族组建起来的印度师,战斗力大概就是2、3的水平吧。
“老李啊,我是这么想的。若是敌人来犯,通过海路直接在半岛登陆是最快捷的。开伯尔山口那里是纯粹的陆路,真要几十万大军走那里,估计可能性不大。所以,我的意思,那个地方,调一个我们自己的营去,然后让锡克人派一万人听从我们的指挥就行。”
百鬼禁忌 千鈞四兩_塔讀文學網
“……可以,那让谁去呢?”
“曹变蛟和左梦庚吧,到底一个是曹帅的侄子,一个是左良玉的亲儿子,最近这三年来,也就他们那个营还保持了每日出操训练…..给他们的那个营加强点人手,装备、弹药什么的给足点。把开伯尔山口交给他们。我们主要的力量,还是要放到应对登陆之敌方面。”
“好。”又点燃了一颗烟,李永芳悠然道:“也不知道是敌人先到呢还是援军先到啊。”
“哈哈,管他呢,反正都是打仗,无非生或死罢了!”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