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討論-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典獄長布萊克摩爾推薦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黑袍人目光微凝,点了点头:“好名字,万灵之召,总有一天尽人皆知。”
布莱克摩尔目光炯炯,咬着牙道:“有了万灵之召,就不必惧怕麦迪文,先从敦霍尔德入手,把这群祸害我们的畜生全部杀死。”
“稍安勿躁,事情要一步步来。”黑袍人平静的说道。
“还请先生指教。”布莱克摩尔非常信任黑袍人。
黑袍人望着远方连绵不断的巍峨群山,神色凛然道:“这个世界从不缺乏反抗者,他们中有很多比麦迪文要强,可是最终都失败了,被污蔑为灭世者,下场凄凉,布莱克摩尔,实力并非唯一的取胜手段,更多的需要智慧。”
布莱克摩尔神情很是不甘,再一次想起了父亲,压抑的说道:
“你说得没错,公道从不在人心,而只在强权。就如我的父亲,他做的是对的,可是泰瑞纳斯是国王,他代表的就是正义,哪怕他做错了事情,也没人敢说他是错的,因为他是国王,所以他永远伟大,永远正确。”
黑袍人背着手道:“没错,因为泰瑞纳斯掌握着话语权,他建立了兽人收容所,所有的洛丹伦百姓都在受苦受难,被压榨致死,但他们却不得不称赞国王伟大。即使你拥有强大的实力,拯救万民于水火之中,他们也会骂你是恶徒,卖国贼。”
布莱克摩尔感觉呼吸不畅,压力从四面八方袭来,使得他无法呼吸:
“民心是最没用的东西,先生,我该怎么办?”
黑袍人猛的一甩袖子:“很简单,泰瑞纳斯要为他的错误付出代价,他养活了兽人,就必死于兽人之手!”
布莱克摩尔目光一动:“你是说利用兽人推翻泰瑞纳斯国王的统治?没错,这样我们占据着公理人心,我们就是公平与正义的一方,泰瑞纳斯将是歹毒的灭世者,我不是没想过,但这样做,与泰瑞纳斯又有什么区别?”
黑袍人冷静的说道:“我们和泰瑞纳斯不一样,只是利用兽人,比如敦霍尔德,只余下三千兽人即可,其他的全都制成硬肉干。”
“三千兽人?”
布莱克摩尔吓了一跳,敦霍尔德收容所一共有三万八千兽人。
黑袍人压抑着仇恨,嗓音沙哑道:“为了保证忠诚,用亡灵秘药凝练这三千兽人,让他们成为智力低下的战兵,以绝后患。”
布莱克摩尔双目射出仇恨的目光:“早就该这么干了,那么接下来呢?”
黑袍人昂首挺胸道:“接下来我们要占据道德的制高点,其实很容易,只要让当世两名权势最大的兽人成为您的两条狗即可,而你居于幕后,操纵一切。”
这两名兽人,一个是格罗姆.地狱咆哮,带领战歌氏族在荒野中逃亡。
另外一个是奥格瑞玛.毁灭之锤,正在致力于解救收容所的兽人。
无奈解决不了粮食问题,被他解救的兽人多数活活饿死。
敦霍尔德收容所。
一个漆黑的夜晚,收容所的大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一辆不起眼的马车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第二天,卫兵发现,收容所的最高长官和家眷不见了。
收容所需要一位典狱长,候选人都聚在一起,各个愁眉不展,如同参加自己的葬礼。
还是之前的规矩,抽签。
候选人都清楚,这就是一条死路,用不了一个月,就会被和平之鸽弹劾,然后全家喂给兽人。
也有其他选择,那就是和前任典狱长一样选择逃走。
就在这绝望的时刻,布莱克摩尔主动站了出来,嗓音洪亮道:
“诸位长官,我只是一个小小的中尉,本没有资格竞争典狱长的位置,如今和平之鸽虎视眈眈,正要拿我们敦霍尔德收容所开刀,必须有人做些什么,我觉得没有比我更适合这个位置了。”
一名高级军官怀疑的看着布莱克摩尔:
“我得到了消息,泰瑞纳斯国王派来了白银之手骑士团,目标是你的领地,我若是你早就逃走了。”
若不是洛丹伦饥民遍地,民不聊生,王命难以传达到边疆,布莱克摩尔早被剥夺了职位。
布莱克摩尔笑道:“没错,我反正就要死了,何不让我死在典狱长的位置上,也算是发挥了余热。”
众人七嘴八舌的议论一番,反正没人愿意做这个位置,布莱克摩尔愿意送死,索性成全了他。
于是,大家全票通过,由布莱克摩尔担任典狱长。
上任伊始,布莱克摩尔做了一件别人想做,却不敢做的事情,带领亲信袭击了和平之鸽的营地。
和平之鸽驻扎在南海镇附近,这群贵族子弟每日除了吃喝玩乐,就是抢男霸女,偶尔到敦霍尔德收容所找麻烦。
布莱克摩尔在一个夜晚发起进攻,成功将其一网打尽,统统喂给了兽人。
接下来,布莱克摩尔从收容所中挑选出三千最强壮的兽人,使用黑袍人发明的特制亡灵秘药,将他们打造成半兽人半尸体的怪物。
借助这群怪物,布莱克摩尔在收容所附近修建了一座巨大的帐篷。
每天都有兽人驱赶入帐篷,却不见有兽人出来。
敦霍尔德收容所的兽人日益减少。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風硲-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典獄長布萊克摩爾看書
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很快传到了洛丹伦。
阿纳克洛斯得到消息后大吃一惊,布莱克摩尔简直胆大包天,急忙觐见国王:
“国王陛下,大事不好,布莱克摩尔不知怎么成了敦霍尔德收容所的典狱长,和平之鸽营地遭到突袭,已经有三万兽人惨遭屠杀。”
“什么,三万兽人?”
泰瑞纳斯猛的站起来,身躯摇晃,险些没有栽倒,面色惨白:
“无法无法,真是气死我也,布莱克摩尔,这个该死的灭世者,我早该将他杀掉,三万无辜的生命呀,我的心好痛。”
当年洛丹伦围城,十万军民因为乌瑟尔的错误判断战死,泰瑞纳斯也不曾这样伤心过。
“提里奥.弗丁何在。”泰瑞纳斯大吼一声。
弗丁从群臣中出列:
超棒的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愛下-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典獄長布萊克摩爾相伴
“国王陛下,我已经着手整顿白银之手骑士团,乌瑟尔这个废物把白银之手搞的一团糟,战马饿得只剩下皮包骨,骑士们的铠甲多数破损,武器都是些破烂,我需要一大笔钱,为白银之手恢复战斗力,如果一切顺利,能够在一个月之后征讨布莱克摩尔。”
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線上看-第一千八百九十四章:典獄長布萊克摩爾
“什么,一个月,洛丹伦的兽人都得被杀掉,你付得起这个责任么?”泰瑞纳斯急得团团转。
弗丁不动声色道:“如果有足够的金钱,我可以将时间缩减到半个月。”
“我只给你一星期时间,你要多少钱,我给。”泰瑞纳斯眼睛都红了,恨不得立刻杀到希尔斯布莱德丘陵。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臣提醒道:“国王陛下,国库空虚,一个铜币也拿不出来。”

超棒的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笔趣-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領袖資質讀書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偷袭布朗特的是一把三棱剑,前端带有锋利的锯齿,平时藏在德雷克塔尔的拐杖中。
布朗特有办法躲避,甚至在德雷克塔尔刚抽出剑的时候就能将其击飞。
但偷袭他的是最敬爱的师傅,布朗特没有躲避,任凭一剑穿心。
“师傅,欠你的,都还给你了。”布朗特颤抖着说道。
德雷克塔尔哈哈一笑,用力搅动,布朗特的心脏碎裂,气绝而亡。
“什么情况?”
半空中的维伦和阿纳克洛斯同时惊呆了。
实力强劲,不可一世的“德雷克塔尔”,竟然被一个蒙面的老兽人偷袭而死。
德雷克塔尔来不及收回三棱剑,趁着其他人没反应过来,径直扑向附近的小河,跳入河水中消失不见。
布朗特死后,萨尔和雷德自由了,两人小心翼翼来到尸体前。
萨尔扳过布朗特的脸,仔细端详半晌:“没错,他是德雷克塔尔那个老笨蛋。”
即使到死的时候,布朗特也没有忘记师傅的交代,维持着德雷克塔尔的模样。
阿纳克洛斯长出一口气:“虽然这个平行世界的德雷克塔尔强得可怕,但好在运气不错,让我们侥幸完成任务。”
雷德有些后怕的说道:“这个时机的德雷克塔尔这么强,若是由他教导布莱克摩尔,后果不堪设想。”
维伦笑呵呵道:“还好,我们已经阻断了布莱克摩尔的成长,他的领袖之路断绝了。”
阿纳克洛斯严肃的说道:“不要掉以轻心,必须将布莱克摩尔彻底摁死才行。”
“接下来该怎么办?”维伦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姿势:“不如让我潜入布莱克摩尔的家,将他全家杀死,伪装成自杀,哈哈,这种事我做得多了,每年都要杀几百个德莱尼人助兴。”
阿纳克洛斯冷哼一声:“你是那砍柴人的对手么?”
一想起神秘莫测的砍柴人,维伦说不出话来,面色惨白。
阿纳克洛斯见其他三人都无法拿主意,朗声道:
“对付布莱克摩尔,无需我们出手,我们这就赶往洛丹伦。”
“你是说,泰瑞纳斯国王?”维伦明白了。
雷德拍手赞道:“趁着布莱克摩尔羽翼未丰,鼓动泰瑞纳斯国王将其诛杀,妙呀,真是一个好计划。”
精华玄幻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風硲-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領袖資質
阿纳克洛斯瞧着河两岸的霜狼氏族,恶狠狠道:
“我们的身份必须保密,所有见到我们面孔的,都该死。”
霜狼氏族的聚居地化作一片火海,待四人离开后,罗比和克尔苏加德从阴影中走出来。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領袖資質看書
布朗特的尸体已经被烧成焦炭,克尔苏加德摇摇头,惋惜的说道:
“若不是我们给了德雷克塔尔错误的预言,他也不会死。”
罗比摸着下巴道:“这个布朗特是少有的天才,只是他天性懦弱,实在不堪大用。”
克尔苏加德不假思索道:“亡灵魔法可以扭转性格,甚至可以让他变成其他人,这倒是不难。”
罗比突然明白了什么:“我们指引德雷克塔尔去布莱克摩尔的领地,但我总觉得不踏实,布朗特可以作为备用。”
克尔苏加德痛快的说道:“好,我这就为他施展招魂术。”
正所谓大道至简。
克尔苏加德的招魂术很简单,在地上画了一个圆圈。
在奇妙的规则领域作用下,刚刚被杀死的霜狼氏族魂魄聚集到圆圈中。
布朗特就在其中,克尔苏加德抽取了所有魂魄的怨念,凝聚在布朗特的灵魂上。
一个充满怨念的兽人魂魄诞生了,
敦霍尔德收容所更换了首领,经过一番人事变动后,日子又回归老样子,平淡如水。
布莱克摩尔刚刚收获了一匹好马,起名为布兰契。
这天心血来潮,布莱克摩尔骑上布兰契,带着几名亲信绕着领地策马奔腾。
当来到河边的时候,草丛内传来一阵淅淅索索的声响。
布莱克摩尔目光一凛,多年的战斗经验,立刻判断出那是一头兽人。
希尔斯布莱德丘陵有流浪兽人并不奇怪,或者是从收容所中逃走的,也有当年的逃兵。
布莱克摩尔做了个手势。
几名亲兵分头包抄,布莱克摩尔和塔米斯从正面主攻。
小心翼翼的分开草丛,一名肮脏的老兽人出现在视野中。
德雷克塔尔此刻又累又饿,使用元素魔法从水底成功逃脱,皮肤被河底的碎石划开了无数口子。
好不容易爬上了岸,德雷克塔尔累得昏过去,等醒来后,伤口变黑化脓,发着高烧。
“救我!”德雷克塔尔发出微弱的声音。
“一头无用的老兽人,我会给你个痛快。”
布莱克摩尔杀伐果断,对兽人没有半点仁慈之心,就要手起刀落。
“我是霜狼氏族的萨满,可以教你萨满魔法。”德雷克塔尔急忙说道。
“萨满?”布莱克摩尔瞧着他一身的伤口:“可你连自己的伤都治不了。”
德雷克塔尔有气无力道:“我的村落遭到袭击,我好不容易才突围,法力耗尽,求求你救救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布莱克摩尔哈哈一笑:
“好,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看你的命够不够硬。”
布莱克摩尔拿出绳索,绑住德雷克塔尔的双腿,绳子的另一端绑在马鞍上。
布兰契一路拖拽着德雷克塔尔,扬起四蹄狂奔。
德雷克塔尔不断哀嚎惨叫,伤口崩裂,很快成了一个血人,待回到布莱克摩尔的庄园,全身的肌肤没几块完整的,昏迷不醒。
塔米斯检查德雷克塔尔的伤势,惊讶的说道:“他还活着。”
“兽人没那么容易死掉。”布莱克摩尔安顿了布兰契,欣赏着自己的成果。
塔米斯奇怪的问道:“他是一位萨满,若是直接杀了也就罢了,真的要收为己用,何必这样对待他?”
布莱克摩尔神秘兮兮的一笑:
“对待不同的人要采取不同的法子,有些人要以利诱之,有些人需要交心,成为知己。对于兽人,就要狠狠折磨他,让他们彻底惧怕,这样才能收获他们的忠诚。”
塔米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领主大人,您说得在理,可是兽人也不都一样。”
布莱克摩尔冷漠的说道:
“我观察过他的伤口,不是与敌人交战留下的。身为一名备受族人尊重的萨满,有守护族人之责,却不顾族人安危独自逃走,这种人必须残忍的对待他,把他扔到马棚里,对了,给他戴上禁魔项圈。”
塔米斯吃了一惊,布莱克摩尔虽说作战勇敢,但智谋上只能算是一般。
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聪慧?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領袖資質看書
“领主大人,你似乎有些不一样。”
非常不錯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八百八十六章:領袖資質讀書
“是么?”布莱克摩尔挠挠头道:“我也感觉到了,好多从前想不明白的事情,一下子就能想通。”

02qiu精彩絕倫的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討論-第一千八百五十二章:“飛昇”之謎鑒賞-skmfw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剃刀岭,石头教堂内。
大蜡烛伽格盘腿坐在蒲团上,提笔写着什么,对面临危正坐的正是圣光大帝,远古时代的超级杀手奥赛德。
“何为圣人?”伽格头也未抬,问道。
奥赛德对曰:“圣人迷惑众生,圣人不死,民智不开。”
伽格放下笔,抬起头来道: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你这话说的,好像我祸乱苍生似的,若是没有我建立的圣光信仰,你能顺利的统一杜隆塔尔的狗头人?”
奥赛德虽然不情愿,但还是点了点头,承认了伽格的功劳。
伽格微微一笑,神采飞扬道:
“特定的时间段,就得用特定的法子,光铸狗头人刚刚兴起,必须用思想枷锁控制他们,才能稳固统治,待之后大家都聪明了,懂得道理,废除圣人之言不晚,光铸狗头人需要时间发育。”
奥赛德嘴唇微颤,似乎要说些什么,但终于没有说出口。
伽格一看就明白了:“你遇到了难处?”
奥赛德寒声道:“圣人说不可被外物动摇,王者之道需要反着来,狗头人身体孱弱,十个也打不过一个兽人,若是不依靠外物,如何能击败兽人,难道就凭借无穷无尽的数量?”
伽格迟疑半晌,忧心道:
“数量并非不可战胜,陈.风暴烈酒还没找对法子,若是找来希尔瓦娜斯,虽然有圣光护佑,狗头人依旧会大规模死于瘟疫,转变成被遗忘者,不得不防。”
“所以我打算武装起一支狗头人军队。”奥赛德兴致勃勃道:“我问过一位老人,萨尔初登卡利姆多,曾经被穴居人的排枪战术所阻,若是狗头人能够装备大量的枪械,陈.风暴烈酒不足为惧。”
伽格瞪圆了眼睛,惊讶的问道:“怎么可能,那段历史早被尘封了,就连青铜龙都不许提,你是听谁说的。”
奥赛德摸了摸鼻子:“是一位年老狗头人。”
“杜隆塔尔的光铸狗头人都是新生的,怎么会有老年人?”伽格疑惑的问道。
奥赛德这才感觉到不对劲,喃喃道:“难道真的有圣人指引,虽然年老狗头人来历神秘,但他的指引我觉得有道理,只是……”
“只是你买不到足够的枪械。”伽格无奈的说道:“没有商人敢得罪陈.风暴烈酒,只能卖给你少量武器,联盟也不能明目张胆的出售武器,那等于与部落撕破脸开战,你空有一身抱负,却无法施展。”
奥赛德不甘的点了点头。
伽格戴上了眼镜,又拿起笔:
“我只是一名媒体人员,艾泽拉斯的大人物不会给我面子,帮不上你。”
“你在写什么?”奥赛德问道。
“医书。”
“你懂医术?”
伽格看了他一眼:“不懂。”
奥赛德凑上前,只见伽格提笔写到:
“上古狗头人,年过百岁动作敏捷,能爬墙能挖矿…….”
“开什么玩笑。”奥赛德冷笑道:“凯斯利尔帝国的狗头人奴隶,不到三十岁身体就累垮了,被奴隶主驱赶到荒野,自生自灭。”
伽格好奇的问道:“那些贵族呢?”
奥赛德回答:“我就是贵族出身,我的兄弟姐妹一共五十七个,活过二十岁的仅有二十一个。我倒是很羡慕这群光铸狗头人,有圣光的庇护,能解决大部分疾病。”
伽格不解的问道:“传说凯斯利尔帝国有着辉煌的草药学和炼金术,难道是假的。”
奥赛德点了点头:“草药学和炼金术都是真的,但都不能治病。”
“但是我的医书能治病。”伽格肯定的说道。
“你确定?”奥赛德瞪大了眼睛。
伽格很有信心的说道:“圣光不能医好的病,我这本书能解决大半。”
自从信仰圣光后,杜隆塔尔的狗头人内心有了依靠,纷争大大的减少,逐渐相处融洽。
但后果就是过度的繁衍,数量成倍成倍的增加,挤满了大地。
奥赛德的解决方法是挖洞,剃刀岭以南的地下都被挖空了,让狗头人有了立足之地。
这一天,一艘隐形的虚灵战舰出现在杜隆塔尔的上空。
自从将狗头人放养,布满了杜隆塔尔、十字路口和莫高雷后,克里汀娜赚了大钱。
第一批三百万狗头人刚刚投放到星际市场就被抢购一空,克里汀娜用赚来的钱购买了一艘新型货船。
全民天王 空大魔王
克里汀娜以挑剔的目光审视着下方的狗头人,待看过莫高雷和十字路口的狗头人后,杜隆塔尔的狗头人深深吸引了她。
这群狗头人竟然有衣服穿。
虽然都是最简陋的亚麻布,但这已经是跨越时代的进步。
克里汀娜还注意到,杜隆塔尔的狗头人多数通晓兽人语,讲文明,懂礼貌,有信仰,定期到教堂做礼拜。
“他们竟然建造了厕所。”
“等等,以圣光能量维持生命,需要排泄么?”
克里汀娜不想在这上面浪费脑细胞,这是一群素质极高的狗头人,意味着可以卖上更好的价钱。
“收获的时候到了,布下天网。”
克里汀娜的双目分明在放光,仿佛看到星际巨头向她招手。
几名虚灵开始准备。
所谓天网,其实是一种群体漂浮魔法,挑选出合适的狗头人,送到隐形飞船上。
在很多低等文明中有飞升的传说,某些人积德行善,受到上天感召,飞升进入仙界。
他们并不知道,这只是高等文明在挑选奴隶。
克里汀娜决定挑选出五千狗头人,送到星际市场上试水,进行饥饿营销。
光芒闪耀,在山坡上劳作,在洞**睡觉,或者在水中嬉戏的狗头人,几乎同时间得到感召。
一瞬间,五千名狗头人不自觉的飞到空中,飘向隐形的飞船。
得到感召的狗头人喜气洋洋,飘在空中,向下方的同胞挥手。
其他狗头人见了,无不露出羡慕之色,跪在地上赞美圣光。
一共五千光铸狗头人,关入了货仓中,立刻被气体催眠,进入深层次的睡眠。
克里汀娜正要收工离开,突然面色一变,挥挥手对身边的几位虚灵道:
“你们先离开,我要单独呆一会儿。”
几名属下莫名其妙,离开了控制室,克里汀娜嗓音清脆,动听:
“有贵客至此,欢迎之至,我们可以谈谈。”
奥赛德现身,坐在克里汀娜对面,尽量克制好奇心,但依旧忍不住打量四周。
一艘先进的星际战舰,在他的脑海里完全是陌生的。
“狗头人的飞升,原来都是你搞的鬼。”奥赛德盯着克里汀娜像是缠着绷带的躯体:“你是什么东西?”
“我不是东西……好吧,我是虚灵。”
克里汀娜的声音中有些无奈:
“你看到我这幅模样,是因为肉身被收走了,只剩下灵体。”

xky4t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討論-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最後的雙足飛龍(一)相伴-wvacp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小說推薦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邪能之池的作用只有一个,疗伤。
无论多么重的伤,只要头颅还在,浸泡在邪能之池内就能恢复。
前提是身体不排斥邪能,有一段时间,萨尔将玛诺洛斯之血当水喝,这副身体与邪能亲和性极好。
萨尔猜到了什么,露出惊恐之色,哀求道:
“陈.风暴烈酒,咱们可以谈谈,我承认之前对不起你,我愿意做出补偿,在潘达利亚我有一座宝库,足够买下十个奥格瑞玛。”
陈.风格烈酒狞笑道:“萨尔,我对你的宝库已经厌倦了,来人。”
罗密欧与朱丽叶
几名强壮的兽人过来,用绳索捆住萨尔的肩膀,然后将他顺着城墙放下去。
王牌校草的天才寶貝 芋頭妹妹
下方是数不清的狗头人,仰着头露出锋利的牙齿,流淌着黄色的口水。
“不,不,饶了我吧!”
萨尔哭喊着求饶。
当他的身体被送到城下,狗头人一拥而上,用力撕扯着萨尔的双腿。
萨尔哀嚎惨叫,声声惨厉,陈.风暴烈酒只感觉一阵阵快意涌上心头。
待萨尔的胸膛之下被吃掉后,由卡德加施法,冻结了咬住萨尔不放的狗头人。
几名兽人用力将萨尔拉上来,扔到邪能之池内恢复。
如此三次,邪能之力消耗得差不多了,萨尔的精神几近崩溃,虚弱的倒在地上。
陈.风暴烈酒蹲在地上,拍着他的脸道:
“萨尔,你哀嚎求饶的样子真是可爱,告诉我,怎么对付这群该死的狗头人。”
萨尔虚弱无力,脑子里一片空白,生不出任何狡诈心思,只想尽快摆脱困境。
“快说。”陈.风暴烈酒厉声道:“奥格瑞玛有很多邪能,足够支持你被狗头人吃上一年。”
“奥格瑞玛支撑不了一年,最多三个月,狗头人就能攻克奥格瑞玛。”萨尔有气无力道。
陈.风暴烈酒与卡德加对视,在他们看来,狗头人没有武器,也不会打造攻城器械,除了数量外一无优势。
遡源
狗头人无法攻克奥格瑞玛,难道靠爪子强行拆掉城墙?
风韵九天:重生之天价嫡女
“你们有没有发现,狗头人比前些天有秩序了?”萨尔虚弱的问道。
卡德加急忙观看围住奥格瑞玛的狗头人,微微吸了一口凉气。
与第一天乱糟糟一盘散沙相比,狗头人有了明显的不一样,成帮成片的聚在一起。
萨尔无力的喘息着:
“艾泽拉斯的生物有一个共同点,必须选择出一名王者,压榨他们,欺负他们,鞭挞他们,让他们挨饿受冻,每日辛苦流汗,凄惨受罪而死,否则就不舒服,狗头人如今处在多王混战的局面,若是某个狗头人大王完成统一,就是奥格瑞玛覆灭之时。”
卡德加深以为然,点了点头:“不愧是部落的大酋长,目光远大,你可有法子?”
萨尔睁开眼睛的力量都没有了:“在狗头人中扶植一名王者,用魔法控制他,保证他的忠诚,帮助他统一狗头人,之后这群狗头人就会为大酋长所用,这其中的操作极难,若是有一步错就会万劫不复。”
陈.风暴烈酒服气了,哈哈一笑:“萨尔,果然有你的,我不如你。我控制你,由你来控制这群狗头人,如何?”
萨尔顿了顿,说道:“可以,但必须都听我的。”
“当然,您是这方面的专家。”陈.风暴烈酒痛快的答应了。
“我们能想到的,我们的对手也能想到,所以我们必须选一个外人,不是这群狗头人中的某个王。”
萨尔认真说道:“在艾泽拉斯,最有名的狗头人是大蜡烛伽格,我曾经想要拿他做药引子,结果被他逃掉了,这家伙说起假话来比真话都好听,很适合做狗头人的大王。”
十字路口。
阿瑟罗克站在最高的哨塔上,望着如潮水般涌来的狗头人,沉重感涌上心头。
几天前,有零星的狗头人来到十字路口,多日没有见到荤腥的兽人嗷嗷叫着冲出去。
虽然狗头人的肉又柴又涩,带着一股难闻的臭味,但毕竟是肉。
开了荤腥的兽人士兵都很高兴,希望能碰到更多的狗头人。
阿瑟罗克感觉不对劲,向奥格瑞玛发出询问,得到的回应是这是一起小事故,无需担心。
萨尔担任大酋长时,阿瑟罗克就是十字路口的训练师。
数不清的士兵在他的手底下接受训练,走上战场,绝大多数都没有回来。
历经多位酋长,如今担任十字路口的最高军官,阿瑟罗克的经验何等丰富,立刻派出斥候打探。
才知道杜隆塔尔已经布满了狗头人,奥格瑞玛处在团团围困中。
知道了又能怎样,阿瑟罗克无力改变什么。
陈.风暴烈酒给他的命令是死守十字路口,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你太让我失望了,去死吧!”
前任的十字路口最高长官违抗了加尔鲁什的命令,被加尔鲁什亲手砍下了头颅,扔到火炉内烧成灰烬。
这一幕如挥之不去的噩梦般,始终缠绕在阿瑟罗克的心头。
十字路口的长官是一个苦差事。
要应付野猪人,半人马,平原上的野兽,调节与牛头人的矛盾,提防过路的商队和冒险者,还有联盟。
分配下来的士兵不多,难免捉襟见肘,而且没有油水。
奥格瑞玛的权贵子弟看不上这个位置,推来选去,只能由阿瑟罗克这个老兵担任最高长官。
狗头人一眼望不到边,很有秩序,对十字路口围而不攻,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没有多久,一头双足飞龙在十字路口降落,跳下来一名地精。
阿瑟罗克打量着双足飞龙双脚上的绒毛,判断出飞行距离不远,来自棘齿城。
地精礼貌着打着招呼:“我代表伊利丹大人而来,伊利丹大人交代,可保十字路口安全。”
“那么代价,代价是什么?”阿瑟罗克不卑不亢的问道。
地精微微一笑:
“伊利丹大人知道您对部落的忠诚,绝不会为难你,只需在十字路口建立一个飞行点,在加上一间供旅者休息的帐篷。”
如果能保全十字路口,这个条件不算什么,身边的士兵都望向长官。
阿瑟罗克摇摇头:“我不答应,绝对不可能。”
地精稍稍发呆,诧异的问道:“你知道将要面对的是什么?这里有数十万狗头人,若是发起进攻,你拿什么抵抗?”
十字路口的防御与奥格瑞玛没法比,只有一圈木制的栅栏。
士兵不多,一千左右,算上家眷也不足两千。
“你无法动摇我对部落的忠诚。”阿瑟罗克斩钉截铁道。
星河之最强主宰 老牛十八岁
地精嘲讽的笑道:“你的大酋长并不是兽人,只是一头卑微的熊猫人。”
“住口!”
阿瑟罗克爆喝一声:“十字路口宁可全军覆没,也绝不会答应你的无理要求。”