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討論-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上黨之戰 十九推薦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早晨,阳光普照大地。
站在到处都是一片狼藉的战场之上,闵吾的身影被阳光笼罩,也和这狼藉的战场融为了一体。
他的瞳孔闪烁一抹的耻辱的光芒。
一夜苦战,最后的结果明军战败。
昭明第三军的营盘,被攻破的了,因为左右两侧的防御不足,被突袭了太过于突然,没办法组织防线。
所以他们为了减低伤亡的情况,只能放开了自己的防线,而燕军主力已付出巨大的代价,冲破了这一道战线。
现在燕军主力已经攻破了羚羊山,直奔长子城而去了。
以羚羊山和长子城的距离,估计不需要半日,就能抵达长子城了,如今长子城的情况,还有些摸不透。
所以闵吾心里面也是召集。
“将军,斥候发现,燕军攻破我们防线之后,在我们北侧十五里的地方,暂时扎营休整了!”
斥候来报。
“继续查探!”
“是!”
闵吾麾下大将陵木走过来了,拱手行礼。
入明多年,礼仪或许没有这么好接受,但是军中的军礼他倒是学足了,因为军中礼仪关乎的规矩。
军中才是阶级分明的地方,因为军令如山,上下级之间,必须要明明白白。
“将军,烧当营伤亡不小,参狼营也付出了伤亡,其他营盘伤亡较轻,但是我们折损超过八百将士,伤兵过两千,战斗力最起码折损三分之一以上!”
陵木苦涩的说道:“昭明第三军建立以来,很少有这么大的伤亡啊!”
“用陛下的话来说,这些年我们顺风顺水的战役打的太多了,所以太飘了!”闵吾平的神色让人看不出他的喜怒哀乐来,他目光有一抹尖锐,死死地看着前方,幽沉的说道:“这迎头一棒,也算是把我们给打醒了!”
他这话也没错,明军这些年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他以西凉儿郎建立属于枢密院麾下的昭明第三军,也是战斗力彪悍,战果斐然的队伍。
从西凉到北部,一路是杀过来了,无惧任何人,兵力强盛,战斗力也强盛,哪怕是在明军体制之内,都是佼佼者。
所以对敌的时候,多少是有些过于骄傲了,可在战场上,任何一些情绪,都会导致被别人利用。
燕军就是利用了闵吾的过于骄傲,闵吾始终认为燕军不敢夜战,不敢雨战,但是他们就敢了。
这才导致闵吾兵败了。
不过现在不是他沮丧的时候,他必须要重振旗鼓,不能因为他这里而影响整个长子城的战场。
他低喝一声:“悍风典!”
“在!”
“你亲自去中营一趟,看看长子城的情况如何!”
“是!”
“其余各部,迅速休整,打扫战场,伤兵营要的照顾好伤兵,保证我们能从战场上下来的每一个勇士,都能活着!”
“是!”
这时候,白马营的校尉越昂走过来了,他拱手行礼之后,对闵吾说道:“将军,刚刚上将军派人来联系了,长子城已拿下,另外!”
“拿下了?”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闵吾眸子一亮,直接打断了。
刚刚想要派人去打听情况,这消息就来了,这样以来,他也不算是的失职了,他深呼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正想要说什么。
越昂却继续说道:“另外上将军还有密令!”
“密令?”
“在这里!”
“下回先把密令拿出来!”闵吾没好气的说道:“这才是关键好不好!”
越昂有点苦笑,我不是不想拿,是你反应太快了。
白马部当初投降参狼部,把闵吾送上的羌王的位置,闵吾带着西羌部落归降明朝廷,这个决定,当时是并没有太多白马部的族人看好。
所以白马部当初内部反越昂这个首领的也不在少数,但是越昂却镇住了。
他和闵吾一样,都是在汉人的世界长大的。
所以他们都比较汉化一些。
但是这也不是他们归降的理由,他们归降,是因为他们看到了对生活的野望,西羌人不能一直这样生活下去,归降明朝廷,借助明朝廷的力量让自己的文明进步,这才是未来了。
这两年,闵吾越昂在联手推行西羌部落的汉化,对汉人的文化和生活进行模拟,如击那他们再也不需要没有粮食的时候前途部落,再也不需要在晚年的时候把自己家的老人留在高原之上等死了。
这就是他们甘心一直为明朝廷驱使的原因。
而越昂也越来越有些敬佩闵吾了,闵吾能带着西羌部落走出一条前所未有的道路,是他父亲越虎都没办法做到了。
当族人的生活越来越好的时候,族群之内反对的声音也就越来越薄弱了。
现在闵吾对西羌各部的掌控,都已经到了一个绝对的地步了,这里面少不了他白马部首领越昂的支持。
现在积石山上,所有人都知道,他越昂是闵吾手下第一狗腿子。
……
闵吾打开密令看了一下,很简单的一些的军令,但是却让他有些疑惑起来了:“放行?”
闵吾沉默了一小会,把密令递给了越昂,问:“越昂,你觉得上将军在打什么主意啊?”
“这还不清楚!”
越昂道:“肯定是想要吃掉张飞了!”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可我军攻下长子城之后,必有损伤,而且筋疲力尽之下,想要吃掉他们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最后有可能会导致我们的伤亡数量增加!”
闵吾低沉的道。
以战略来看,张飞这一股兵力,驱逐比吃掉更加有利,因为强行吃掉,会导致张飞数万兵马的反噬。
这样的反噬之下,明军就算吃掉了,也会伤亡惨重了,这不利于后面围剿关羽在河内的主力啊。
相对而言,围杀关羽,比围杀张飞,更加重要一点吧。
不过这些战略部署的,闵吾也没有说的太仔细,他现在就想要知道,张文远敢围杀张飞的底气在哪里。
张飞不是鞠义,鞠义兵力太少了,哪怕依靠长子城,都成不了大气候,而且张飞麾下是真正的燕军精锐主力。
打起来,太吃亏了。
张辽作为明军上将军之一,是明军少有了主帅,也是明军最善于指挥的帅才,他敢这样做,必有底气。
“将军,现在不管上将军的心思如何,既然军令已至,我们还得配合才行!”
越昂拱手说道。
“没错!”
闵吾点点头,道:“越昂,白马营战斗力折损不少,你率精锐,另外以昭明第三军参将之名,率后两营主力,集合八千精锐,往北推进实力,逼近张飞营,不要战,缠住就行了!”
“嗯!”
越昂点头。
…………………………………………………………
中午,闵吾遇上了从西面而来的一支先锋军。
“日月第二军?”
闵吾看着旗帜,眸子闪烁了一下。
非常不錯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txt-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上黨之戰 十九鑒賞
“末将破零,日月第二军第四营校尉,拜见闵吾中郎将!”
这是一个五溪蛮的青年勇士。
“破零校尉?”
闵吾想了想:“我记得你,你曾经和我麾下勇士较量过,惜败与越昂之下!”
日月第二军,前身是五溪营。
中郎将乃是五溪蛮的蛮王,沙摩柯,沙摩柯可是一员悍将,论战斗力,几乎是不在自己的之下了。
而且五溪蛮和西羌部落一样,都是异族融入了明朝廷的,所以有些惺惺相惜,沙摩柯是一个豪爽的大将。
闵吾曾经和他较量过一次,但是不分胜负,手下的将士也打过一场,这个叫破零的青年,被越昂给打败过。
“中郎将好记忆!”
破零眼眸闪烁,有一抹浓烈的战意,败了一场之后,他对那个年轻,看起来有些斯文,却没想到战斗力这么强的羌人将领有了很深的记忆。
“日月第二军不是在河东吗?”
“禀报闵吾中郎将,我们被燕军耍了之后,我家将军大怒,集结主力,日夜兼程的赶路,从河东进入了上党!”
破零拱手说道:“吾乃是先锋,麾下以前五百先锋骑兵,先来打听消息,看看战况如何,然后回去禀报,在准备从哪里进攻!”
“沙摩柯倒是反应不慢!”
闵吾笑了笑,沙摩柯被耍,不算是意外,燕军应该有一个能力很强的谋士,才能让他们屡次布局,跳脱出他们的战局之外。
不过沙摩柯能这么快反应过来,让日月第二军追击上来,这也算是一员能力超强的战将了。
“来人!”
“在!”
“把最近的战况记录,交给破零校尉!”闵吾让人把战场的记录交出去了,这是让日月第二军了解战况。
另外,他还嘱咐一句:“破零校尉,按道理我是没有资格让你们日月第二军怎么打这一战的,但是我有一个想法和建议,你回去告诉沙摩柯将军,看他愿不愿意配合打一仗!”
这一仗的败北,让闵吾有些难受,闵吾得翻盘才行,若只是昭明第三军的主力,不足以击垮张飞。
可是加上日月第二军的主力,足以把西线给张飞布置的水泄不通了,张飞一旦陷入重围,必是从西突破。
这时候只要把西线给堵住了,他就是飞天入地都没有机会了。
“请将军的赐教!”
破零没有应,但是会把这想法一五一十的传回去,因为这是沙摩柯才能决定的事情。
闵吾把自己的想法的做法都写下来了,然后密封递给了破零校尉。
………………………………
中午的阳光,很是猛烈。
距离长子城有些距离,距离羚羊山不足十里,一个河边的山坡平原之上,明军昭明第二军,正在休整之中。
庞德正在看行军舆图。
周围的地形显得复杂很多了。
这也让接下来的这一战,也变得有些复杂一些了。
“将军!”
成公英走进来了。
“说!”
“刚刚传回来消息,燕军已经突破了闵吾的昭明第三军的防御线,走出了羚羊山,往北行军,和我们擦肩而过,他们已经进入长子城外围西郊之外,距离长子城已经不远了,如果他们愿意,下午就能兵临城下!”
“闵吾倒是反应够快了,放水也放的迅速啊!”
庞德笑了。
“不是放水,是真的被击败了!”
成公英回答:“上将军的军令,应该在这时候才会到闵吾的手上,但是闵吾昨天晚上就战败了!”
精品都市言情 三國之龍圖天下 ptt-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上黨之戰 十九閲讀
“闵吾这么凶狠又谨慎的人,也会被击破防线,难得啊!”庞德面容有些凝重起来了:“张翼德当真如此可怕吗?”
燕军之中,张飞的名声是有些厉害的,但是庞德也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闵吾都战败了,他得小心了。
昭明第二军和昭明第三军都是出自于西凉,战斗力不分彼此,要是论凶狠,昭明第三军更强大一些,论战阵,自然是昭明第二军更厉害一些。
但是闵吾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此人凶狠,又谨慎,善战,又善谋,在明军之中,也算是一号人物了。
“应该是闵吾将军轻敌了!”
成公英道:“不然以张飞主力的战斗力,想要突破羚羊山防线,没有这么容易,我们这些年,打的都是顺风顺水的战意,这样下去,必有几分骄傲,可是战场上,却容得这些!”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拾一-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上黨之戰 十九閲讀
“引以为鉴才行啊!”
优美都市言情 三國之龍圖天下 拾一-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上黨之戰 十九分享
庞德点头,他深呼吸一口气,道:“命令我军第二第三第四三营主力,从侧面的方向,增援第三军,咬紧张飞!”
他看着前方,眸子肃然而杀意盈盈:“不管如何,既然上将军要赌一战,我们就必须要把张翼德留下来了!”
“是!”
成公英点头。
…………………………………………………………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愛下-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上黨之戰 十九推薦
长子城。
张辽已经率主力返回长子城休整了,等待机会,围剿张飞部。
但是张飞部并不好打。
他需要慢慢的布置。
“张飞突破了羚羊山的防线?“
张辽倒是意想不到:“某家还想着怎么把他放进来,倒是没想到,他自己走进来了,走进来也好,省的我不少的功夫!”
“上将军,我部是不是出击!”雷虎问。
“做戏做圈套,守住西城便可!”张辽摇摇头。
“诺!”
“审先生,此战你认为,某可赢乎!”张辽突然问审配。
审配随军而行,如同人质,不过既然问了,他也应:“张飞,已是插翅难逃了!”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線上看-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三大諸侯會盟 十閲讀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三国之龙图天下
孙策听着他们的这话,脸上有些的欣慰,但是心里面暗骂,这两个老家伙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的是晚辈的身份。
不过身份摆在那里,他也不逞强,反正江东的实力,在三方来说,其实也是最薄弱的一方。
北燕看似国力不足,但是兵力强壮,真打起来了,江东还是会落于下风的。
曹魏也就别说的,魏军官渡一战,基本上已经补上了宛城之败的后遗症,甚至比之前更加强大三分。
再给他们一段时间缓和,让他们恢复战斗力,恐怕到时候,魏军一方的战斗力,就能压着北燕和江东了。
中原的优势,还是非常明显了,特别是朝廷在许都,中原的凝聚力都比江东和北燕要大的多,国力明显有保障。
打仗,虽然拼的是前线将士的凶狠,但是有时候是看国力的支持,巧妇难成无米之炊,再精锐的将士,也得需要粮草,需要武器,需要装备。
这些,不管是北燕,还是江东,距离许都朝廷还是有些差距了,汉室人才,基本上一半都集中在许都朝廷了。
所以孙策只要发出声音就行了,至于大局,还是让他们两方去把控,谁强大,我已依附谁,谁落于下风,我就支持谁。
这是一种维持三足鼎立的平衡。
他一早就已经定了江东的位置,就是为了保持这一次的会盟的平衡性的,只要他不偏不倚的,这一次会盟,就不会出问题。
会盟成功,他们才有可能和牧明决战一场,打不掉牧明,今天在座的所有人,都得死,明朝廷的强大,已经让他们生出了恐惧之心。
温酒而聊天,酒已过三巡,这时候也应该进入正题了,这地方寒风嗖嗖的,哪怕生着火炉,都让人瑟瑟发抖。
他们可都不想这样待着。
曹操目光一扫而过,最后看着刘备,不在兜兜转转了,直接杀入正题去。
“玄德兄!”曹操案桌上的舆图缓缓的摊开了,他指着上面的位置,说道:“这河北之地,本是你打下来了,既然如此,就让你们燕国来治理如何?”
“这是试探吗?”刘备的心中暗暗的有些警惕起来了。
他面无表情,很快就回应了话:“若官渡之战,岂有吾之南下,燕国势弱,一心为朝廷征战而已,并无非分之心!”
不管是试探,还是他当有此行,此事万万不能应下来。
刘备的心中,充满这警惕。
他不可能让曹操给哄入局里面去了,他一声爱好名声,那是因为名声能给他带来利益,利益衡量之下,名声更重要,眼前的利益,不如名声好一些重要性。
当然,他也不会放弃。
他微笑的补充说道:“袁本初乃是陛下亲口封赏了周王,虽叛逆,然而不足以诛全族,如今他之嫡子袁尚,颇有能力,若能治河北,吾当竭心尽力,辅助其,治理河北的,为河北的百姓,尽一份力!”
说的这话好听,无非就是说,我手上有筹码,所以河北我肯定不会放手的。
曹操和孙策对视了一眼。
微微有些苦笑。
这刘玄德还真是的滴水不漏的,这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燕国也好,吴国也好,皆为大汉能抚平乱世而努力,当不分你我!”孙策突然开口了,对着曹操说道:“叔父,你辅助天子,执汉室朝堂,此时此刻,当仁不让治河北,袁本初把河北弄得的无比之乱,让这里的百姓,陷入动乱之中,流离失所,乃是死罪,官渡之战,乃是正义之战,朝廷一统天下,本就是的理所应当之举!”
他说这么多,意思就是,让中原把河北给收回去。
这可不是站在曹操的角度上想。
而是树立曹操为靶子,曹操敢应下来了,他就会联合北燕,站在同一阵线上,和曹魏对抗到底。
这种利益的分配,在这时候,最能体现将来的联盟,能不能稳固,要是连这点利益分配都不均匀,那么他们也不可能信任曹操。
曹操心里面苦笑了一声,孙策都在这时候,偏向了刘备,无非就是害怕,自己的太过于强势,把刘备给吓退了。
果然,能当一方霸主的人,绝对没有一个是善茬,不管是刘备,还是孙策,对自己的防备太深了。
他的想了想,说道:“既诸位有心,那吾当仁不让,袁尚虽为子,却非嫡长子,本初有长子袁谭,能力不凡,早已不满其父之暴政,已入朝廷请命天子,陛下已下诏令,可允其领其父之位,统治河北!”
他也有筹码的。
不是说的只有刘备才有筹码,刘备当真要把袁尚推出来,那么他就把袁谭给勾连出来了,他还有天子诏令,这一点,刘备怎么争,也争不过他。
名正言顺,可不是说了算的,他们如今都还在认汉室,就必须要认同那一份圣旨了。
刘备闻言,眸子微微一冷,看着曹操的眼神多了几分尖锐。
没想到袁谭居然在曹操手中了。
这倒是有些让他进退失衡了。
曹操手中拿着一杯温酒,抿了一口,面容上露出淡淡的笑容,目光也回应刘备冷厉的眸子,丝毫不退让。
这一刻,这个小石亭里面,有些剑拔弩张的气氛在冉生起来了。
“既为兄弟,何意相残!”
孙策作为平衡仪,这时候他非常清楚,自己必须要出面平衡这个气氛,不然很容易就谈崩了:“袁氏兄弟既皆在,不如让他们同治河北!”
“此言有理!”
刘备松了一口气,回应说道。
两人一唱一和,曹操也没有反驳了,他只是淡淡的冷笑了,不说话。
半响之后,曹操才继续开口,道:“河北之地,地势广阔,若只是让他们兄弟二人治理,有些不足,难以让百姓安稳下来了,而朝廷如今也是风雨飘零,人才不足,哪怕能接管河北,也难以支持整个河北的治理,为了百姓能早日安生下来了,也为了能让河北能早日恢复繁荣,吾诚意的邀请二位,扶持二袁,同治河北!”
分,还是要分的,他倒是想要一口吞下去,但是也得吞得下去才行。
还是那句话。
如果没有牧明,他可以不惜一战。
但是有明军在俯视眈眈,那就要攘外先安内,先把内部的关系给理顺了,不能太过于强硬,利益分配也要足够的均匀,不然很那团结一心。
“青州归江东!”
曹操既然要树立这盟主的身份,他就必须要强势,你们要分河北,那就分河北,但是怎么分,我说了算。
他强势的开口,哪怕刘备有些不甘心,看了看孙策在看了看曹操,也闷声不出了,因为二比一,他没有选择权。
要么打一场,要么就的顺应天命,打一场倒是容易,可能打吗,说老实话,这时候的燕军,不是很敢打。
一旦开战了,曹操就不会顾忌了,攘外必须安内,他在对战明军之前,要理顺汉室诸侯的关系,理不顺,那就要打掉,如同袁绍一般。
“有问题吗?“
曹操看着刘备。
刘备这个人,最厉害的是什么,不是他一张能说会道的嘴,而是他足够能忍得住,他平静的说道:“孟德兄之意,甚合吾之意!”
“善!”
孙策笑了出来,笑的非常开心。
拿下青州,最少已经在北地有了一席之地,也不至于让江东一直躲在东南角哪里冒不出泡来了。
日后若能平定牧明,江东起码也有和天下群雄一争之力。
“河北九郡!”
曹操盯着舆图,眸子闪烁了一下,这才是关键,也是今天这会盟能不能继续下去的非常重要的一个关键因素。
河北要是分配不好,那么这一次会盟,就会提前崩散掉。
“南北分治!”
曹操平静的开口。
“可!”
刘备缓缓的站起来,眼眸也在盯着舆图。
如今的大汉,早已经没有了中央集权的制度,哪怕曹操掌控许都朝廷,可在外人看来,那也只是一个魏国政权而已。
三大诸侯国,各有各的利益,在利益上,那是一步都不能退的。
“巨鹿为界!”曹操继续说道:“南四郡归我,北五郡归你!”
他已经说的非常直接了,甚至连掩盖都不愿意掩盖一下,这就是一次分账,如果分不均匀,那是要开战的。
刘备倒是有些沉默起来了,他看着舆图,相对而言,南面四郡的影响力更加大一些,土地也更加肥沃一些。
不过在土地占据上,北五郡更合适北燕。
他倒是想要更多,在他看来的,河北都应该属于北燕的,不过不提官渡之战,单单是曹操手中有袁谭,他就没办法反驳了。
而且他也打不过魏军,正要硬战一场,吃亏的还是燕军,如果能有北五郡,河间,渤海,常山,中山,安平,等于拿下了大半个河北,还是能接受的。
他想了想,应了下来了:“善!”
河北的分配,算是有了定局的。
他们如今皆为王,一言九鼎,而且是三方见证之下,说出去的话,等于泼出去的水,基本上是没有得反悔的。
既然河北的分配已经落实了,那么他们存在的矛盾,基本上也解决了,接下来,就是这一次会盟的核心。
他们会盟的目的是什么。
是为了对抗的牧明,可不是为了这点利益,要是紧紧为了这点利益,他们根本不需要冒险见面,直接开战就行了。
“两位皆为大汉之王,当知,如今汉室式微,西南牧明正在崛起之中,吾等若不能阻止明军如今,汉室亡朝之日,恐怕已经不远也!”
曹操目光看着二人,低沉的说道:“所以孤王北上,是希望两位能与孤王同心协力,先战牧明,击败明军之后,吾等日后在论如何统治汉室江山,如何?”
他问的直接,也简单。
这时候,遮遮掩掩反而有些不好,只有光明正大的联盟,才能在日后日子里面,减少一些猜忌。
合作,并非一朝一夕之事,乃是接下来几年之间,都要同战与战场之上。
“明贼意图颠覆汉室,逆施倒行,当诛!”
刘备下了结论。
明军就是他的敌人,所以他是同意联盟了,单单只有燕军,可未必能撑得住明军的进攻啊。
所以联合对他来说,乃是好事。
“牧景此獠,野心勃勃,意图谋逆,颠覆我汉室江山,必须当诛,诛其九族,方能解恨!”
孙策也冷冷的说道。
江东和牧明之间,仇深似海,不然他也不会孤身入许都,无非就是求得今天的这一幕,能联合起来,交战牧明。
“善!”
曹操站起来,大笑说道:“今日吾等,在此,变以血酒而盟誓,一日不灭牧明,一日不互相交战,若违今天之盟约,当天诛之,群杀之!”
“一日不灭牧明,一日不互相交战!”
“若违今日之盟约,当天诛之,群杀之!”
刘备和孙策也站起来了。
歃血为盟,就在今日。
这并非是一种形式,更加说明了三大诸侯的决心,血,是他们隔开自己的手指,滴入酒里面。
血酒喝下去,等于盟约已成。
这等形式之下,必为后世历史所记录,这时候谁敢出尔反尔,哪怕有一天得了天下,他的名字也会被记录在耻辱柱上。
这种盟约方式,相对于昔日十八路诸侯会盟,更加有约束力。
然后三人联手,写下了一份盟约书,然后不仅仅签字,还盖上了各自王印,一共三分,三大王印盖上去,不得反悔。
“今日二位愿与孤联合剿明,孤亦给两位一份礼物,希望两位能接纳!”
曹操拍拍手。
凉亭外,一个魏军将士,拿着一个四四方方的东西,然后走进了五百米的地方,一个人,相对而言,猛将如云的护卫之下的凉亭,不足为道。
他把手中四四方方的东西放在地面上。
然后点上了引线。
“轰!”
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之下,地动山摇,等待沙尘散去,地面上就剩下一个巨大的洞穴了。
“这是什么东西?”
刘备瞳孔睁开。
孙策也有一抹恐惧在的冉冉而生。
“明军的新式武器,此物乃是明军败吾之宛城的利器!”曹操平静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