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線上看-第八百四十四章 謫仙又要告人啊?熱推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李水说了这话之后,就笑眯眯的走了。
起初的时候,周围的人都是一脸茫然,不知道李水在说什么东西。
但是时间长了,李信的脸上露出来了诡异的微笑。
他听懂了。
渐渐地,周青臣身上也露出来了诡异的微笑,他也听懂了。
然后,这微笑就像是能传染一样。
一个传染两个,两个传染四个,越传越多,越传越多,最后所有人都对齐大人露出来了古怪的笑容。
就算是淳于越那种老古板,脸上都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们在笑什么?他们是有病吗?”齐大人在心中嘀咕。
这时候,有小宦官走出来了,大声喊道:“百官入殿。”
于是,众人鱼贯而入。
当齐大人走到大殿当中的那一刻,他忽然回过味来了:旁边的猎人,帮他射了一箭?这分明说,那孩子不是我儿子的种啊。
他们果然是在嘲笑我。
齐大人顿时勃然大怒。
但是,他却不敢把怒火发出来,没有别的原因,这孕妇肚子里的孩子,确实不是他儿子的。
齐大人深吸了一口气,心想:再忍忍吧,再忍忍吧,但愿过几天他们就不关注这些事了。
议政殿上,百官正襟危坐。
以前一个时辰能说完的事情,现在往往要两个时辰。
因为自从谪仙到了之后,天下忽然变得很复杂了。
以前只要收收税,征征兵,基本上没有太大的事。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多出来了很多奇奇怪怪,五花八门的东西。
什么商业秩序,什么新兴产业,什么煤炭,什么钢铁。
这些朝臣的头都很大,都很烦。
起初的时候,让他们上夜校,他们是很排斥的,但是现在,他们变得很积极,因为上了夜校之后,才能理解朝堂上发生的一切。
否则的话,那些刚刚科举上来的人,侃侃而谈,说的都都是到,陛下听得连连点头。
而他们只是整天一脸茫然地站在那里。
这样很尴尬,这样也很忐忑,说不定哪天陛下看他们不顺眼,就把他们换下去了。
于是这些朝臣不得不居安思危,经常去商君别院学习。
而最可恨的是谪仙这家伙,竟然大幅度提高了学费。
这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很多朝臣都有点舍不得了。
其实咬咬牙,他们也能拿出钱来,毕竟这些做朝臣的,也没有太穷的人。
可关键是,如果真的拿出那些学费来,就不能穿最顶级的丝绸衣裳了,就不能让八个丫鬟伺候自己睡觉了,就不能……
总之,不能的事情太多了。
朝臣有点舍不得。
后来,商君别院推出来了助学贷款。
助学贷款的口号很诱人:一文钱不花,学到金子一样的知识。
这就吸引了很多人,于是有不少朝臣赶过去凑热闹。
根据商君别院的匠户介绍,一定能获得了助学贷款,那好处真是太多了,可以在商君别院免费学习,免费吃饭,甚至于免费游玩。
当然了,助学贷款,是要还钱的。但是还钱的压力也不大,每个月从俸禄里面扣除就可以了,而且扣除的不算多。
不少朝臣算了算账,都觉得这样好像可以接受了。
但是紧接着,商君别院又说了申请条件,只有特别贫困,两袖清风的朝臣才可以办理助学贷款。
如此一来,绝大多数朝臣就不符合资格了。
大家都很生气,认为谪仙是故意耍着人玩。
但是很快,商君别院又有新动作了。
商君别院认为,学费已经这么高了,居然还有人上得起学,这说明什么?
这说明那些人不够清廉,所以有余财可以上学。
朝臣们一时间都茫然了。
这岂不是……很扯淡吗?你一个商君别院,要查贪污不成?
很快,将军小报和咸阳日报,开始刊登成功申请助学贷款的朝臣。
那些申请成功的人,都是经过认证的,确确实实的穷人。
朝臣们开始抓耳挠腮,思索着怎么证明自己也是穷人。
其实他们可以不用搭理谪仙,自己过自己的日子就行。
可是架不住他们的钱真的不是正道来的,根本经不起查,只要一查,肯定露馅,到那时候……满盘皆输啊。
然而,机会这就来了。
李水又推出来了一个捐款项目,鼓励大家捐款,帮助赤贫百姓。
有些朝臣心思比较活泛,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捐了很多钱。
从富豪变成了小康,从小康变成了温饱。
然后,他们成功的申请到了助学贷款。
然后,他们可以名正言顺的证明自己是清官了,两袖清风的清官。
于是,朝臣们纷纷跟风捐款。
在这个过程中,他们都很感慨:你说好端端的,这是何必呢?
当然了,也有不肯申请助学贷款的,比如淳于越。
淳于老爷子就硬挺着,你要多少钱,我给你好了。
百官都很羡慕,但是谁也不敢说什么。
谁能有淳于越霸气呢?
毕竟淳于越的钱干干净净,都是挣来的,而他们的钱,都是贪污得来的。
算了,只要在朝中做官,总有挣钱的那一天,再忍忍吧。
朝臣们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谪仙虽然狠,但是没关系,朝廷给的俸禄毕竟很多。
更何况,自己在朝中做官,朝廷的政令,都是最先知道的,知道了这些政令之后,做生意的时候就可以无往而不利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现在的这些朝臣,哪个没有参与一些生意?
自从商贾治国以来,你不做点生意都不好意思出门和人打招呼。
或许以后这样攒攒,也能恢复家产也说不定。
至少钱是干净的,以后能睡个安稳觉了。
唯一觉得不爽的,就是百姓们铺天盖地的感谢朝廷,感谢谪仙。
毕竟在朝廷的安排下,商君别院已经把捐款分给了那些赤贫的百姓。
于是,那些百姓个个感恩戴德,他们这些捐款的朝臣,却没有多少人提起了。
据说这捐款,也不是直接给发的钱。
有的是修路,有的是修水渠,有的是通火车。
总之,百姓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百姓们的好日子确实来了,但是百官并不觉得快乐,因为百官的日子很难。
以前就是在朝堂上聊聊天,然后回家就可以喝酒听曲了,日子过得很安逸,很祥和。开开心心,普普通通,十分顺遂的过完这一生。
但是现在呢……
现在需要做的事太多了,在朝堂之上,要为经济问题费脑筋,回到家之后,还要思索自己的政令有没有问题。
因为经济太复杂了,往往一个错误的政策,就会牵一发而动全身,出现大乱子。
百官一边在心中暗暗感慨,一边在朝堂上参与讨论,各抒己见。
天杀的谪仙,竟然建议陛下专门派了一个小宦官,记录大家在朝堂上的发言。
谁的发言最有用,在现实中起作用的次数最多,就会给谁加分。如果有谁总是胡言乱语,说的驴唇不对马嘴,就会扣分。将来选人升迁的时候,分数也是一个参考选项。
分数高的人,会优先得到升迁。
谪仙说,如此一来,官员的认命就可以规范下来。
大秦就可以彻底做到选贤任能了,不会因为将来的某一位君王的好恶,而出现胡乱人用官吏的情况。
如此一来,大秦就可以长治久安了。
而朝臣们都觉得……
这……这不是扯淡吗?
从此以后,说话还得小心谨慎了?
百官很无奈,只能,每天在朝堂上精神抖擞,他们不想说话,因为说多错多,但是他们又不能不说话,因为不说话就无法升迁。
以前装聋作哑,尸位素餐,还是可以的,但是现在……那是万万不行了。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朝臣都急功近利,想要功成名就。但是……就算再淡泊名利的人,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些年轻人一步步升迁,做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吧?
以前在朝堂之上,升迁是有一定的规则的,总的来说,是要论资排辈的。
这样大家面子上都能过得去。
可是现在……
唉,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这年头,做官也不容易了。世界上还有什么安逸的去处吗?
众人看了看坐在那里,昏昏欲睡的谪仙都恨得牙根痒痒。
这家伙的日子,倒是不错啊。
但是转念一想,谪仙提出来的奇思妙想,足够他在功劳簿上躺一辈子了,其他人,确实达不到啊。
这一点不服不行,只能认栽。
等朝臣们的大政方针议论完毕之后,李水缓缓地站起来了,说道:“陛下,臣有本要奏。”
所有的朝臣精神为之一振,他们有一个感觉:好戏要来了。
从李水刚才的声音中,朝臣就感觉到了,这家伙又要开炮了,不知道这一炮要打向谁。
反正不是打向他们就行。
每天这么兢兢业业的做事,实在是劳心劳力,如果能看见谪仙和别人斗斗法,也就相当于娱乐项目了,可以放松身心,何乐而不为呢?
于是,有不少人都笑呵呵的看着谪仙。
至于齐大人,心中也是很欣慰的。
好啊,好啊,这个槐谷子终于又要搅起风雨了。这样也好,有他在前面闹事,就可以将众人都注意力吸引走了。
这样一来,就没人注意到我齐家的事了。
回头偷偷把孩子生下来,偷偷养大,我齐家就有后了。
想到这里,齐大人又不由得想起来了儿媳妇的曼妙身姿……唉,都是仙茶惹的祸,这东西,让人意乱情迷啊。
齐大人摇了摇头,心中对谪仙更加鄙夷。
但是……在鄙夷之余,他又希望见到那个女人。心中甚至有点迫不及待的要下朝了……
嬴政看着李水,有点无奈的说道:“你又怎么了?”
声音虽然嫌弃,但是却带了一丝宠溺。
李水干咳了一声,说道:“陛下,臣要状告最近市面上很火的鸭梨日报。”
朝臣一听这话,顿时议论纷纷。
而齐大人,更是心中一紧:鸭梨日报?那不是……
嬴政淡淡的说道:“状告鸭梨日报,有必要在朝堂上说吗?”
不少朝臣说道:“是啊,这种事,去找内史府不就行了吗?”
李水扭头看了看赵腾,向他投去了暧昧的笑容,然后向嬴政说道:“陛下,如今人人都知道,臣与朝堂乃至交好友。”
“如果有内史审理此案,恐怕百姓会多想啊。”
赵腾:“……”
他站出来,义正辞严的说道:“陛下,臣敢发誓,臣与谪仙,绝对没有私交,什么至交好友,全都是无稽之谈。”
李水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不错,至交好友一说,都是无稽之谈。”
然后他向赵腾投去了一个“我理解,我会认真配合”的眼神。
赵腾都快疯了。
经过李水这么一演绎,刚才的辩解,就变成欲盖弥彰了啊。
嬴政自然知道内情是什么,他淡淡的说道:“朕相信内史府。”
李水干咳了一声,说道:“臣也相信内史府。赵大人更是秉公办理之人,受人敬仰。但是……”
嬴政皱了皱眉头,问道:“但是什么?”
李水说道:“但是……这个案子太大了,内史府审不了。”
赵腾快气死了,这槐谷子怎么回事?和自己杠上了吗?这是疯狗吗?自己没找他没惹他,怎么整天找麻烦呢?
赵腾咬牙切齿的说道:“一个小小的鸭梨日报,内史府还审不了吗?谪仙也太瞧不起鸭梨日报了。”
李水说道:“鸭梨日报,表面上看是一家报纸,实际上……他有很多投资人。这投资人,不乏朝中的高官。”
齐大人心里咯噔一声,他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李水还在那侃侃而谈:“据说这些高官入股了鸭梨日报,然后从中分红,获得收益。”
“如此一来,若内史府审讯鸭梨日报,这些高官会不会从中作梗?会不会暗中使坏?虽然明面上他们绝对不敢,但是暗地里的事情……臣真的是有些担心啊。”
嬴政正襟危坐,似乎认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他问李水:“都有谁入股了鸭梨日报?”
李水说道:“这个……还需要内史府查一下。”
赵腾:“……”
特么的,这种累活我又能干了?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笔趣-第八百四十二章 賺快錢的法子閲讀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鸭梨日报或许不是最好的记者,采访不出来最好的新闻。
但是他们绝对是最好的抄袭大师。
时间不长,他们就已经把稿子整理好了,看起来浑然天成,天衣无缝。
当然了,这是就故事本身说的,如果放到新闻中,可能很多人会说:我与阁下无冤无仇,阁下为什么拿我当傻子?
鸭梨日报也知道,这东西如果发出去,肯定会有很多读着破口大骂,认为鸭梨小报口碑已倒。
但是鸭梨小报也知道,有不少喜欢猎奇的人,还是会买这份报纸的。
甚至于加上被骗的那些人,他们的小报销量在短期内会有一个激增。
没办法,现在鸭梨日报无法考虑长远利益,因为要对广大投资者负责。
如果韦大人生气了,要撤资,那对鸭梨日报可是毁灭性的打击啊。
韦大人和齐大人不一样,韦大人开了那么多年的女闾,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什么样的事情没有经历过?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合同的问题,然后和鸭梨日报进行了一番讨价还价。
所以……韦大人是可以撤资的,所以他在鸭梨日报上面,也有很大的话语权。
现在鸭梨日报的销量下滑,韦大人的股份正在缩水,谁知道他一气之下会不会撤资?
万一韦大人撤资了,那么鸭梨日报很多计划都无法展开了,甚至于有可能资金周转不灵。
那可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啊。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维持表面的繁荣,先稳住韦大人,然后开拓其他的资金渠道。
于是,鸭梨日报开始编造新闻了。
在资本面前,人真的是可以……唉,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
“卖报,卖报,鸭梨日报已经找到了韦大人家闹鬼的证据。卖报,卖报,鸭梨日报已经找到了闹鬼证据。”
报童在街上大声叫喊着。
这些报童是大秦最初的标题党,通过叫卖,吸引了不知道多少人的主意。
有不少人都很惊奇,不知道鸭梨日报是怎么做到的,居然能见鬼了。
于是,他们买了一份报纸。
反正……报纸也不贵。
拿到报纸之后,这些人就开始翻看,然后发现……这里面的内容,真的是一言难尽啊。
在报纸的描述当中,齐大人的儿子,从出生的时候起就不平凡。
这儿子小时候走在街上,很多人都发现他的影子比较淡。
因此齐大人的名字,叫名魂淡。
至于他为什么魂淡,齐大人也弄不清楚,这位儒学大师翻查了很多典籍,最后只能大概确定,说这孩子心思通透,十分澄澈,因此魂魄比较淡。
这种说法当然是扯淡,也就是在自欺欺人罢了。
但是有了这个说法之后,大家至少不会用异样的眼光去看魂淡了。
可是等魂淡长大之后,娶妻生子,却出现了一个问题。
他始终没有儿子。
起初的时候,是他不行。那时候齐大人急坏了,帮他买了很多进补的药物。
甚至于商君别院的仙茶都喝了不少。
但是,依然没有用。
最后齐大人无奈,只能放任自流,顺其自然了。
几年后,魂淡死了,齐大人伤心欲绝。
伤心齐家没有了子嗣,伤心齐家断了香火。
但是万万没想到,天底下竟然有这么神奇的事情。
齐家的人,开始见鬼了。
起初的时候,是一些体弱多病的丫鬟。这些病人生病之后,身体中的元气就没有那么充足了,于是她们见到了一些东西。
据这些丫鬟说,她们看见一道白影,倏忽一声,从远处飘到了近处。
她们心中慌张,连忙将这个消息告诉了齐大人。
齐大人自然是不相信的,并且教训他们说,不知生,安知死?神鬼之说,多半是虚妄之谈,不可胡言乱语。
然而,几天之后,齐大人也见到了这个白影。
据说齐大人当天正在书房中写字,忽然间有一道寒气飘到他身后。
齐大人顿时觉得毛骨悚然,全身都不自在了。
他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然后紧张的叫道:“可是魂淡来了吗?”
再然后,那寒气忽然收敛,化作了齐大人的儿子。
齐大人感慨不已,和儿子交谈了一番,然后将他送到了那寡妇的房中去了。
寡妇原本整天以泪洗面,万万没想到,自己死去的丈夫忽然重新出现了。
寡妇看着自己的丈夫,然后开始享受生活……
几个月后,寡妇竟然怀孕了。
齐大人翻遍古籍,最后发现,原来这种情况自古有之。
自己的儿子,也就是魂淡,因为从小魂魄不全,所以影子很浅。
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他没有办法让人受孕。
但是当他死了之后,以魂魄的形态出现在天地间的时候,他少了肉身的累赘,反而可以让人受孕了。
天地间的万事万物,就是这么神奇,不服不行。
咸阳人看到这篇新闻报道之后,都彻底懵逼了。
这……说的是人话吗?
这一篇篇的,都是什么狗屁?
咸阳人把报纸扔了。
但是有一部分人,觉得这故事说的还可以,有点淳于甲的味道,于是就认真的读了两遍,打算将给别人听讨个口彩。
…………
“欺人太甚,什么东西?”齐大人把报纸狠狠的丢在地上,依然觉得不解气,又狠狠的踩了两脚。
管家小心翼翼的走过来,说道:“大人……你这是……怎么了?”
齐大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咸阳日报这些人,简直是欺人太甚。我儿子什么时候叫魂淡了?”
“我什么时候见过鬼了?这种胡言乱语的东西,竟然也敢编到我头上来?”
管家干咳了一声,说道:“大人,其实……小人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齐大人:“嗯?”
管家说道:“大人,其实你仔细想想,让鸭梨日报编造信息的,不是大人你自己吗?”
齐大人沉默了一会,淡淡的说道:“可是我并没有让他们胡编到这种地步。”
管家叹了口气,对齐大人说道:“大人,你还没有察觉到吗?其实这些记者和编辑,他们十分狡猾,往往因为大人的一句话,就开始胆大妄为的做起事来了。”
齐大人缓缓地点了点头:“不错,这些人确实很狡猾。可是这一次……”
管家说道:“小人倒觉得,大人的目的不是也达到了吗?现在咸阳城中,大人讨论最多的,是神鬼到底有没有,而不是府中的人怀了孩子。”
齐大人嗯了一声:“这倒是,也有些道理。但愿能将这件事压下去吧。”
…………
深夜,鸭梨日报的人来到了韦大人的府上。
“大人,你看这数据怎么样?”鸭梨日报的编辑将一张单子送到了韦大人的手中。
韦大人这个人有点奇怪,他自己做的生意,有点见不得光,于是这个人也从来不在白天见客,似乎要将不见光进行到底。
韦大人看着数据,漫不经心的点了点头,说道:“倒也不错,今日的销量还可以。”
业务员干咳了一声,说道:“那大人是不是……可以追加一些投资?”
韦大人说道:“再看看吧,等等再说。”
业务员失望的哦了一声。
这个韦大人很鸡贼,无论什么时候让他追加投资,他都是等等再说。
业务员很失望的离开了。
不过,他离开韦大人家中之后,也没有走远,就转身到了一处工厂当中。
这工厂是王绾和冯去力合办的。
这两个人原本是政治上的死对头,没想到现在变成了合伙人。
这工厂是牛羊养殖和羊毛衫加工一条龙。
小羊羔进去,羊毛衫出来,效率高的很。
业务员小心翼翼的走进去,干咳了一声,说道:“请问你们需要……投资吗?”
看门的是个老大爷,上下打量了业务员一会,说道:“什么投资?”
业务员微微一笑,说道:“我能不能见见你们老板?我是报社的。”
看门的老大爷想了想,说道:“你等等吧。”
随后,老大爷虎虎生风的向院子里面去了。
老大爷最近很神气,因为他这个职业就很霸气。
而同为看门人的牛犊,给他争光不少。所以现在看门界都觉得很有面子。
当然了,看门也是有学问的,讲究要会看人脸色。
如果是达官贵人,那就要客气一些,让人有宾至如归之感,这样可以避免让主人得罪人。
如果是普通人,那就要冷着脸,一脸不耐烦,像是吆喝牲口吆喝他们。这样一来,无形之中就抬高了主人的地位,有一种威严之感。
现在他看出来了,这业务员的地位不怎么样,完全没有必要给他面子。
但是,现在的老板,毕竟是开门做生意的,对方既然是业务员,那估计是有正经事。
总之……不能耽搁了老板的正事。
于是,看门人见到了王绾和冯去力。
王绾和冯去力两个人人正在下棋。
王绾感慨的说道:“冯兄,其实我对现在的生活挺满意的。虽然不能呼风唤雨了,但是这心中,踏实的很啊。”
冯去力点头说道:“是啊,是啊。每日日进斗金,在商场之上,翻云覆雨,倒也不错。并且没有那么多规矩。”
王绾嗯了一声:“现在还有心思下下棋,喝喝酒,确实是人间美事。而且,我们都曾经做过官,那些朝廷中人,也不会欺压我们,我们比大多数人,都幸运的多了。”
冯去力感慨的说道:“是啊。是啊。我也这么认为。”
于是,冯去力说道:“炸。”
随后,用炸弹炸掉了王绾的军长。
王绾捏着司令,说道:“冯兄,你这简直是一招臭棋啊。你把我的军长炸死了,我的司令还在啊。你这不是……白白浪费了一次好机会吗?”
冯去力呵呵笑了一声,说道:“王兄你别忘了,我的司令也还在。你的司令遇到了我,我就和你杠一下,同归于尽。”
“到那时候,我的军长还建在,你的军长却英年早逝,那我岂不是赢定了吗?”
王绾说道:“那倒也未必,你别忘了,我还有一个炸弹,可以将你的军长炸了。”
冯去力嘿嘿一笑,说道:“但愿在你的炸弹追到我的军长之前,我的军长已经把你的军师旅团营吃光了。”
王绾顿时眉头紧皱。
这时候,看门的老大爷进来了,说道:“外面有人求见。”
王绾漫不经心的说道:“是谁啊。”
看门的老大爷说道:“好像是一个业务员,什么报纸的。”
冯去力说道:“多半又是来让我们去做广告的。”
王绾嗯了一声:“不过话说回来,咱们是有一阵子没有打广告了。”
冯去力说道:“咱们的产品,还用得着打广告吗?谁不知道啊。”
王绾说道:“那也不行,得保证一下曝光度嘛。老百姓总也不见咱们的广告,就会产生一种疑惑:这东西,是不是不行了?”
冯去力说道:“这倒也是,那咱们将人叫进来吧。”
于是,业务员被叫进来了。
他进来之后,立刻点头哈腰,说道:“见过二位丞相大人。”
王绾呵呵笑了一声,说道:“我已经不是丞相了。”
冯去力说道:“我做过丞相吗?”
业务员笑眯眯的说道:“做过,做过,大人做过好几天的丞相呢。”
冯去力哈哈大笑:“你这话说的,倒像是在讽刺老夫。”
业务员连连摇头,说道:“不敢,不敢。”
王绾说道:“你是什么报纸的业务员啊。”
业务员说道:“鸭梨日报。”
冯去力哦了一声,说道:“你们的报纸很有意思嘛。没事的时候,我也经常看。挺好玩的。”
业务员眼睛一亮,说道:“大人喜欢就好。”
冯去力淡淡的说道:“也谈不上喜欢,就是用来解解闷。”
业务员干笑着说道:“报纸这东西,不就是用来解闷的吗?”
冯去力嗯了一声。
王绾有点纳闷的看着业务员,心想:这家伙到底是来干什么的?为什么不说正题?
这时候,业务员终于腼腆的说道:“二位大人,我这里有一个赚钱更快的法子。”

精品玄幻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第八百四十章 老夫的名聲啊閲讀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这一次将军小报的编辑连存疑都懒得存疑了,直接给我否定了。所以我只能很没面子的登上你们鸭梨日报了是吗?”
鸭梨日报的业务员干咳了一声,说道:“大人,你何必妄自菲薄,把自己说的这么不堪?虽然实际情况,和这个也差不了多少。”
齐大人:“……”
鸭梨日报的业务员看见齐大人一副要发火的样子,连忙咳嗽了一声,说道:“大人,大人,你仔细想想,现在咸阳城中,还有人关心羊尾的事情吗?”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ptt-第八百四十章 老夫的名聲啊
齐大人愣了一下,说道:“羊尾?关心羊尾干什么?关心我这个大热闹还不够吗?现在齐府可是大大的出丑了,这些人都在看我的笑话呢?”
业务员使劲拍了拍手,说道:“正是如此啊。”
“为什么现在没有人关心羊尾了?就是因为现在帮他分担了视线。将军小报,这是有意在搅浑水啊。”
齐大人毕竟没有经历过这些事,还是不太明白。
他一脸迷茫的看着业务员,犹豫着说道:“你的意思是说,是我的出现,让羊尾不再被骂了?可是……我们两个之间有关系吗?又不是我诬告了他。”
其实这也不怪齐大人,这个年代的人,谁经历过这样的骚操作?
但是,鸭梨日报的人,毕竟是专业人士,他们虽然第一次经历这种事,但是悟性很高,已经很快领悟了一些东西。
鸭梨日报的业务员分析说:“好教大人得知,其实百姓们的精力是有限的,他们关心了一个人,就没有精力去关心另一个人了。”
“就好像这一张报纸,写满了大人的新闻,就没有办法写羊尾的新闻了。”
“就好比大人,以前下下棋,看看书。书中的故事让大人心驰神往,棋局让大人迷恋不已。”
“但是现在府中出了事,大人还有心思下棋吗?别说是大人府中了,我敢说,咸阳城其他大人,都无心下棋了,恨不得趴在大人家墙头上看热闹。”
齐大人沉默了,脸色有些不好看。
这几天,确实有很多人来拜访,而且人数明显比以前要多。
齐大人以身体不适为缘由,将这些人都挡在门外了。
这么说……这些人其实是来看热闹的?
真是岂有此理。
齐大人对夜里日报的业务员说道:“你刚才的那一番道理,老夫大概是听明白了。”
“那你现在的做法,是什么意思?你不应该找另外一个人,将我这件事盖过去吗?”
业务员干咳了一声,说道:“那就比较难了。毕竟……大人在朝中位高权重,你这件事又比较奇葩。”
“想要盖过你,实在是难上加难啊。所以……嘿嘿。”
齐大人听了之后,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但是他耐着性子继续听。
业务员干咳了一声,说道:“所以,我们只能从本事件着手,把这事情引开,引到神鬼上面来。转移百姓们的视线,然后……时间长了,百姓们自然就忘了。”
“大人相信我,百姓们是很健忘的。尤其是现在有了报纸,每天都有那么多新鲜的消息,他们就更加健忘了。”
“顶多以后看见齐府的马车之后,他们会恍然大悟,说道:哦,我知道这个齐府,曾经上过报纸的。”
“但是他们只是这么随口一说,就没有别的其他表示了。”
“甚至于,再过上几年,他们看见齐府的马车之后,会恍然大悟,说一句:哦,我知道这个齐府,他们上过报纸。”
“但是至于齐府为什么上过报纸,他们却忘了。到那时候,大人再施舍一番,给百姓们捐一些钱财,就成功洗白了。”
“百姓只记得大人的好,谁还记得大人曾经出过丑呢?齐大人有点舍不得,有点不高兴的说道:“还要交钱吗?”
这句话,成功的把业务员噎在那里了。
这位大人,有点舍不得钱财啊。
不过,这也正常。
业务员微微一笑,说道:“捐助钱财这些事情,距离现在毕竟还比较远。不用着急。就算到了时候,真的到了那时候,也不一定非要捐钱不可。小人只是随口提一句,说一个可行的办法。”
齐大人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你这个办法,本官刚才想了想,觉得很是不错。”
业务员应了一声。
他想了想,对齐大人说道:“如果大人不嫌弃的话,我们就回去编报纸了?”
齐大人听了这话之后,心里面觉得怪怪的。
什么叫编报纸?这些人……真特么的厚颜无耻啊。
什么时候我和这些人沦为同党了?难道我已经变成斯文败类了?
业务员看见齐大人一脸呆滞,有点纳闷。不过他也没敢多说什么,就找了个借口,悄悄地溜走了。
半个时辰后,业务员回到了编辑部。
总编问道:“如何?”
业务员说道:“齐大人同意了。”
总编嗯了一声,说道:“我知道齐大人会同意的,这种事,他没有不同意的可能。若是没有我们的帮助,大人不可能度过难关。”
业务员连连点头:“是是是。”
总编又说道:“我问的是,齐大人的情况怎么样。”
业务员眉头紧皱,说道:“似乎不是太好。”
总编又问:“怎么个不好?”
精华都市言情 我在秦朝當神棍 ptt-第八百四十章 老夫的名聲啊相伴
业务员说道:“小人和齐大人说话的时候,大人总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好像说了前面,忘了后面。最后我要走的时候,他又一脸呆愣楞的,好像不知道我要走。”
“他这种情况,有点像是商君别院不久前说过的一个案例。据说商君别院的医学院,曾经研究出来一些病例,说人老了之后,就会变得痴痴呆呆的,并且给这个案例起了个名字,叫老年痴呆。”
总编嗯了一声,对业务员说道:“你觉得,齐大人得了老年痴呆?”
业务员说道:“有这种可能,但是小人也不敢确定,毕竟小人只是旁敲侧击的在旁边说了一会话而已。”
总编叹了口气,说道:“这也难怪,最近几天,齐大人可是深受打击,一时接受不了,变成这样也是正常的。”
业务员好奇的看着总编,然后犹豫着说道:“小人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总编微微一笑,说道:“但讲无妨。”
业务员说道:“按照咱们的合同规定。像齐大人的投资,想要把家产拿回去,是不可能的。至少在三年内不能撤资。”
“那我们可不可以这样,等齐大人投资之后,就利用我们的声望去挖他的黑料,攻击他,直到他失去一切。”
“等到齐大人倒下来,我们不就不用还给他的投资了吗?”
说完之后,业务员小心翼翼的说道:“小人是不是太阴暗,太无耻了?”
总编呵呵笑了一声,说道:“无妨,我不害怕咱们的人阴暗无耻,只要有能力就行。”
业务员松了口气,说道:“那就好,那就好。”
总编沉思了一会,说道:“其实你问这个问题,说明你还是没太弄明白股权的问题。”
“齐大人的金钱,转化成了我们的股份。将来他欠了一屁股债,要还钱的时候,是可以用我们鸭梨日报抵债的。”
“将来他入狱,要抄家的时候,也是可以将我们鸭梨日报的股份拿走充公的。”
业务员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啊。那我们还真的不能对付齐大人了。”
总编嗯了一声,说道:“自然不能。”
业务员又说道:“那我们为何要积极的去救齐大人呢?”
“齐大人的独子,已经在三年前死去了。现在他府中爆出来了这么大的丑闻,我看齐大人随时有可能吐血死掉。”
“等他死了,他的家产就没有人继承了。他在鸭梨日报中的股份,不就不作数了吗?我们可以从从容容的经营我们的了。”
总编微微一笑,说道:“这样……倒也不是不可以,毕竟我们是密约,知道的人不多。而且我们还可以稀释他的股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他排除在外。”
业务员说道:“是啊,为何不这么做呢?”
总编说道:“因为这世界上的聪明人太多了。”
“只要我们这么做了之后,旁人就会知道。旁人知道之后,就会对我们心生警惕。”
“从此以后,他们就不再信任我们了,将来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需要投资的时候,他们就会袖手旁观,这不是得不偿失吗?”
“齐大人的这一千镒金,不算什么。我们鸭梨日报,是要做大做强的。”
“我们做报纸成功之后,还要像商君别院一样,将手伸到各个角落当中去。”
业务员点了点头,说道:“还是大人有远见卓识啊。”
总编微微一笑,拍了拍业务员的肩膀,说道:“好了,现在你去忙吧。帮助齐大人,就是帮助我们鸭梨日报自己,去给他造造声势,帮他渡过难关。”
“此人饱读诗书,很是有些知恩图报的意思。只要他这次缓过来了,一定会投桃报李。”
“而且借着这次的机会,也让咸阳城中的人,知道我们鸭梨日报的能力,日后拉投资的时候也简单一点。”
业务员兴奋地答应了一声,说道:“小人明白,大人放心吧。”
随后,他点了几个人的名,兴高采烈地到了一间屋子里面,他们去编故事了。
编这样的故事其实并不难,毕竟有淳于甲的神鬼故事书在这里。
他们只要选出一段来,然后按照这这个模样,稍微改改,变通一下就可以了。
行业当中称之为洗稿。。
齐大人有点犹豫的看着业务员:“交给你来处理?这……”
业务员叹了口气,似乎受伤了一样,对齐大人说道:“大人是不是不相信我们?”
齐大人点了点头:“我确实有点不相信你们。”
业务员:“……”
他倒没想到,齐大人竟然如此坦诚。
他干咳了一声,对齐大人说道:“大人……你不再考虑考虑了?”
齐大人说道:“不用再考虑了。其实不是我不给你们机会,是咸阳城中的百姓不相信你们。”
“我自然可以将消息透露给你们,可是百姓们不相信,那不是白白浪费了吗?”
业务员说道:“大人,小人斗胆说一句不好听的。大人你这些消息,听起来也不像是真的啊。”
“难道你当真以为,将军小报会刊登吗?将军小报对信息的要求,可是很严格的。”
齐大人说道:“可是我之前说,那女人怀有身孕,是和丈夫梦中相会,将军小报不是相信了吗?”
业务员说道:“可是大人别忘了,将军小报在报纸的最开始就写了,这是根据齐府中人的传言写的。不保证真实性。并且将军小报的记者,在末尾还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如果大人要提及什么鬼魂,什么白影,什么坟头。那将军小报的人肯定会搜集认证物证。大人觉得会不会被人看出破绽?”
“一旦被看出破绽,将军小报肯定揪住大人不放,到那时候,大人的名声可就臭了。”
齐大人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看样子,作假这种事,不能轻易为之啊。”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人酥-第八百四十章 老夫的名聲啊分享
业务员说道:“是啊,不能轻易为之。所以,小人以为,大人还是相信我们比较好。把消息交给我们,让他们负责刊登。”
“咱们都是一家人,绝对不会坑骗了大人。”
“咸阳城的百姓相信也好,不相信也好,总算是个佐证嘛。就算有一小部分人相信,那咱们也赚了。”
“老实说,其实咱们编的这个故事,也不像是真的,什么坟头,什么白影的,简直就是恐怖故事。”
“但是这故事只要能转移注意力,只要能给我们一个借口,那不就可以了吗?”
“而且,这故事是在我们鸭梨日报刊登的。大人也知道我们鸭梨日报的风格,百姓们接受程度还是比较高的。”
齐大人沉思良久,然后恍然大悟,说道:“你得意思是说,我这个故事不像是真的,所以不配登上将军小报。”

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討論-第八百一十章 赴死的縣令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我在秦朝当神棍
巡捕答应了一声,把人交给了使者。
但是,在交给使者之前,其中一个巡捕忽然灵光一闪,对使者说道:“能不能让我们看看你身上的官方文书?”
使者微微一愣,说道:“文书?”
巡捕说道:“是,既然大人是巡捕,那么身上应该有朝廷颁发的文书,可以证明身份。”
使者愣了一下,淡淡的说道:“怎么?难道你们怀疑我的身份不成?”
巡捕连连摇头,说道:“大人误会了,小人岂敢怀疑大人的身份。只不过……上面是这样规定的,小人也不敢胡乱做主。”
使者淡淡的说道:“怀疑便是怀疑,用不着砌词狡辩。”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巡捕都低下头去,一脸惭愧的样子。
而使者摇了摇头。
按道理说,他已经拿出使者的威严来了。
如果几个巡捕识相的话,应该立刻让开路,连声道歉,让自己把人带走。
但是,这几个巡捕看起来恭恭敬敬,一副敬畏的样子,可是他们却始终没有让开路,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
这让使者心中恼火不已。
最让他恼火的是,他还真的没有这些证明。
因为他确实不是皇帝派出来的,而是施邬派来的。
施邬通过电话,暗示了家人,随后,家人找了一个人假扮成皇帝的使者,前来搜寻那些进京的穷人。
正巧,他遇到了羊尾一行人,于是按照计划,打算把这些人拦下来。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些人完全不配合,居然敢想自己要证明。
使者淡淡的说道:“若本官不给你们这个证明,这些人我还带不走了?”
巡捕干咳了一声,说道:“请大人恕罪。这个……我们其实是做不得主的。”
使者说道:“谁能做主?把那人叫来吧,我亲自和他说。”
巡捕说道:“这得县令来才行。”
使者皱了皱眉头:“那得等到什么时候?”
其实这时候,巡捕到没有起疑心,毕竟面前这使者,衣衫华丽,十分高贵,看起来就是咸阳城中来的贵人。
巡捕只是觉得,这使者迟迟不肯将证明拿出来,那是为了刁难他们。
巡捕对使者说道:“大人,不如你和我们一块去县衙?”
使者却没有和他们一块走,只是拿出来了一块玉佩,说道:“这是宫中赏赐的玉佩,你们可认得?”
巡捕看了看,小心翼翼的说道:“我们这种小人物,如何认得宫中的东西?大人开玩笑了。”
使者呵呵笑了一声,对巡捕说道:“至少这东西不是凡物,你们能看出来吧?”
巡捕们点了点头。
使者说道:“既然如此,便将人交给我。”
这时候,巡捕终于起了疑心了。
他们纳闷的看着巡捕,疑惑的说道:“大人,你能把玉佩拿出来,为什么不能把朝廷的旨意拿出来呢?这样我们也不用提心吊胆,担心……”
话音未落,那使者扬起手来,一人打了他们一个耳光:“你们为何如此啰嗦?”
随后,使者又拔出剑来,对巡捕说道:“再敢侮辱上官,我让你们立刻身首异处。”
巡捕脸上火辣辣的,心里的火也腾的一下升起来了。
“和他拼了。凭什么这样侮辱人?”这几个巡捕脑海中都出现了同样的想法,然后,他们把手放在了刀柄上。
当然了,从出现这种想法,到付诸实践,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这些巡捕忍气吞声的看着使者,对他说道:“大人,我们的所作所为,完全合乎秦律。如果大人再咄咄逼人的话,我们只能呈报给县令定夺了。”
使者提着剑向这几个巡捕头上砍过去。
当然了,这一剑只是看起来吓人而已,使者并没有要真正伤人的意思。
所以几个巡捕躲过去了。
只是他们虽然躲过去了,依然有点面色苍白,茫然无措。
因为他们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有些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紧接着,远方又出现了一阵马蹄声,有一队人出现了。
这些人和使者一样的装束打扮,一样的高贵华丽。
他们纵马奔过来之后,向使者点了点头。
他们显然互相认识,是一伙的。
其中有人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那使者说道:“这些人想要违抗皇帝的命令,阻止我们将人带回去。”
巡捕顿时面色苍白,连声说道:“没有,我们只是想要看看皇帝的命令罢了。”
那群人当中的一个说道:“皇帝的政令,就在驿馆之内,我们去给你取来就是了。”
巡捕松了口气,连声道谢。
于是,有一个使者跑回去了。
不到两刻钟,这使者又回来了。
他丢给了巡捕一块绢布,绢布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皇帝的诏令,还盖着印章。
使者看也没看巡捕,吆喝着把羊尾几个人带走了。
等羊尾等人离开之后,巡捕带着绢布,回到了县衙。
县令看他们空手而归,有些纳闷的问道:“人呢?不是说抓到了村长吗?”
巡捕说道:“我们本来抓到了,但是陛下的使者将他们带走了。”
县令哦了一声:“原来如此。”
巡捕奇怪的说道:“陛下派出了使者,为何我们一点都不知道?”
县令笑了笑,说道:“陛下的使者,派出来的比较急。这个我是知道的。对了,他们有没有给你们诏令文书?”
巡捕呈上去了。
县令顿时眉头紧皱:“这些文书,给你们看一眼也就罢了,怎么会将文书直接交给你们?”
“他们没有了文书,难道不去找其他的人了吗?”
巡捕愣了一下,然后纳闷的说道:“对啊。这是怎么回事?”
县令把绢布展开看了一会,越看眉头皱的越紧。
巡捕小心翼翼的问道:“大人,难道……这其中有什么问题吗?”
县令嗯了一声:“其一,陛下早已规定,文书应当用纸。可是这文书用的是绢布,仿佛还停留在过去的老习惯中。”
“其二,陛下虽然没有规定,但是如今的文书,大多用便于书写和辨认的隶书。但是这文书,用的是小篆。”
“其三,这印章似乎有些不对,虽然看起来很像,但是仿佛是仓促之间刻上去的。”
县令把手放在绢布上面,用力的蹭了蹭,有几个字立刻花了。
县令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墨迹还没有干。”
巡捕:“……”
他们难以置信的看着县令:“我们被人骗了?”
县令点了点头:“现在看来,是这样了。”
巡捕瞪大了眼睛,有些迷茫的说道:“居然有人敢伪造朝廷的命令?这……这胆子也太大了吧?”
县令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不知道朝廷中发生了什么事,当然不知道为什么有人会如此大胆了。”
“如果你们知道了,大概就不会这么想了。”
巡捕好奇的问道:“朝中,发生了什么事?”
县令长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据说,这是百年不遇的好机会。唯一能扳倒谪仙的好机会,很显然,是有人杀红眼了。”
“想要拼着性命,将谪仙扳倒,然后飞黄腾达。”
巡捕说道:“可是,如果谪仙不倒,那这位大人不就完蛋了吗?”
县令说道:“你们不了解朝中的情况,没有人愿意一辈子碌碌无为,居于人下。”
巡捕们都干笑了一声。
他们确实不理解,他们其实没有什么大志向,只想着做好本职工作,老婆孩子热炕头就罢了。
因此,他们看到那些朝臣,明明已经富贵至极了,居然还在争权夺利,都有点不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
县令也懒得和他们解释。
其实……县令也动了心思。
巡捕对县令说道:“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
县令笑了笑,说道:“让我想想吧。”
随后,县令倒背着手,走到了后堂。
县令,是通过科举考上来的。
他是第一届科举的考生。
按道理说,他能当这个县令,是受了谪仙的恩惠的。
因为按照他的出身,他是六国贵族,本来是没有机会做官的。
幸好朝廷开了科举,所以县令才重新做了人上人。
可是……这种事情,不是往日的恩惠就能解决的。
县令在思考,思考自己应该站在哪一边。
站在谪仙一边?
如果站在谪仙一边,就应该将证物交上去,告诉朝廷,有人曾经假扮成使者,带走了一些人。
而这些人,有可能就是用来诬陷谪仙的。
但是……万一谪仙败了呢?
谪仙败了,自己的行为肯定触怒了一些人。
那些上位者想要整死一个人实在是太简单了。到时候自己遭到了贬谪,遭到了流放,恐怕还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如果站在谪仙的对立面呢?
那就应该隐匿这个消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谪仙输了,和自己无关,谪仙赢了,和自己也无关,安安稳稳的在县令的位子上呆着。
可是这样一来,自己也就失去了出人头地的机会了。
县令在院子里团团转圈。
遥想当年,自己家中可是何等的阔绰啊。
可是现在,只剩下了一个小小的县令。
县令深吸了一口气,接着想到:“如果,自己呈上一些证据呢?就说谪仙倒行逆施,搞得天怒人怨,百姓们怨声载道,恨不得揭竿而起了。”
“这样的后果也很明显。如果谪仙胜了,自己会死无葬身之地。如果谪仙败了……自己会飞黄腾达吗?”
“那些高官,会在意自己这个小小的助力吗?”
县令在这里惆怅的时候,他的模样就被自己的夫人看在眼中了。
夫人走过来,一脸心疼的说道:“你这是怎么了?”
县令叹了口气,说道:“我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了。”
然后,他将自己心中的不安说了一遍。
县令对自己的夫人是毫无保留的。
等县令说完之后,夫人沉默了一会,对县令说道:“常言道,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现在谪仙在朝中的形势岌岌可危,正是需要人帮忙的时候,你为何不帮他一把呢?”
县令说道:“如果谪仙输了,我们可就完了。”
县令夫人微微一笑,说道:“如果夫君担心输了,可以两不想帮。如果一定要选择一个人的话,最好选择谪仙。”
县令点了点头:“那你觉得,我应该在这县令的位子上碌碌无为一生呢?还是应该搏一把呢?”
县令夫人从身上拿出来了一枚铜钱,对县令说道:“现在我将铜钱抛上去。如果是正面,那就帮谪仙。如果是背面,就两不想帮,你以为如何?”
县令点了点头:“好。”
随后,县令夫人将铜钱抛上去了。
铜钱旋转着向下落,结果要出来的时候,县令夫人一脚将铜钱踩住了。
县令:“这是何意?”
县令夫人微微一笑,说道:“你心中已经有答案了。”
县令沉默了。
县令夫人说道:“方才,你希望铜钱是正还是反?夫君,不要管铜钱的正反了,去做吧,遵从你的内心。”
县令深吸了一口气:“我明白了。”
随后,县令将自己关到了书房当中,饱蘸浓墨,写下了一行字:臣,奉先县县令,赵嗣,冒死进谏……
短短的一封奏折,县令写了一夜。
等写完之后,县令觉得自己老了很多。
他一想到这奏折送到咸阳城中之后,一石激起千层浪,就不由得心脏砰砰跳。
他深吸了一口气,从房间中走出来。
夫人正等在院子里,已经不知道等了多久了。
县令对夫人说道:“此去,不知道是凶是吉啊。”
夫人微微一笑,说道:“放心,我已经帮你求过神仙了。有神灵庇佑,一定没事。”
县令说道:“你求的是哪位神仙?”
夫人说道:“谪仙。”
县令哈哈大笑,整个人的心情都轻松了很多。
夫人说道:“去吧,不要担心家里面,我等你带我们飞黄腾达。”
县令认真的点了点头,坐上夫人早就准备好的车,跟着他们向前走了。
与此同时,咸阳城中的李水,日子越发的难过了。
因为有越来越多的朝臣,加入到了攻击他的队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