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de Navigation

X

0nd2x精彩絕倫的小說 撿到一隻始皇帝 愛下-第一百六十一章 未來的秦王與未來的范雎鑒賞-5f7ww

撿到一隻始皇帝
小說推薦撿到一隻始皇帝
赵括分析的并不错,秦国出兵韩国,图谋的却是楚国。
范雎自从为一王天下心动之后,便即刻将楚国当作了一王天下最大的威胁。楚国的国力强大,又有一位能听得进大臣上言的君主,一位还算不错的国相,他们是不会任由秦国去征伐兼并诸国的,他们会是秦国的巨大阻碍,可范雎并不觉得,秦国能够灭亡楚国,无论是从疆域,人口,或者各方面来说,覆灭楚国的难度都太大。
因此,范雎的目标是削弱楚国,这个削弱不不只是从疆域,人口等方面,更是从威望,军心等方面。在为秦王提出了远交近攻的国策之后,范雎的第二个国策,弱楚,也正式摆在了秦王的面前。范雎的策略是连环形的,弱楚只是个开头,在达到削弱楚国,迫使楚国不敢插手中原战局之后,他还有针对赵国,魏国,吞并韩国的一系列战略。
范雎很受秦王的宠爱,在这么些年里,秦王商讨要事,都总是与他秘密商谈,可是这一次,秦王的身边却又多出了一个人来,对此,范雎并不生气,也不惊讶。秦王与范雎商谈着这次的战事,两人说的很是迅速,彼此之间是很有默契的,很多话都不用细说,就能谈定。
而坐在他们身旁的吕不韦,此刻就有些困惑了。
他实在不明白,秦王与范雎商谈这样的大事,为什么要叫上自己这么一个地位卑微的门客呢?吕不韦也并没有在他们两人面前隐藏自己的惊讶,他瞪大了双眼,看着面前的秦王与范雎,秦王比吕不韦的父亲还要年迈,而范雎也比他要年长,吕不韦只能是恭恭敬敬的以晚辈的礼仪跪坐在他们的面前,不敢有半点的懈怠。
经过秦王和范雎的商谈,吕不韦也是明白了他们的意图,范雎要针对楚国,这一点,吕不韦早就看破了,也曾与嬴异人谈论过,嬴异人觉得,应侯的目的是要消灭楚国的联军,可是吕不韦并不这么认为,应侯向来是个喜欢以一件事来获得多个成效的人,他的目的并不会这么的简单。
果然,正如他猜测的那般,秦国还有一支军队,已经做好了进攻楚国的准备,统帅这支军队的人是蒙骜,副将是刚刚痊愈的王龁,听应侯的意思,他们似乎是要给楚国来一次重击,这次的军队征召与秦国的南部地区,几乎与楚国接壤的地区,可能都要出兵,而应侯破例的要从这些地区以爵位来征粮食,也就是说,富裕者可以通过捐献的方式来提升爵位。
魔妃嫁到:神尊矜持點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秦国要休养生息的时候,秦国却已经做好了再次战争的准备,应侯就是要趁着诸侯都反应不过来的时候,给与楚国一次沉重的打击,至于武安君,他只是一个吸引诸国的诱饵,这个诱饵的吸引力很强,应侯原先的战略,本来是想要通过白起将楚国的名将景阳吸引到韩国,再攻打楚国的。
步步驚情:冷梟霸愛
可是没有想到,楚国竟派遣项先来援助韩国,想来春申君也是察觉到了什么。
可是应侯并不在意,秦国人才济济,没有诸侯的援助,楚国根本不是秦国的对手。而且,这次是楚国主动来挑衅秦国,这可不是秦国来破坏与楚国的友好关系,应侯相信,只要将楚国打疼了,春申君那个没有胆子的家伙就一定会派人来求饶,会想要缓和与秦国的关系。
听着应侯畅谈进攻楚国,逼迫楚国割让土地,以及用武安君来吸引诸国的办法,吕不韦忽然察觉到了不妥,他意识道,应侯的想法并不单纯,他以武安君为诱饵,却又没有将秦国即将进攻楚国的消息告诉他,他给武安君的命令只是攻破韩国,而白起所携带的兵力只有一万,甚至还没有后续的援兵,看来应侯这是想要杀死白起?或者让白起再次战败?
对于楚国的战略,似乎也不是范雎临时所想好的,战略进攻方向是非常详细的,应侯的目的,是想要逼迫楚王再次迁都…吕不韦眯着双眼,应侯这是担心再次遭受三国联军,故而想要先击破楚王的胆,让楚国不敢随意插手中原战局啊…吕不韦正在思索着,范雎忽然开口询问道:“您觉得怎么样呢?”
吕不韦一愣,方才笑着说道:“您说的很对。”
“那您对战事有什么想法呢?”,范雎又询问道。吕不韦笑着说道:“我在没有得到公子赏识之前,就只是一个身份卑微的商贾,也不知道打仗的办法,请您恕罪。”,范雎咧嘴一笑,看着秦王说道:“这位吕不韦先生,口才了得,极有远见,我听闻他了解七国的语言文字,无论是什么方面,他都能为公子解决困惑…这样的人,可不只是一个卑微的商贾啊。”
秦王这才看着他,认真的说道:“请您说说您的看法,寡人不会因为一个人的言语而治他的罪。”
隨身帶著未來空間 子雲非雲
吕不韦朝着两人一拜,这才说道:“我认为,应侯的谋略,轻视了五个人。”
“哦?”,秦王看了看范雎,范雎的脸上却并没有什么不满。
吕不韦这才说道:“请允许我详细的说出这件事,请应侯宽恕我这样卑微的人在您的面前谈论战略…”,他顿了顿,这才继续说道:“您轻视了武安君,您以武安君为诱饵,可是却只是给予他不可能完成的命令,我知道韩王这个人,他是个愚蠢的君王,武安君无法攻破韩国,却能吓住这位韩王,迫使他完成您的吩咐。”
“您轻视了马服君,我在秦国,也看到了很多马服君的著作,马服君是个贤人,若是知道秦国进攻楚国的事情,他会不会带人去救援呢?他的支援会不会造成您战略的失败呢?”
“您轻视了信陵君与平原君,他们都是天下闻名的贤人,马服君所带的兵力并不多,您可能觉得他无法对战争造成什么影响,可是如果他们两人派出援军,与马服君合兵,让马服君率赵国,魏国,韩国的精锐士卒,参与到秦国与楚国的战争里,难道他还起不到作用吗?”
“您轻视了春申君,春申君是楚国的国相,若是楚国遭受进攻,他一定会想尽办法来救下楚国,他会向马服君求援,而他口才比我更加了得,他知道怎么才能让马服君不顾一切的来救援,比如死难惨重的可怜楚人,在楚国的圣贤荀子…这些都能让马服君不顾一切的去救援…”
范雎最先对吕不韦还有些轻视,可是在他说出这么多的事情后,范雎的脸色渐渐变得慎重起来,眉头紧皱,就是秦王,看向吕不韦的眼神也有些不同了,吕不韦这才低头不语,秦王看着范雎,也没有询问,范雎眯着双眼,询问道:“那您觉得,我该怎么去安排这件事呢?”
自歡 袖側
吕不韦说道:“请您让武安君继续恐吓韩王,给韩王秘密的递交书信,告诉他,只要他愿意杀死前来救援的马服君,秦国将帮助他击败赵国的军队,并且永远不进攻韩国,庇护韩国,另外会将上党还给韩国,再许诺他财富和物资…韩国所需要注意的,只有国相张平一个人,张平为人聪慧,奈何没有魄力,请您派人为他送上财富,表达您对他的敬重…韩王定不信他。”
“这五个人,所连接的点只是在马服君,若是马服君被韩王所杀,魏无忌和赵丹会疯狂的进攻韩国,不杀死韩王是不会罢休的,魏国的平原君即使有心支援,也没有将军可以统帅他们的士卒,楚国想要求援,也无可奈何…到时候,您只要看着赵国攻打韩国,等待楚王迁都的消息,就可以了。”
輕狂庶妃 M莫淺
邪王霸道寵:這次溫柔點
吕不韦迅速说完了自己的看法,便低下头来,不肯再多说。秦王的眼里闪烁着莫名的光芒,他看着范雎,范雎沉默了片刻,方才笑了起来,对吕不韦说道:“您说的很好,大王会赏赐您的,请您回去吧。”,吕不韦站起身来,朝着范雎一拜,这才离开了王宫,等到吕不韦离开之后,范雎急忙看向了秦王。
“他说的很有道理,不过,韩王不能杀害马服君,让他将马服君绑起来,送到城外,再让武安君将他带回咸阳吧。”,范雎说道,秦王笑了起来,他站起身,整个人都有些激动,范雎已经很久没有看到秦王如此激动的模样,上一次,还是白起击破楚国的时候,秦王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
“就这样办,寡人这就给武安君下令,任何人都不许伤害马服君,否则,寡人一定要让他陪葬…等马服君来了..不,寡人要亲自去迎接马服君..迎接马服君,秦国并没有假相,或许该设立一个假相的位置了…您觉得呢?”,范雎摇着头,认真的说道:“若是马服君愿意入秦,我愿意让他来担任国相。”
秦王这才冷静了下来,坐在范雎的面前,握着他的手,认真的说道:“请您不要这样说,范叔为秦国立下这样大的功勋,寡人怎么能因为马服君而亏待您呢?寡人宁可…不要马服君,也不能这样对待您。”,范雎笑了起来,他说道:“这些天,武士们又带回了不少马服君的言行著作,他的想法,若是用在秦国,一王天下,臣或许还能看得到….”
“若是能活着看到这一天,就是让我拿起锄头,在乡野里与农夫一起耕耘,我也愿意。”
君臣两人又聊了片刻,秦王这才说道:“寡人让吕不韦来,本来只是为了看看他这个人,没有想到,他竟然有这样的才能,看来,寡人对异人也是可以放心了,他身边有这样的贤人,他比他的父亲要更加的出色啊…”,范雎也是点了点头,说道:“他说的这个办法,我也不曾想过,本来的战略是在楚国,他这么一提…确实让我惊讶。”
極品穿越:我是女豬腳 錢罐兒
两人急忙改变了战略,继续谋划了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吕不韦也坐在了嬴异人的面前,异人很热情的将吕不韦接了进来,让他坐在自己的面前,哪怕如今异人地位提高,已经成为了秦国储君的储君,可他对吕不韦的态度也并没有发生改变,他还是如往常那样的尊敬吕不韦,在赶到秦国之后,他又听从吕不韦的吩咐,与秦国内的贵族结交,将范雎当作长辈来尊敬。
紫玉釵 司馬紫煙
判官妻
又帮助范雎弄到了不少关于马服君的言行,逐渐坐稳了如今的地位。
异人并没有询问吕不韦在王宫里的见闻,只是与他寒暄着,吕不韦主动说道:“今日我前往王宫,是因为大王想要正式的确定您的地位,您如今的位置,是安国君所给与的,大王却不喜安国君,他亲自召见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情,我侥幸回答出了大王的问题,如果大王真正承认了您,您明天就要搬进新的院落….”
吕不韦又详细的将自己在王宫里的事情告诉了异人,而听闻吕不韦建议韩王杀死赵括的时候,异人猛地站起身来,摇着头说道:“您啊,您不知道大父是多么的喜爱马服君吗?他怎么会让韩王来杀死他呢?您应该让韩王扣押马服君,将他送来咸阳才对啊!”
吕不韦笑了起来,说道:“公子,我听闻,在智者的面前卖弄学问,在君王的面前卖弄聪慧,都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让您参与朝议,也不让您结交武安君,王龁,蒙骜他们的缘故,我提出了质疑,应侯会开心的帮我修改不足之处,大王会夸赞我聪慧,认为我日后定能成长起来,成为辅佐您的贤臣,这难道不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吗?”
异人一愣,随即严肃的坐在了吕不韦的面前。
他握住吕不韦的手,认真的说道:“我会像大王对待应侯那样对待您,您未来的地位不会低于如今的应侯….有您在我的身边,我以后也不会再嫉恨自己没有应侯那样的贤人来辅佐了。”
就在此刻,秦王的使者来到了这里,秦王赏赐了他很多的宝物,又给吕不韦也赏赐了不少的财富,使者这才笑眯眯的告诉异人,大王送给了他一座崭新的院落,让他搬进去居住。
ps:来,来,来,买定离手啊,范雎的谋略究竟能不能成功,韩王会不会绑了马服君送秦,来下注啊!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