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72、星辰鐵推薦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一块星辰铁,引得整个珍宝阁哗然一片。
“这块星辰铁有蚕豆大,必然有十斤重,我还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星辰铁。”有人双目放光,看着那拉出星光长尾的金属低声说道。
“何为星辰铁?”
有人好奇开口询问。
“一颗星辰,陨落之后,留下的精华之一,就是这星辰铁。”
“此物是炼制上品法宝的重要灵材,是世间最珍贵的金属之一。”
……
那些对星辰铁有所了解的,连忙将自己所知道的讲述出来。
“啧啧,炼制上品法宝的宝物,对了何为法宝?”
“法宝是超越灵器的存在,是可以幻化成人形的至宝,需要经过天雷之劫,然后修成人身。”
“法宝是真正大势力的底蕴,其实,法宝已经不是修行者的兵器,而是朋友。”
……
虽然知道跟这珍贵星辰铁无缘,所有人还是将目光投过去。
“这星辰铁奇重无比,蚕豆大一块怕有一斤,而一件上品法宝,只需三两就够了。”
有人看着在半空中悬浮的星辰铁,惊叹出声。
“那,这等宝物,值十亿灵石吗?”
终于,有人开口询问。
十亿灵石。
那几位德高望重的老者冷哼声,转过头去。
此等宝物,以灵石来衡量其价值,实在幼稚。
这东西,谁换灵石?
“我出两件上品灵器,换这星辰铁。”那位启明侯府世子苏明看向韩啸所在的雅间,高声说道。
一件下品灵器价值千万,中品价值是其十倍,上品,又是十倍。
也就是说,一件上品灵器,起码价值十亿灵石,两件,就是二十亿灵石。
听到这报价,上官若言神情一动,挺直身形。
“这星辰铁这么值钱?”
她转过头,看向韩啸手中托着的那块西瓜大星陨石。
“这上面,还有星辰铁吗?”
“有。”韩啸说着,掌心灵光化为火焰,将那星陨石灼烧起来。
一道道各色的金属被抽成细线,然后凝成一个个小团,悬在半空。
当整个西瓜大的星陨石被炼化分离干净后,韩啸面前悬着十几个金属团,每一个最少都是鸡蛋大小。
“这一团就是星辰铁。”
韩啸指着最大那一团,足有海碗大小的金属道。
蚕豆大,就有人出价二十亿,那这么大一团,得值多少灵石?
上官若言低呼一声,喜道:“发财了。”
韩啸摇摇头,笑着道:“小财迷,这不过是一点星辰铁,你再看这一块。”
他手指着星辰铁旁边,淡白色的金属道:“这是九玄金,你听说过吗?”
九玄金?
上官若言摇摇头。
“此物是大道之根基,九玄之上,万法皆空,这九玄金,是凝练天地大道必须之物。”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72、星辰鐵分享
韩啸的话,再次让上官若言长大嘴巴。
凝练大道,是合道境界修行所必须的。
元神境界之后,要想成为合道大能,必须要凝练自己的大道。
这九玄金,竟是合道境界必须之物,那有多贵重。
不对。
上官若言伏在韩啸肩头,低声道:“这九玄金如此珍贵,你不怕人抢去?”
韩啸侧过头,在上官若言圆润的耳垂上轻轻咬一口。
“啊……”
上官若言浑身一颤,紧紧将韩啸抱住,头埋下在肩头。
“合道境界虽然需要这些宝物,但不会明抢,因为若是心中没有道义,他们永远没有机会凝练出大道来。”
韩啸轻笑一声,双手开始在上官若言身上作怪,然后抬眼去看那些人争夺星辰铁。
此时,下方出价已经达到三件灵器,再加上三颗五转灵丹。
还在争夺的,是穆武王府与启明侯府,还有一位公爵府已经有些犹豫。
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線上看-272、星辰鐵推薦
穆武王府之主穆元芳曾是人皇姬无疆弟子,后来镇守天穹,很少归来。
不过这样的王侯之家,谁都不敢得罪。
启明侯苏长师也是陛下信重之人,长期驻守浮空岛。
其子苏明据说修为精深,为人处世精明无比,是皇城中少有的后辈精英子弟。
“穆管家,不知可否卖苏明一个面子,将这星辰铁让于我?”
苏明看着穆武王府的雅间,开口问道。
那边立在窗台前的老者正要回话,忽然神色一动。
似乎是有人在他耳边低语。
“好,此物我就让与苏明世子。”
老者脸上露出喜色,高声说道。
“多谢穆管家。”
苏明也是脸上露出笑意,然后道:“那我就以三件上品灵器,三颗五转灵丹,拿下这星辰铁。”
三件上品灵器价值三十亿灵石以上,三颗五转丹,也是价值数亿。
等尘埃落定,韩啸伸手收了两件上品灵器,三颗五转灵丹回来,将另一件灵器留在高台,当做购置星陨石的资金。
“真没想到,这上官若言身后,还有一位如此豪富之人。”
左玉道人轻叹一声,抬头看向对面雅间。
他在皇城中左右逢源,现在平白得罪这样一位豪富,实在有些不甘。
“哼,此人也是糊涂,竟是将如此宝物拿出来交易。”
锦湖公子冷哼一声,低声道:“这等宝物,拿出来就是亏了。”
的确,哪怕是十件灵器,也比不上一件法宝。
何况这星辰铁还是炼制上品法宝之用。
“你,刚才,说了什么……”
喘息着抬头的上官若言低声问道。
她有些好奇,韩啸到底说了什么,让那位穆管家放弃争夺星辰铁。
“我就告诉他,我可以为穆武王府炼制一件上品法宝。”
韩啸轻声道。
上品法宝!
上官若言瞪大眼睛道:“怎么可能,那可是炼器大宗师都难以炼制的……”
炼器宗师已是等同元婴境乃至出窍境界存在。
炼器大宗师,出窍以下根本不可见。
世间是有炼器大宗师的,但有几位,名姓是什么,都没有流传过。
韩啸才多大,怎么可能有炼器大宗师的本事?
“呵呵,我虽不是炼器大宗师,但炼制一件上品法宝还是能做到的。”
韩啸笑着说道。
以后世对各种辅助修炼之物的研究,以他现在修为、见识,炼器水准,炼制超越法宝存在的灵宝没有把握,但上品法宝,不难。
而且,他还想以此为契机,借势。

優秀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起點-271、這樣,可以,了吧……閲讀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十亿灵石。
上官若言的声音落下,整个珍宝阁拍卖场悄无声息。
十亿灵石可以买一件上灵器,还是品质极佳的那种。
虽说对大势力来说,灵石无用。
但灵石多到一定程度,还有有用的。
若是十亿灵石,就不是普通势力能轻易拿出了。
“那是上官都尉府三小姐,皇城有名才女,陛下都钦点去西北处理事务的。”
“上官都尉府啊,怪不得。”
“这出价,是不是有点,太豪横?”
……
下方一片议论。
“临风二哥,若言姐姐她,她——”
婉儿惊慌的指着上官若言,低声惊呼。
这拍卖,哪有这般十倍出价的?
而且,这出价,还是完全没有必要的天价。
“那个,三妹,或许有自己的打算吧……”
上官临风头疼的看向四周。
待会要是上官若言没灵石付账,他是不是得撇清关系跑路?
雅间之中,左玉道人愕然的看向锦湖公子。
此时的锦湖公子没有了先前的淡然,面上满是恼怒之色。
“这上官都尉府的三小姐,和锦湖公子你有仇?”
“无仇,就是在灵焰宫时候,为一个有些才名的皇城书院学子拌了几句嘴。”
锦湖公子咬牙道。
就拌几句嘴,用得着拿十亿灵石来拼吗?
左玉道人摇摇头,低声道:“就让她吧,上官都尉府不好惹。”
说到这,他悄然道:“不过十亿灵石,怕是也不那么好拿出来。”
他的话让锦湖公子面上一动,脸上露出笑意来。
“怪不得,原来是他们在钓鱼呢。”
锦湖公子轻笑一声道:“这星陨石十之八九就是他们自己拿出来的。”
自己的东西,卖多少都是自己说了算。
哪怕十亿,最多付几千万灵石的珍宝阁抽成。
幸好自己没有出价,若是自己加价,这上官若言不跟了,岂不是成了十亿冤大头?
“呵呵,上官三小姐真是豪富,只是我有些好奇,你有没有十亿灵石付账。”
他站起身,走出雅间,看着对面的上官若言。
“若是三小姐不拿灵石直接取走这星陨石,我不得不怀疑,要么,这星陨石就是你拿来拍卖的。”
“要么,你和珍宝阁一起合伙来坑人。”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起點-271、這樣,可以,了吧……熱推
锦湖公子的话让下方一盘哗然。
不管他说的哪一种,都是破坏规矩的事情。
“这位公子,我珍宝阁担保,此物绝不是上官三小姐之物,我珍宝阁也绝对不会与上官三小姐一起合谋坑人。”
锦湖公子的话实在杀伤力太大,苏掌柜不得不出面澄清。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txt-271、這樣,可以,了吧……推薦
“呵呵,空口无凭,我怎知你们不是表面澄清,暗地交易?”
锦湖公子将手中折扇展开,轻摇几下道:“除非,上官三小姐当场交付灵石。”
当场交付灵石,其实背后也有猫腻。
但起码现在可以看出,上官若言是真的在拍此星辰石。
否则,要么是两方勾结,要么是上官若言违规。
不管哪一种,都会让上官若言颜面扫地,甚至波及上官都尉府的名声。
苏掌柜为难的看一眼雅间窗台前的上官若言。
按说,珍宝阁验看客人身价资质,是可以的。
但上官三小姐和那位双重宗师到来,这资质还要验吗?
十亿灵石,一时半会拿不出,也正常。
往常,这种大笔的交易,珍宝阁都是等对方凑足灵石再将宝物交付。
可现在,珍宝阁被挤到墙脚了。
“怎么,苏掌柜不敢验资?还是说,你知道,上官三小姐,没有十亿灵石?”
锦湖公子长笑一声,看向四周:“这珍宝阁,是想砸自己的招牌吗?”
听到他的话,苏掌柜浑身一震,抬头看向上官若言。
“上官三小姐,不知可否将十亿灵石让我们验看一番,或者,价值十亿灵石的宝物也可以。”
没有灵石正常,身价有十亿就成。
“好。”
上官若言轻轻一笑,转身走进雅间。
“可是你说的,十亿灵石都能翻倍赚回来。”
韩啸摊开手道:“我是能赚回来,只是,我也没有十亿灵石啊。”
上官若言一促,低声道:“我不管,你想办法。”
韩啸笑一声,伸手一拉,将上官若言拉到身边,然后在她耳边低语几句。
上官若言瞬间俏脸通红,连耳根都红了。
“登徒子……”
“十亿啊,若言,牺牲一点,我保证,连赚的全都送你。”韩啸低声诱惑道。
十亿,翻倍,那就是二十亿灵石。
“你说的。”
上官若言咬着牙,闭上眼睛,缓步上前,以无比羞人的姿势,缓缓跨坐到韩啸腿上。
然后她双手环住韩啸脖颈,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上。
“这样,可以,了吧……”
韩啸轻笑一声,腰身一挺,将她抱住,然后朗声道:“先让我看看此星辰石是否为真。”
此时的上官若言整个人瘫软,伏在韩啸肩头不敢抬头来。
“好。”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ptt-271、這樣,可以,了吧……鑒賞
苏掌柜忙点头。
这位可不好得罪。
既然韩啸开口,十亿灵石估计问题不大。
至不继,韩啸亮明身份,十亿灵石,谁都愿意拆借。
等苏掌柜应允了,韩啸伸手一招,将那星陨石召到掌心。
这西瓜大的星陨石,落在手上竟是有千斤重。
“咦?”
韩啸有些诧异的看向这石头。
听他声音,上官若言也是好奇转头。
只是身体一动,一些虽隔着衣衫,依然羞人的接触顿时有感觉,让她娇哼一声,又将头伏下。
“嗡——”
韩啸掌心直接一团火光升起,数息之后,那星陨石上一道金色细线被抽离。
这细线化为一团蚕豆大小的金色金属,悬在半空,闪烁淡淡的灵韵。
“这是?”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起點-271、這樣,可以,了吧……鑒賞
上官若言悄悄出声。
这般吐气如兰模样,让韩啸不禁又是兴趣昂扬。
“嗯……”
上官若言忙将面伏下,羞的再不抬头。
“这是星辰铁,是星辰形成的精华之一。”
“此物是炼制上品法宝的极品灵材。”
“值钱么?”上官若言声如蚊蝇。
“不值钱,有价无市。”
韩啸轻笑一声,然后朗声道:“这星陨石不错,我收了,不过,我暂时没有灵石。”
他的话音落下,大厅中一阵哗然。
那边的锦湖公子脸上笑意更甚。
“我就以此物付账吧,价格,你们看着办。”
韩啸再次出声,一团蚕豆大金属飞向高台。
这金属丸豆飞行之中,带出一条金色星辰痕迹。
“星辰铁!”
有人惊呼。
四处雅间轰然而动,数道身影飞出。
“此物我要了!”
“我穆武王府要定了!”
“启明侯府世子苏明要此物!”
……

人氣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66、大富豪看書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一颗三转灵丹,片刻之后其价格便被抬升到五百万灵石以上。
这里可是皇城,最不缺的就是灵石。
“五百五十万灵石。”
忽然,一处雅间传来高喝。
下方原本出价的那些修行者全都将手放下。
能入雅间的,必然有些身份,与他们争没必要。
邵掌柜等待片刻,见无人再出价,轻笑一声,手中小木锤一敲。
“成交。”
“下一件宝贝,想来诸位会更喜欢。”
他说着,伸手一招。
“嗡——”
好看的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起點-266、大富豪看書
一柄战刀出现。
“哈哈,灵器!”
“终于来几样像样宝贝了。”
……
下方一片喧闹,雅间中的上官若言再次抬起头来。
邵掌柜伸手一点,那长刀散发锋锐之气。
刀柄处,一个金色的符文标记闪现。
“好宝贝!”
“这宗师标记似乎没见过,莫不是新晋宗师?”
……
邵掌柜笑眯眯看向四周,然后朗声道:“此战刀乃是下品灵器中的极品,而且是一位新晋宗师出手炼制。”
“起拍价,八百万灵石。”
八百万灵石,这比普通的灵器价格还低不少。
当然,这只是起拍价。
“一千万灵石。”
邵掌柜话音刚落,之前拍下三转灵丹的雅间再次出声。
一千万的价格不是这柄灵器的极限,甚至还差不少。
但既然雅间有人开口,下方大厅中所坐众人便不再开口。
“呵呵,一千万灵石就想拿下此等宝物?”
“一千三百万灵石。”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266、大富豪讀書
果然,片刻之后,另一个雅间中有人出声。
“一千三百五十万灵石。”
之前出价的雅间中人迅速加价。
“既然想要宝物,就别这般小气。”刚才加价的人笑一声,高声道:“一千六百万灵石。”
一位新晋宗师所炼制的灵器,到这个价格差不多已是极限。
毕竟不是那种经年宗师,说不定手法或者控制上还会有瑕疵。
最先出价的雅间有些犹豫,没有跟着加价。
“曹先生,侯爷的意思,这灵器可不是这个价啊。”
之后加价的雅间中,永宁侯府管家韩林立在一旁,看着端坐的曹建低声说道。
侯爷意思是说要买一件灵器回来,顺便送灵石给韩啸,这要是低价买回去,侯爷怕是会不高兴。
“呵呵,无妨,仙卫刘将军他们可是来了不少人,岂会让这宝贝这么便宜被拿到?”
曹建笑着说道。
别人不知韩啸所炼的灵器如何,刘一峰是清楚的。
他既然送到永宁侯府两千万灵石,必然是物超所值。
那韩啸所炼的其他灵器,必然价值也不会低于这个价。
“一千六百万灵石?这等好物怎么能如此便宜?”
下方,就坐在大厅中身穿黑色锦袍的刘一峰大笑一声,站起身来。
“两千万灵石。”
他身旁一位面容白皙的修行者淡淡开口。
两千万灵石一件灵器,已经算是一般下品灵器的极限价格。
出到这个价,自然没有人再加价。
寓意深刻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笔趣-266、大富豪推薦
何况楼上那些雅间中,还有不少人认识刘一峰和他身周端坐的那些人。
“这几位怎么会来此?”
“仙卫中人?难道今日这拍卖真有什么好东西?”
“快,通知家族,此处可能会有宝贝出现。”
……
等刘一峰身边之人将灵石交了,拿到那战刀后,不禁脸上露出喜色。
“老刘没骗你吧。”
一旁的刘一峰咧嘴笑道。
韩啸所炼制的灵器,在炼制手法上很是特别。
很多都是发挥了灵材本身的极限。
而且他炼制手法上,还会以灵器的一方面特长最大化。
便如这柄战刀,就是将锋利扩大到极致。
手持这战刀,千军难挡。
“好,真是厉害。”
那面目白皙之人将战刀收起,乐呵呵坐下。
他身周几人脸上都是露出期盼之色。
刘一峰可是说了,这位韩宗师大半日时间就炼制了十数件灵器,而且还是以域外邪魔身上的物件来炼制。
这样的灵器,天生就是驱邪镇魔之物。
何况这些邪魔还是被天雷毙杀,所遗落之物上都沾染天雷气息。
此等宝物,对他们这些常年在天外厮杀的仙卫来说,是真正的宝贝。
“下一件宝贝,三转灵丹。”
……
三转灵丹的价格相对固定,韩啸交来的那十八颗三转灵丹基本上都是在五百万灵石价格。
十八颗便是九千多万灵石。
抛去拍卖抽成,还有八千五百多万灵石。
加上刚刚拍出的那件灵器,韩啸这一会已经进账一亿灵石。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起點-266、大富豪看書
“真没想到,你还是个大富豪呢。”
上官若言轻笑道。
“要娶上官都尉府三小姐,没有拿得出手的身价怎么行?”
韩啸将她搂在怀中,轻笑着说道。
娶自己。
上官若言虽然已是与韩啸耳鬓厮磨、卿卿我我到这般地步,但真听他说这句话,还是眼中流光涌动,全都是神采。
“下一件宝物,灵器幻灵宝甲。”
邵掌柜手一挥。
“嗡——”
一件金色战甲浮在半空,淡淡的金色标记,与之前那一件灵器出自同一人之手。
“此甲乃是以不知名材料所炼制,具有万化分身之效。”
“身穿此甲,可一次幻化出三道分身,每一道都有自身一成战力。”
……
“是以幻魔妖身脊骨所炼。”
听到邵掌柜介绍,刘一峰一愣道。
其他几人也是神情一动。
域外邪魔中,有一种幻魔,能幻化出一道分身,攻击时候让人难以分辨。
这战甲竟是以通天手段,将那幻魔的力量展现到极致。
“此物一定要拿下!”
刘一峰身边几人抬头,看向那悬浮不动的战甲。
“此甲报价一千六百万。”
“两千万!”
邵掌柜话刚说完,下方刘一峰已是大喝一声。
直接两千万!
不但报价是之前的两倍,加价之人也是毫不犹豫。
这价格,一步到位。
之前曾出价的那雅间中,一身道袍的左玉道人有些为难的转过头。
“锦湖公子,这价格,还要吗?”
“要。”
一身白色锦袍的锦湖公子看着那宝甲目中灵光闪烁。
这甲竟是有幻化之效。
他们天狐一族也有幻化之能。
若是与此甲叠加,难功效会如何?
他有些期待。
“好。”
左玉道人点点头,淡淡道:“两千一百万灵石。”
“两千二百万灵石。”
刘一峰身边,出价的壮汉毫不犹豫,直接加价。
“两千三百万。”
“两千五百万灵石。”那壮汉站起身来,高声道。
左玉道人犹豫着转身道:“锦湖公子,不好与仙卫争的……”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txt-227、皇城書院見推薦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这个韩啸倒是有趣,只不知是否真的心有此志。”
皇城中,离巍峨大殿不远的山峦处,有连片的青瓦白墙屋舍。
一位身着青衣的中年文士,手中托着一张淡黄纸张,轻轻吟诵。
“老师,这就是你欲召为弟子的韩啸?”
看着那张纸上的诗句,一位满头白发的老者低声道:“这气魄是有,但怕是还需好好教导一番。”
他叫冯天行,已经是宗师巅峰的修为,跟随陶浩然修行百年,是陶浩然目前最小的弟子。
说目前,是因为陶浩然已经答应人皇,收韩啸为弟子。
陶浩然弟子不少,但真正入室弟子却不多。
皇城书院里,目前来说,只有冯天行一人。
“呵呵,一切等他到书院再说吧。”
一身青衣的陶浩然微微一笑,伸手将那纸卷收起,身影缓缓消散。
超棒的都市异能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線上看-227、皇城書院見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ptt-227、皇城書院見
“小师弟?那要看看你是否有这个资格了……”冯天行面上显出一丝冷漠,淡淡低语。
————
“前面可是韩公子当面?”
一座路边客栈,数位身穿长袍的学子拦在马车之前。
车中的韩啸微微摇头。
他还是轻看了那一纸诗文的传播速度。
这连日来,只要路上有停歇之地,自然有人拦住他的车马。
有拜访请教的,有悍然挑战的,还有慕名来看他一眼的。
有男有女,有仙有凡。
原本三日的路程,硬是七天都没有走完。
宁绍坤倒是乐的其成,笑呵呵的上前接待,然后将那日韩啸写诗的场面绘声绘色讲述出来。
原本虽不平淡,却也没有多少新奇的场面,被他添油加醋说的似乎能惊天动地一般。
赵晨安暗地里说,宁少掌柜的口才,不说书可惜了。
一开始韩啸还出面应酬,多了,他便躲了。
好在宁绍坤够圆滑,旁边帮衬的赵晨安迎来送往惯了,场面上还能应付来。
该收诗文的收诗文,该委婉拒绝的拒绝,那些颇为强硬的,也有商队武者出面轰走。
读书人也怕有辱斯文,便是要挑战韩啸的,被膀大腰圆的壮汉一呵斥,大部分还是退走。
“啧啧,师兄,你看今日收的这些诗文,有几篇还真不错呢。”
一边翻开收到的诗文,宁绍坤一边啧啧赞叹。
反正比他写的好。
“明日你顺着大道前行,我走小路吧。”
将手中书册一放,韩啸出声道。
走小路?
宁绍坤一愣。
大道通天下,这大楚的官道是天下最安全之地,也是最便捷的。
如果离了大道,那可就不敢说了。
便是中州,三山五岳中也不太平。
何况这小道还尽是往那山野里钻。
“要是再跟你们一道,怕是半年都到不了皇都。”韩啸微微摇头,低声说道。
宁绍坤张张嘴,有些无奈的点点头。
的确,这路上遇到的读书人打不得骂不得,可太耽误时间也不是事。
“我为你留一份手书,若是有那实在纠缠不清的,便给他看看。”
韩啸将一个信封交给宁绍坤。
第二日清早,商队再上路时,已经少了韩啸的车架。
“韩公子已经先行一步,不在我们商队了。”
等再遇到拦路的学子,宁绍坤满脸堆笑的上前拱手。
“怎么可能?你们一路从昌宁同来,怎么会分开?”
“就是,韩公子定是不耐我们拜访,故意躲避不出吧?这有点才学就如此作为,实在有些让人心寒。”
……
拦道众人七嘴八舌,义愤填膺。
同道切磋、拜访,这是看得起你,你却躲着不见,如此狂傲,实在不配那等诗名。
宁绍坤心中气节,也真的拿这些人无可奈何。
“呐,这是韩师兄给你们的亲笔书信,你们一观便知。”
一边说着,他将韩啸留给他的书信拿出。
“宝成兄,你是我湖越县大才,你来看看这韩公子到底说了什么。”
“对,若是留了诗文,我们也应和一首。”
一位身穿白衣的高瘦青年上前接过书信道:“湖越县学子宋宝成拜读留书。”
说完,他拆开信封,将书信拿出,摊开。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辈学子当为也!”
就这一句,宋宝成一时间已是痴了。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其他人听到这一句,也是当场哗然。
“凭此一句,便是一声大儒也唤得。”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啊……”
宁绍坤也未看过这书信,此时听到这句话,回想在昌宁书院那些时日,还有边城血战的激烈,身上不觉升起一丝丝的玄黄之气来。
“我,悟了?”
伸手,那一丝丝的玄黄之气萦绕指尖。
“玄黄气?”
“哈哈,我宁绍坤也能悟出玄黄气?”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笔趣-227、皇城書院見讀書
不去管宁绍坤在那手舞足蹈,众人又伸头去看宋宝成手中信纸。
“我欲寻读书何为,诸君若有所得,皇城书院见。”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討論-227、皇城書院見看書
只这聊聊两句,又是让众人色变。
读书何为?
皇城书院相见。
便是绝世大儒,一时也说不清读书何为。
皇城书院倒是好找,可韩啸所说的相见,怕不是仅仅见面吧?
他说的是拜入皇城书院的资格!
天下读书人不知凡几,有资格入、皇城书院的又有几人?
他竟是自信到这般程度,在皇城书院相见!
“如此气魄,我不如也!”
宋宝成低叹一声,将那信封原原本本奉还,然后一躬身,转头就走。
他虽是一地才子,但还没有入皇城书院的自信。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
读书为何,皇城书院见。
这四句话不过几日便传遍中州。
只要是读书人,没有不为这四句话心潮澎湃的。
那些自信学识过人的才学之士,都是立即整理行装,往皇城书院去。
皇城书院见。
只有这等气魄,方配得上皇城书院士子身份。
皇城书院见的约定,瞬间燃爆中州,乃至大楚各处。
无数才学过人才子,行万里路,往皇城书院去。
火熱都市小说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笔趣-227、皇城書院見分享
皇城书院中,陶浩然看着文庙中升腾不休的玄黄之气,一时无语。
这是天道大悦而赐下无边福祉的征兆。
“这个韩啸,倒是我儒道福将。”
轻笑一声,陶浩然将写了“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纸页合上。
当年,他也曾步行万里,从边城一路踏入皇城,直到主持皇城书院数百年。
这句话,他也心有所感。

1nf3h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199、催熟靈谷鑒賞-jq0bu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长平侯左春的二十万大军已经集结过半。
其他各州郡依附之军也在往边关汇聚。
“行军大营定了,就在这里。”
“一万前军半个月之内就到,还有其他各处军伍,都会在两个月之内赶来。”
肖胜脸上露出激动之色。
定下行军大营在昌宁,也就是说,肖胜他们的功劳算是稳了。
“半个月,一万前军立下大营没有问题,但后续粮草等问题,还需未雨绸缪。”
曹成看向韩啸。
山下那些灵谷长势喜人。
但光那点灵谷,真没有什么用。
之前韩啸可是说过,会以秘法将这灵谷蜕凡。
见曹成看向自己,韩啸点头道:“既然时间紧迫,我便以秘法催熟这些灵谷,然后再以这些灵谷为种子,在半月之内,种出大军所需的粮草。”
秘法催促?
半月之内种出粮草?
肖胜与曹成对视一眼,没有说话。
当初韩啸展现过上古丹道的指法,他们知道其是身负丹道传承的。
这种植之术,与丹道旁支是有些关联。
但半月之内种出粮草,此事有些匪夷所思。
等曹成他们离开,韩啸向宋濂一拱手道:“此事还要劳烦老师。”
宋濂摆摆手道:“你都是为了我昌宁书院,只是催熟灵谷,我却没有做过。”
儒道有些神奇手段,到宗师境更是力量强大。
但韩啸所说的事情,却不是宋濂所知道的。
韩啸将一块玉简递给宋濂道:“老师只需以玄黄之气模拟四时变化即可。”
宋濂接过玉简,神念探入,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一丝异色道:“好手段!”
他身上一道玄黄之气升起,化为光罩,将山下那数十亩良田全都笼罩在其中。
金黄的玄黄之气罩住,山下修整的学子与宗门弟子、世家武者都抬头看过去。
那片良田是学子们的功劳,但大多数人都曾去耕耘过。
光罩之中,灵光化为大日照耀。
韩啸站起身来,一挥手。
无尽的灵石如雨,洒落在那光罩之中。
灵石入其中,立时化为灵气四散。
一百块。
一千块。
一万块。
十万块!
足足十万块灵石砸下,逸散的灵气如雨滴,将整个光罩都充满,将大日的光芒都挡住。
“这——这灵气!”
有人惊呼出声。
“若是在这光罩中吸一口气,怕是抵得上在外面一日苦修吧?”
有人嘀咕道。
这也实在太奢侈了。
刚走不远的肖胜与曹成也是驻足。
“这个败家子,十万灵石,多少粮草买不了?”
曹成心疼的低声骂道。
肖胜则是目中精光闪烁,赞赏道:“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此子如此果决,真是不凡。”
十万灵石能买来的粮草自然不少。
关键是如此时刻,怎么也无法将这价值十万灵石的粮草运来。
别说十万灵石的粮草,就是三万、五万,也一时难以运到。
也即是说,只需这十万灵石能产出对半的粮草,就是赚。
所有人眼中,十万灵石化成的灵雨浇灌,光罩中大日升沉变幻,那些灵谷肉眼可见的疯狂生长。
从之前的两尺多高,快速长到三尺、四尺、五尺。
五尺高的灵谷苗,世间已是罕见了。
再之后是抽穗、挂谷。
一日夜,数十亩灵谷在近万人眼前长成金黄一片。
这等伟力,来源不止是韩啸的阔绰,还有宗师的强大力量。
但不管怎么说,这是大部分普通学子与低阶修行者,第一次见识超出想象空间的伟力。
这种震撼,远远超出之前那些修行者以土墙术建造房屋。
第二日清早,所有人围在灵谷稻田之外,看着金黄色,散发幽香的灵谷,满脸都是震惊。
“真未想到,世间修行竟是能造出如此神迹。”
“是啊,若是修行者都如此作为,那百姓也不会饥贫交迫,难以为生。”
学子们的慷慨激扬在那些宗门修行者看来是毫无意义。
悠闲乡村直播间
那些凡人生死,怎比得上这些灵石?
但不管如何说,这手段,是真神奇。
“收割灵谷,复耕田地,三日内,再辟千顷灵田。”
韩啸的声音传来。
“所有训练取消,所有人都下地辟田。”
早得到韩啸指示的朱广生一声高喝,率先走向荒原处。
他伸出手,一拳击出,身前丈许土地炸裂。
重生之黑道邪医 陌浅离
其他武道修行者全都跟上,一拳一脚,都能掀翻大片土地。
这等翻地手段,又让那些学子傻眼。
那些宗门修行者见此,连忙跟上冲过去,土墙术、翻地术连番上阵,速度丝毫不逊于武者。
几位筑基后期的大修士看着这一幕,默然不语。
“诸位,这就是大势。”
韩啸的声音中带着自信。
“我大楚执掌大势,所以才让天下归心。”
韩啸伸手指着那些奋战的修行者与武者,朗声道:“我昌宁书院掌握大势,才会让此地无论仙凡,同心协力。”
韩啸身上一股浓烈的玄黄之气冲天而起。
这是他自己都难以压制住的力量。
“大势在手,天地之力也会来加持。”
“有此大势在,何事不能为?”
“便是想要长生,也不是没有可能……”
……
韩啸的话到此而止,只留下那些大修士低头不语。
远处,周升低声道:“院长,你这弟子身上的玄黄气,快要超出大儒之境了吧?”
宋濂点点头道:“他将大功让我,否则,这昌宁第一位宗师,还真不知是我还是他。”
听到宋濂的话,周升有些面色复杂。
“呵呵,其实各人所求不同,韩啸心有大志,些许功劳,怕是真不放在眼中的。”
周升点头,目中泛起一丝灵光。
“昌宁书院有大功,他日我也有机会。”
……
三日之后,千顷灵田被开辟出来。
这一次,落霞山下以黄土堆起一道三丈高的祭台。
身穿明黄衮服的宋濂立身祭台之上,浑身玄黄之气与天地相接。
“弟子宋濂,以万民福祉为先,恳请天道垂怜,赐五谷丰登!”
他三番祝祷之后,土台下宰杀三畜,以血染三尺黄土。
“嗡——”
天地之间,有异光笼罩,一道大日浮现。
整个落霞山下百里,都被罩在其间。
“播种!”
韩啸一声高呼,提起一袋灵谷就走。

95fj8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愛下-195、幻陣讀書-p1l85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玄幻:我一剑重回十万年前
天玄仙道昌盛万年,不曾见长生,这是不假。
但武道、儒道,更是短寿。
“便是不得长生,仙道也是享千年福禄,好过百年短夭的那些凡人。”一位黑袍道人冷冷说道。
此人筑基巅峰修为,年岁应该在百岁之外,也就是说,机缘已经差不多尽了。
上官若言轻叹一声。
这就是现如今仙道与大楚朝廷的最大矛盾。
仙凡之别。
仙道虽说臣服于人皇,却不愿为天下一统多出多少力量。
其实大楚若是仙道与朝堂合力,那实力更胜数筹不止。
“山中的龟鳖倒是寿长,快意否?”
韩啸一句话,让数位长阳仙门的修行者面色涨红,站起身来。
“韩公子,徒增口舌,无益。”长阳仙门副宗主邓明轩也是面色微沉,淡淡说道。
韩啸点点头,看向那位筑基巅峰的黑袍老者道:“前辈寿元不多了吧?”
那黑袍老者一愣,轻哼一声没有说话。
“我助你突破金丹境界,你为昌宁书院服务百年,如何?”韩啸再次开口。
“呵呵,若真是能让杨师兄突破,别说百年,便是两百年,也不算什么。”
一位白须老者呵呵说道。
他也是筑基巅峰,只是寿元多些,但也是突破无望的。
如果那黑袍老者能突破,如他这样的,更是能突破到金丹境。
金丹境寿元八百,对他们这等只有不到两百年寿元的筑基境来说,花两百年,值得。
“当真?”
韩啸不看白须老者,只看黑袍老者。
“老夫杨牧云,修行一百八十载,奈何资质所限,困守筑基巅峰五十余年,今生金丹无望。”
黑袍老者面上神色坦然,似乎无欲无求。
或者说,心灰意冷。
“韩公子,若能让杨师兄突破金丹,我长阳仙门便派弟子,去往昌宁书院。”
邓明轩点头道。
长阳仙门如杨牧云这般困在某一境界瓶颈的修行者不知多少,如果韩啸有办法让杨牧云突破,那其他人定也能照样突破。
这是邓明轩的算计。
而且,如果韩啸真有办法让杨牧云突破金丹,那根本不愁招不到修行者。
“好,那今日我便让诸位看一看,凡尘之力。”
韩啸站起身,高声说道。
——————
长阳仙门山门前的宽大广场之中,杨牧云盘膝而坐。
周围百丈之外,站满了长阳仙门的修行者。
韩啸神念之中,感知到还有数道神念投过来。
其中最强的,给他淡淡的威胁感。
明显,那就是长阳仙门的底蕴,元婴境尊者。
“教习,还要你来帮我。”
韩啸转首看向上官若言。
“你要我怎么做?”
上官若言低声道。
韩啸所说之事,她也很是好奇。
只是她也不知如何能助人突破。
“等会请教习将玄黄之气激发,然后再将金鳞之力激发,其他有我。”
韩啸低声说道。
上官若言面上闪过一丝讶异之色,但还是点点头。
这可是仙道福地,本就不是玄黄之气弥漫之处,在这了激发玄黄气,会被压制很多。
“杨牧云前辈,你可准备好了?”
韩啸一声高呼,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过去。
恋恋囧婚:网恋有真爱
“老夫已经静心调息,心波不惊了。”
杨牧云淡淡说道。
“前辈确定,若是没有静下心来,等会说不定会心绪难平,甚至,走火入魔。”
韩啸再次高呼。
“呵呵,老夫修行这么多年,还有何事能让我心绪难平?”
杨牧云轻轻一笑,缓缓闭上眼睛。
“嗡——”
就在杨牧云闭上眼睛的刹那,韩啸身上无尽的金黄色气息升腾而起!
这气息之浓烈,让说有人瞪大眼睛。
邓明轩浑身一震,看向韩啸的目光瞬间不同。
此时韩啸身上的玄黄之气,分明已经达到大儒级别。
大儒,是等同金丹境存在的。
如此年轻的大儒,简直前途无量。
上官若言也是心中震撼无比,直到韩啸出声,方才将身上的玄黄之气与金鳞气息激发出来。
上官若言借助金鳞之力,此时身上激发的力量并不比韩啸的弱。
重生之本性
这让长阳仙门众人又是一惊。
陆医生,高冷是种病
今日来的这两位,到底是什么身份?
等上官若言身上的玄黄之气激发出来,韩啸伸手一挥,整个将百丈方圆的广场罩住。
然后,就在那片百丈广场上,青山、流水、茅屋、田地,全都一一出现。
这等神奇一幕,又是让众人想要出声疾呼。
只是韩啸之前说过,不能出声打扰,所与人只好瞪眼看着。
此时修行界中,对心境的研究还不深。
对修行者修行过程中,各种心魔的产生也没有深入研究过。
直到黄金盛世中后期,那些大修士,才开始研究各种心境影响,对心魔也不断将其捕捉,然后研究。
后来,修行界还曾流行过靠顿悟来修行的流派。
只是这一派根基太弱,最终实力不济,掩没在世间长河之中。
但他们顿悟的很多辅助手段,倒是被留下来。
比如韩啸此时运用的,就是模仿顿悟流派解剖心魔时,所用的幻阵。
其实这幻阵在刚才韩啸出声呼唤杨牧云时已经布。
刚才,他已经化身心魔,突破杨牧云的心防,寻找到了他想要的讯息。
只是他故意不显露出来。
这时候所有人在外面看到的,就是韩啸从杨牧云心底幻化的画面。
“那是,白石村,杨师兄的家乡,当年我为杨师兄父母料理后事,曾去过。”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低呼一声。
韩啸转过头,看向他一眼。
老者知道自己不该出声,忙歉意一笑。
坐在阵中的杨牧云似乎听到了老者的话,缓缓睁眼。
然后,在外人看来,杨牧云缓缓起身,呆在远处。
他身形虽然立在那,但一道虚影却缓步往那茅屋走去。
“云儿,还不去挑一担水来?”
“整天就知道迷迷糊糊,看你长大了这么讨老婆。”
一位中年壮汉从茅屋中走出,将一副扁担往杨牧云肩膀上一架。
“那是,那是杨师兄的父亲……”
之前已经闭嘴的白发老者,忍不住低呼。
杨牧云的虚影呆愣许久,还是将扁担担起,去河边挑水。

t7uqp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笔趣-187、羣策羣力推薦-r56fq

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小說推薦玄幻:我一劍重回十萬年前
沈真昌的话让那些学子全都站起身来。
“不错,我们的根在此,如何能离?”
“今日能让出这灵地,明日岂不是就能让出昌宁府?”
……
那些学子面色涨红,紧握拳头,
他们可谓手无缚鸡之力,但声音洪亮,义正言辞,一时间,让身为金丹境大高手的肖胜无言以对。
“哼,兵险战危,到时候别怪我没提醒就是。”肖胜冷哼一声,淡淡说道。
他是金丹境,说话时稍稍用了一丝灵力,顿时将所有人声音压住。
“宗师,我昌宁十八世家子弟愿与众学子与书院共存亡。”
就在此时,朱广生站起身来,向着宋濂一抱拳,高声说道。
之前他已经观察过韩啸的面色,知道韩啸的心意。
果然,他一出口,韩啸向他投了个赞许的眼神。
“愿与书院共存亡!”那些身穿黑甲的世家子弟全都站起身,抱拳高喝。
这声音整齐划一,气势不凡,一下子将气氛点燃。
“我等也留下。”
“算我一个。”
……
更多人站起身来。
不远处的苏长空转首看看身边的师兄弟,相互点头后,也转起身来道:“我城汤道门也留下。”
虽然知道留下后很是危险,但想想,其中机缘也是不小。
修行界,何处没有危险?
有城汤道门带头,那些道门众人也纷纷表态,要留下。
宗门中来时,自家宗主掌教就说过,若遇危险,必然要出战的。
他们可是以一颗三转灵丹换来,岂是那么好离开。
看着场中气势如虹,肖胜冷笑一声。
都是没上过战场的,真的大军前来,凭着这些人,能抵挡一刻钟吗?
“呵呵,宗师,我仙卫全力迎敌,怕是没有力量再照顾这些人啊……”
他看向宋濂,低声说道。
大战时刻还有这样的拖累,岂不是嫌死的不够快?
反正仙卫营是不会管这些人。
而宋濂虽是宗师,若是加上这些人拖累,怕也要疲于应对。
窗外的背影 鹿式仙貝
听到肖胜的话,宋濂微皱眉头,没有说话。
无界神探
韩啸面色不变,看向前方的沈真昌,高声道:“沈兄,你说,书院学子留下,能做什么?”
能做什么?
凭他们上战场,那是送人头。
不上战场,那留下何用?
那些学子都是面色微变。
这是嫌自己无用?
“我等也是能提刀握剑厮杀的。”
網遊之獨步武俠 勇敢的號角
“对,给我刀剑,我也能杀敌!”
……
众学子鼓噪起来。
他们义愤填膺,将拳头举起,连声高呼。
“你们可知,蛮人身高近丈,力举千斤?”
笑傲天涯行 絕世冰歌
韩啸的话让学子面色一僵。
身高近丈?
力举千斤?
这么强?
“还有那些魔修,修炼魔功,不畏生死,身上也没有痛觉。”
韩啸再说一句,不只是那些学子,就是武者们都皱起眉头,脸色绷紧。
魔修,蛮人。
抛去热血,静下心来,恐慌便会蔓延。
沈真昌咬着牙,脸色苍白道:“那又如何,我辈读书人便畏了生死?”
不畏生死,却将生死轻抛,不智也。
上官若言微微摇头。
韩啸面上神色不变,转首看向朱广生道:“九哥,你们留下来,能做什么?”
“我十八世家子弟最低都是炼体中期修为,结成战阵,可敌千余蛮人。”
朱广生抱拳高声道。
那些黑甲世家子弟全都挺直胸膛。
可韩啸只是摇摇头,转过脸去。
三國末世錄 炎壟
近千世家精英,去血拼蛮人?
毛病。
朱广生见韩啸面色,顿时知道不好。
他扭头看看身边的韩千山,对视苦笑。
“你们呢?”
韩啸看向不远处的苏长空等人。
苏长空站起身来,左右看看,微一躬身道:“愿听公子安排。”
这才对嘛。
抗戰之絕地殺神
韩啸点点头,脸上显露出笑意来。
他转首看向那些学子道:“让你们提刀捉枪,能斩杀几个蛮人?”
没有人好意思答话。
的确,凭他们,真杀不了几个蛮人。
“院长需要一些修出玄黄气的学子在一旁诵读诗书,传令奔走,谁来?”
韩啸忽然高声问道。
需要学子诵读诗书、传令跑腿?
这个容易!
“我愿去。”
“我来!”
顿时,数十人站起身来。
“还需要一些懂得调度兵甲粮草的,与城中接洽,谁可以?”
这句话问出,许久之后,方才有人站起身道:“韩兄,你看,我成吗?”
宁绍坤。
韩啸笑着点头道:“宁少掌柜当仁不让啊。”
说完,他又道:“愿意跟着宁少掌柜调度粮草兵甲的可去与他报名。”
立刻又有不少人站起身来。
这样一来,大多数的学子就被安排了事情。
坐在韩啸身边的宋濂微微点头。
让学子干学子的事情,方才是正道。
韩啸又转头看向朱广生道:“九哥,你麾下兄弟遇敌多少可无损而全歼?”
无损全歼?
朱广生默默盘算一下,有些不太自信道:“三百蛮人差不多吧……”
八百对三百。
韩啸心中一笑,其实三百都够呛。
不过他并未出言打击朱广生,而是开口道:“可卫人来时都是大队人马,起码千余一队,如何能让你围三百而歼?”
朱广生张张嘴,答不上来。
其他人相互看看,一时间没有办法。
“其实,这百里荒原看似一望无际,其实当中也有沟壑,若是运用的好,未尝不能将敌人分而围之……”
一个低低的声音响起。
韩啸抬眼过去,见是一位身穿麻布袍的瘦弱学子。
“你说说看。”
韩啸投过去一个鼓励眼神。
其他那些教习也是看向他。
那学子站起身向着四周作揖,然后面色激动道:“在下高安丘,见过诸位。”
然后他向着那边的苏长空等人一拱手道:“若要分割卫人,还需宗门弟子帮忙。”
苏长空站起身来拱拱手道:“高公子但请吩咐。”
“不敢不敢,”高安丘再向韩啸与宋濂这边拱拱手,然后道:“我观宗门那边练习的土墙之术,不知可不可以,众人合力,在卫人冲阵时,立起一道厚重高墙?”
冲阵之时,立起高墙?
那撞到墙上之人,还有活路?
就连肖胜都眯起眼睛,盯向高安丘。
“接着说。”韩啸满脸笑意的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