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u0s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第819章:少年,你可願意拜我爲師鑒賞-4jkr3

一切從錦衣衛開始
小說推薦一切從錦衣衛開始一切从锦衣卫开始
秦斩闻言回头望去。
只见一位头发花白,穿着破破烂烂的,笑起来脸上的皱纹宛如老树皮的老人家正微笑着看着他。
厲害 了 我 的 原始 人
“老人家,何出此言呢?”
秦斩有些警惕的说道。
“我看你想问题想的头都秃了,就知道你一定是陷入困境了,你或许需要一点指点。”老者出言说道。
法醫 王妃
秦斩闻言顿时感觉到一阵窒息!
“阿弥陀佛,老人家误会了,我不是秃子,我只是光头而已,我是出家人!”秦斩黑着脸说道。
“原来是和尚,不过和尚不都是秃子嘛!”老者满不在乎地说道。
腹黑总裁,情难自控
“秃就秃吧,那么老人家想要给我什么什么指点呢?”秦斩说道。
“年轻人,看看点吧,人间不值得,早登极乐不好吗?”
老者说着,说完之后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便离开了。
秦斩再想去追,结果早已不见老者的身影。
“高手啊,难怪我用洞察之眸都看不出他的信息,看样子他是佛国一脉隐藏在佛国的大佬!”
“哈哈哈,我果真是气运之子,瞌睡了就会有人来送枕头。极乐世界,佛祖涅槃身的消息或许在极乐世界!”
秦斩在心里想着,心情豁然开朗了很多。
极乐世界与娑婆世界想通,所以想要前往极乐世界并不困难。
佛国由三个残破的大世界组成,但是经过炼制之后,这三个大世界面积倒不是那么大,最大的娑婆世界也就相当于一个全盛时期的中等世界那么大。
而极乐世界和琉璃世界,是几乎已经完全枯死的大世界,虽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但是也就是堪堪相当于一个比较小的中等世界。
整个佛国的面积基本上等于三个中等世界的面积,因此很大很大,差不多相当于三个没有天地元气复苏的武界那么大。
这已经是很大的面积了,秦斩如今身处娑婆世界,要想前往极乐世界,还是需要花费不少时间的,尤其是在佛国。
秦斩发现这里的空间异常坚固,甚至比人世间的空间还要坚固,因此想要在这里施展神足通,所消耗的元神之力更多,而且速度也更慢!
不过即便如此,九天之后,秦斩通过已经稳固的虚空长廊,从娑婆世界进入了极乐世界!
“自此世间向西而去,经过十万亿佛土之彼方即为极乐净土。”秦斩感慨着说道。
据无量寿经所载,往生于该佛土者身受诸种快乐。
例如,身上有如佛之三十二相,且具五眼六神通,五官之对境非常微妙,心中舒畅清凉,在心中闻法,供养佛菩萨,即得开悟。
然在该净土中,有所谓边地、疑城、胎宫等处,乃为无量寿佛之救度者之往生地。
快乐秦斩倒是没有感受到,但是这浓郁的信仰之力使得他的元神法高速运转,元神不断的壮大,倒是使得他心情有些愉悦。
佛国没有一年四季,没有日月轮转。
四季如春,光明永存,这便是佛国。
因此在这里虽然也可以引来雷霆,但是一个不小心,引错了雷,可就坏了。
所以在之前,很多佛国的日游境巅峰的修士要引春雷,都是前往人世间,美其名曰红尘炼心,但是实际上就是去渡个雷劫!
但是现在不行了,佛国和人间界的通道被隔断了,所以如今的佛国各大寺庙皆有四时钟,有专人计时,以提示修士何时应该引天雷渡劫!
“站住,别跑!”
“快点拦住他,抓小偷!”
“……”
一阵嘈杂的声音响起,秦斩看到一个穿着破破烂烂的小乞丐被一群人追着打,嘴里还塞着半个包子。
也许他是饿极了,才偷了人家包子铺的包子。
“人呢?”
“刚才还在这呢,怎么会不见了?”
“人呢?你们有没有看到他跑到哪里去?”
一眨眼的功夫,小乞丐躲了起来。
包子铺的老板看到了秦斩,于是走过来询问道:“这位小师傅,你又有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小乞丐从这里经过?”
“看到过,他去那边去了!”
秦斩随便指了一个方位说道。
“走,去那边!”
包子铺老板呼朋唤友浩浩荡荡的离开。
“出来吧,他们都离开了!”
秦斩望着不远处的一堆杂物说道。
躲藏在杂物堆里面的小乞丐走出来之后,望着秦斩说道:“多谢圣僧搭救,我,我是真的饿急了,要不然我不会去偷东西!”
“你叫什么名字?”秦斩询问道。
“我叫乔达摩!”少年说道。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你是佛族?”秦斩询问道。
“我的父亲是人族,母亲是妖族和佛族混血。”乔达摩说道。
“他们人呢?”秦斩说道。
“都死了。”乔达摩说道。
“极乐世界,没有疾病痛苦,人族最少可活百年,佛族和妖族混血,至少也能活三百年,我看你不过十四五岁,为何父母双亡?”秦斩疑惑道。
“被人害死了,被一群身穿黑色袈裟的人害死了!”少年眼中闪出愤怒的火焰。
秦斩闻言一愣:“你记得,你记得佛国有身穿黑色袈裟的人?”
“我怎么会忘记,他们害死了我的父母!”
乔达摩说道:“他们拿着禅杖活生生将他们打死了,我太害怕了,我当时就躲藏在床底。”
“我恨我自己,我无能,我救不了他们!”
“可是我跟周围的邻居说,我去请求兰法寺的法师,铲除这帮恶人,可是他们都不信我,他们都不信我!”
“他们说我自幼父母双亡,根本就没有父母,就连邻居家的碧瑶妹妹都说我们是自幼父母双亡!”
“可是他也是有父母的,我记得很清楚,他们都说我病了,是这样的吗,圣僧?”
秦斩闻言摇了摇头:“不是你病了,而是整个佛国都病了。”
“自幼父母双亡的孩子都会由附近的寺庙收养,无条件到他们长大成人,为何你不在寺庙,反而出来?”
“寺庙的人动辄打骂我们,而且他们故意排挤我,疏远我,再呆在那里,我都要被他们打死了,所以我就逃了出来。”乔达摩说道。
“佛国不是良善之地吗,为何会如此?”
秦斩闻言一愣。
“圣僧,如果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善,那么善也就成了恶!”
“您觉得,每天摘抄经文三本过分吗?”
“完不成就要禁食,思过,受戒,这些过分吗?”
“打着为你好的幌子摧残你的精神,肉体这些过分吗?”
“在我看来,有的时候,伪善比恶更可怕,而现在佛国里到处都充斥着这样的人!”乔达摩说道:“佛国根本不是我父母描述的那样,他们骗我!”
秦斩闻言摇了摇头:“不是他们在骗你,而是佛国变了。”
“少年,你可愿意拜我为师,我教你修行?”
“真的……真的可以吗?”
少年眼中满怀希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